QQ网名 | 说说

[容斋随笔原文及翻译]容斋随笔原文及翻译9篇

第一篇容斋随笔原文及翻译:卷一·黄鲁直诗


【原文】

徐陵《鸳鸯赋》云:“山鸡映水那相得,弧鸾照镜不成双。天下真成长会合,无胜比翼两鸳鸯。”黄鲁直《题画睡鸭》曰:“山鸡照影空自爱,孤鸾舞镜不作双。天下真成长会合,两凫相倚睡秋江。”全用徐语点化之,末句尤精工。又有《黔南十绝》,尽取白乐天语,其七篇全用之,其三篇颇有改易处。乐天《寄行简》诗,凡八韵,后四韵云:“相去六千里,地绝天邈然。十书九不达,何以开忧颜!渴人多梦饮,饥人多梦餐。春来梦何处?合眼到东川。”鲁直翦为两首,其一云:“相望六千里,天地隔江山。十书九不到,何用一开颜?”其二云:病人多梦医,囚人多梦赦。如何春来梦,合眼在乡社!”乐天《岁晚》诗七韵,首句云:“霜降水返壑,风落木归山。冉冉岁将晏,物皆复本源。”鲁直改后两句七字,作“冉冉岁华晚,昆虫皆闭关。”

【译文】

徐陵的《鸳鸯赋》写到:“山鸡映水那相得,孤鸾照镜不成双。天下真成长会合,无胜比翼两鸳鸯。”黄鲁直的《题画睡鸭》写到:“山鸡照影空自爱,孤鸾舞镜不作双。天下真成长会合,两凫相倚睡秋江。”全都是从徐陵的诗中加以变化提炼的,尤其是最后一句特别精妙传神刻画得特别好。又有《黔南十绝》,全都是取自白居易的话,一共一篇全都用了,其中三篇有点儿改动变化。白居易的《寄行简》一共八韵,后面四韵说的是:“相去六千里,地绝天邈然。十书九不达,何以开忧颜!渴人多梦饮,饥人多梦餐。春来梦何处?合眼到东川。”黄鲁直把它分成两首,一首写的是:“相望六千里,天地隔江山。十书九不到,何用一开颜?”另一首写的是:“病人多梦医,囚人多梦赦。如何春来梦,合眼在乡社!”白居易的诗《岁晚》一共七韵,第一句写的是:“霜降水返壑,风落木归山。冉冉岁将晏,物皆复本源。”黄鲁直只是改了最后两句一共七个字变作:“冉冉岁华晚,昆虫皆闭关。”

第二篇容斋随笔原文及翻译:卷四·谤书


【原文】

司马迁作《史记》,于《封禅书》中述武帝神仙、鬼灶、方士之事甚备,故王允谓之谤书。国朝景德、祥符间,治安之极,王文穆、陈文忠、陈文僖、丁晋公诸人造作天书符瑞,以为固宠容悦之计。及真宗上仙,王沂公惧贻后世讥议,故请藏天书于梓宫以灭迹,而实录之成,乃文穆监修,其载崇奉宫庙,祥云芝鹤,唯恐不详,遂为信史之累,盖与太史公谤书意异而实同也。

【译文】

司马迁作《 史记》 ,在《 卦禅书》
里叙述汉武帝敬奉神仙、鬼灶、方土的事情很详细,所以王允叫它谤书.本朝真宗景德、祥符年间,王文穆公(钦若)、陈文忠公(尧史)、陈文僖公(鼓年)、丁晋公(谓)诸人,假造天书符瑞,以为讨取皇帝欢喜、巩固地位的手段。等到真宗逝世,王沂公(曾)怕遭到后代批评讽刺,所以他要求把天书藏在真宗棺内,以消灭痕迹,而真宗实录的写作,是王文穆监修的,其中记载尊奉宫店及祥云芝鹤之类,只怕不够详细,遂成为信史的污点,这真是和太史云的谤书用意不同而实际相同啊!

第三篇容斋随笔原文及翻译:卷四·府名军额


【原文】

雍州,军额曰永兴,府曰京兆,而守臣以“知永兴军府事兼京兆府路安抚使”结衔。镇州,军额曰成德,府曰真定,而守臣以“知成德军府事兼真定府路安抚使”结衔,政和中,始正以府额为称。荆州,军额曰荆南,府曰江陵,而守臣则曰“知荆南”,通判曰“通判荆南”,自余掾幕县官则曰“江陵府”,淳熙四年,始尽以“江陵”为称。孟州,军额曰河阳三城,无府额,而守臣曰“知河阳军州事”。陕州无府额,而守臣曰“知陕州军府事”,法令行移,亦曰“陕府”。

【译文】

雍州,军名为永兴,府为京兆,镇守该地的长官以“知永兴军府事兼京兆府路安抚使”为头衔。镇州,军名为成德,府为真定,而镇守该地的长官以“知成德军府事兼真定府路安抚使”为头衔,徽宗政和年间,才正式用府名为称号。荆州,军名为荆南,府为江陵,而镇守该地的长官被称为“知荆南”,通判被称为“通判荆南”,其余椽属幕僚县官被称为“江陵府”。幸宗淳熙四年,才都称为“江陵”。孟州,军名为河阳三城,没有府名,镇守该地的长官被称为“知河阳军州事”。肤州无府名,而镇守该地的长宫被稗为“知陕州军府事”,法令行文也称为“陕府”。

第四篇容斋随笔原文及翻译:卷一·裴晋公禊事


【原文】

唐开成二年三月三日,河南尹李待价将禊于洛滨,前一日启留守裴令公。公明日召太子少傅白居易,太子宾容萧籍、李仍叔、刘禹锡,中书舍人郑居中等十五人合宴于舟中,自晨及暮,前水嬉而后妓乐,左笔砚而右壶觞,望之若仙,观者如堵。裴公首赋一章,四坐继和,乐天为十二韵以献,见于集中。今人赋上已,鲜有用其事者。予按《裴公传》,是年起节度河东,三年以病丐还东都。文宗上已宴群臣曲江,度不赴,帝赐以诗,使者及门而度薨。与前事相去正一年。然乐天又有一篇,题云《奉和裴令公三月上已日游太原龙泉忆去岁禊洛之作》,是开成三年诗,则度以四年三月始薨。《新史》以为三年,误也。《宰相表》却载其三年十二月为中书令,四年三月薨。而帝纪全失书,独《旧史》纪、传为是。

【译文】

唐文宗开成二年三月三日,河南尹李待价将在洛水边修禊(除掉不祥的祭祀),前一天去信寄给河南留守裴令公〔度),裴度第二天招集太子少傅白居易,太子宾客萧籍、李仍叔、刘禹锡,中书舍人郑居中等十五人,在船上大开宴会。从早晨到晚上,玩水的玩水,奏乐的奏乐,赋诗的赋诗,饮酒的饮酒,远远看去,象神仙一般,观看的人山人海,裴公先赋诗一首,余人接着唱和,白居易作了十二韵诗,献给会上诸人,现存集中。现代人写上已诗,很少使用这个史实。我查《裴公传》,这年起复用为河东节度使。开成三年因病求回东都。文宗上已日在曲江池大宴群臣,裴度没有赴会,文宗写诗赐给他,使者才到门口,裴度就死了。和上次事相隔正好一年。但白乐天又有一篇,题为《奉和裴令公三月上已日游太原龙泉忆去岁禊洛之作》,是开成三年诗,那么裴度是开成四年三月才死的。《新唐书》以为是开成三年,那就错了。《宰相表》却记载裴度开成三年十二月为中书令,四年三月病故。然而《帝纪》全无记载,只有《旧唐书》纪和传记载的对。

第五篇容斋随笔原文及翻译:卷四·温公客位榜


【原文】

司马温公作相日,亲书榜稿揭于客位,曰:“访及诸君,若睹朝政阙遗,庶民疾苦,欲进忠言者,请以奏牍闻于朝廷,光得与同僚商议,择可行者进呈,取旨行之。若但以私书宠谕,终无所益。若光身有过失,欲赐规正,即以通封书简分付吏人,令传入,光得内自省讼,佩服改行。至于整会官职差遣、理雪罪名,凡干身计,并请一面进状,光得与朝省众官公议施行。若在私弟垂访,不请语及。某再拜咨白。”乾道九年,公之曾孙

第六篇容斋随笔原文及翻译:卷七·孟子书百里奚


洪迈

【原文】

柳子厚《复杜温夫书》云:“生用助字,不当律令,所谓乎、欤、耶、哉、夫也者,疑辞也。矣、耳、焉也者,决辞也。今生则一之,宜考前闻人所使用,与吾言类且异,精思之则益也。”予读《孟子》百里奚一章曰:“曾不知以食牛干秦缪公之为污也,可谓智乎?不可谏而不谏,可谓不智乎?知虞公之将亡而先去之,不可谓不智也。时举于秦,知缪公之可与有行也而相之,可谓不智乎?”味其所用助字,开阖变化,使人之意飞动,此难以为温夫辈言也。

【译文】

柳宗元在《 复杜温夫书》
中说:“生在写文章时,使用助字,不应当受到约束,人们常用的所谓乎、欤、耶、哉、夫等、是疑问字,表示疑问的意思。所谓矣、耳、焉等,是判断字,表示判断的意思。而今,生则认为这些字所表达的意思是一样的,仔细查考前人对这些字的使用,与我上面所说的是不同的,从此进行认真的思考分析是有益的。”我在读《
孟子》
一书时,见到关于百里奚的一段记载,说万章问道:有人说百里奚把自己卖给秦国养牲畜的人的所得来干求秦穆公,这话可信吗?其回答是:“他竟不知道用饲养牛的方法来干求秦穆公是‘为污也,可谓智乎?’他预见到虞公不可以劝阻,便不去劝阻,‘可谓不智乎?’他又预知到虞公将要灭亡,因而早早离开,‘不可谓不智也?’当他在秦国被推举出来的时侯,便知道秦穆公是一位可以帮助而有作为的君主,‘可谓不智乎’?”仔细辨别所使用的助字,开合变化,使人思绪飞动,这段话对温夫之辈来说是非常难的。

【作者简介】

洪迈(1123——1202),南宋饶州鄱阳(今江西省上饶市鄱阳县)人,字景卢,号容斋,又号野处。洪皓第三子。官至翰林院学士、资政大夫、端明殿学士,副丞相、封魏郡开国公、光禄大夫。卒年八十,谥“文敏”。配张氏,兵部侍郎张渊道女、继配陈氏,均封和国夫人。南宋著名文学家。

第七篇容斋随笔原文及翻译:卷五·汉武赏功明白


洪迈

【原文】

卫青为大将军,霍去病始为校尉,以功封候,青失两将军,亡翕侯,功不多,不益封。其后各以五万骑深入,去病益封五千八百户,裨校封候益邑者六人,而青不得益封,吏卒无封者。武帝赏功,必视法如何,不以贵贱为高下,其明白如此。后世处此,必曰青久为上将,俱出塞致命,正不厚赏,亦当有以慰其心,不然,他日无以使人,盖失之矣。

【译文】

卫青为大将军,霍去病起初为校尉,因功被封侯,卫青进攻匈奴时,失掉了两个将军,翁侯阵亡,功不多,没有增加封赠。其后,二人各率五万骑兵深入匈奴腹地。霍去病增加封赠五千八百户,偏将,校尉被封侯增加食邑的共六人,而卫青没有得到增加封赠,手下的吏卒没有得到封赠,汉武帝论功行赏,必定按法进行,不以贵贱论高下,如此圣明。后世对待这些,必定说:卫青久为上将,都出塞卖命,即使没有厚赏,也应当有所表示来安慰将士之心,如果不这样,他日无以驱使将士,大概有失当之处。

【作者简介】

洪迈(1123——1202),南宋饶州鄱阳(今江西省上饶市鄱阳县)人,字景卢,号容斋,又号野处。洪皓第三子。官至翰林院学士、资政大夫、端明殿学士,副丞相、封魏郡开国公、光禄大夫。卒年八十,谥“文敏”。配张氏,兵部侍郎张渊道女、继配陈氏,均封和国夫人。南宋著名文学家。

第八篇容斋随笔原文及翻译:卷十一·汉二帝治盗


洪迈

【原文】

汉武帝末年,盗贼滋起,大群至数千人,小群以百数。上使使者衣绣衣,持节虎符,发兵以兴击,斩首大部或至万余级,于是作“沈命法”,曰:“群盗起不发觉,觉而弗捕满品者,二千石以下至小吏主者皆死。”其后小吏畏诛,虽有盗,弗敢发,恐不能得,坐课累府,府亦使不言。故盗贼浸多,上下相为匿,以避文法焉。光武时,群盗处处并起。遣使者下郡国,听群盗自相纠

第九篇容斋随笔原文及翻译:卷二·周亚夫


【原文】

周亚夫距吴、楚,坚壁不出。军中夜惊,内相攻击扰乱,至于帐下。亚军坚卧不起。顷之,复定。吴奔壁东南陬,亚夫使备西北。已而果奔西北,不得入。《汉史》书之,以为亚夫能持重。按,亚夫军细柳时,天子先驱至,不得入。文帝称其不可得而犯。今乃有军中夜惊相攻之事,安在其能持重乎?

【译文】

周亚夫率兵抗拒吴、楚,坚守营垒并不出战。军队夜间受惊,发生骚动,互相攻击,一直闹到周亚夫帐下。周亚夫躺着一动不动,过了一会,又安静下来。吴军攻打营垒的东南角,周亚夫命令防备西北,一会儿吴军果然来攻打西北,攻不进来。《汉书》记载了这件事,认为周亚夫用兵持重。考周亚夫驻军在细柳(今陕西咸阳市西南)时,皇帝骑马率先到达,进不了军营,汉文帝称赞他不能够侵犯。现在竟有军队夜间惊扰互相攻击的事,怎么能说他用兵持重呢?

容斋随笔原文及翻译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8-10-12 18:00:04
上一篇:[萧瑟秋风今又是]萧瑟秋风今又是4篇
下一篇:[留一条缝隙作文]留一条缝隙6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