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大全 | 作文大全 | 好文分享 | QQ头像 | 资源网 | 说说

全能神教打死女儿同学时事评论

全能神教打死女儿同学时事评论(共7篇)反全能神观后感反全能神观后感在这个世界上,原本应是一片和平的土地,没有惊涛骇浪,没有狂风骤雨。但是,罪恶的邪教组织,却使得这一片美丽的土地汹涌澎湃。因此,我们要高举科学的旗帜,把这罪恶只能由我们自己努力来找寻。我们要用自己理性的目光,远离邪教的诱惑。 对于我们而言,这个世界真正美好的东西是亲人、爱、,下面是新魁文章网(www.zhangxingkui.cn)小编为大家收集的全能神教打死女儿同学时事评论,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全能神教打死女儿同学时事评论

全能神教打死女儿同学时事评论《一》

反全能神观后感

反全能神观后感

在这个世界上,原本应是一片和平的土地,没有惊涛骇浪,没有狂风骤雨。但是,罪恶的邪教组织,却使得这一片美丽的土地汹涌澎湃。因此,我们要高举科学的旗帜,把这罪恶

只能由我们自己努力来找寻。我们要用自己理性的目光,远离邪教的诱惑。 对于我们而言,这个世界真正美好的东西是亲人、爱、朋友以及感激。邪教所鼓吹的圆满其实来自我们自己内心的充实。幸福是科学的力量给我们带来的福音。每天,我们可以坐在明亮的公交车上,走过宽敞整洁的街道,坐在安静的教室或者写字楼里,与家人或者亲密的朋友一起享受每一道饭菜的香甜。生活再艰辛,但却有家,有爱,有感激。 在我们追求幸福的路途中邪教逆流而上,我们狭路相逢;迎面而上的是科学的利刃,社会的温暖,以及我们自己对幸福与安定的向往。让我们就此对邪教说再见,尊重生命,让它更加绚烂。相信邪教就是祸端的开始。让我们一起反对邪教,远离邪教,崇尚科学

在邪教还没有进入我们的生活中之前,作为一名大学生,我们应从自身做起,提高自我防范意识,更应用自己的智慧去唤醒迷失自我的人们,同时提醒身边的亲朋好友,不要为邪教组织的欺骗性所蒙蔽,一定要提高警惕,擦亮眼睛,明辨真伪,充分认清“全能神”邪教组织反科学、反社会、反人类、反政府的邪恶本质,要坚持崇尚科学、抵制邪教,自觉做到不听邪教、不信邪教、不传邪教,收到传单、发现违法活动后,应主动向公安机关举报上交或及时拨打110报警。邪教徒在群众中传播歪理邪说、煽动制造谣言等违法犯罪活动,对其邪教活动要依法予以严厉打击。

全能神教打死女儿同学时事评论《二》

全能神的特征和危害

“全能神”的特征和危害

一、“全能神”的组织概括

“全能神”邪教组织又名“东方闪电”、“实际神”,由黑龙江省“呼喊派”邪教组织骨干成员赵维山创立,组织体系以“祭司”为首,下设“监察组”、“牧区”、“区”、“小区”、“教会”、“小排”六个层级。冒用基督教的名义,宣扬邪教思想,与基督教有本质的区别:基督教信仰上帝,以《圣经》为经典,有固定的活动场所。而“全能神”则将活着的所谓“女基督” 树为膜拜对象。国家宗教事务局已正式确定其为邪教性质,并依法取缔,正在严厉打击。

二、“全能神”邪教组织拉人入教的惯用手法

“全能神”称拉人“入教”为“传福音”、“信神”、“摸底铺路”。利用群众对基督教不甚了解的情况,偷换概念,诱导信徒接受“全能神”。往往采取绑架、非法拘禁、色情引诱、投机恐吓信等形式,迫使群众“入教”。大肆散布“世界末日”谣言,称凡不信和抵制“全能神”的都将被“闪电”击杀。

三、“全能神”邪教组织的危害

“全能神”政治反动,危及政权;扰乱社会,破坏秩序;践踏人权,残害生命;破坏家庭,毁坏生活;榨取血汗,大肆敛财;干扰宗教,拉拢人员。

提醒广大人民群众能够正确认识“全能神”的邪教本质,树立正确信仰,崇尚科学,反对邪教,珍爱生命,科学养生。

家长签字:父亲: 母亲:

全能神教打死女儿同学时事评论《三》

“全能神”邪教调查

2014年 6月7日,安徽合肥的姑娘王璐报警了,对于她来说,这是迫于无奈的选择,因为举报的对象是自己的母亲。

警察首先来到了小区的物业调查母亲的信息。很快,“全能神”邪教里母亲的联络上线就来到了家里,收走了所有视频、音频和文字资料。

母亲否认,她说,“神”早已预料到了一切。尽管如此,王璐发现,母亲终于第一次感觉到害怕了。{全能神教打死女儿同学时事评论}.

苦口婆心的几个月劝导,毫无作用,王璐只能以报警暂时阻断邪教与母亲的联系。这也是她长期斗争摸索出来的道理:邪教的精神控制很厉害,但只要一曝光,就没那么可怕了,因为他们一定会选择“丢卒保车”。

王璐还要再去一趟派出所,请求警官们时不时到家里去按按门铃,让这种来自法律的阻吓作用长期生效。

这是一场“夺亲持久战”。山东招远“5?28”全能神邪教徒闹市杀人案,让这个隐秘的邪教再次浮出水面,其实,在水面之下,万千家庭,一直在进行着各自的“驱邪战争”。 “神的羊”

张立冬等“全能神”邪教徒,以狰狞的面目出现在公众视野之中。而大部分的其他普通教徒,从平时的为人上看,都是善良的人,甚至是这个社会中最善良的一部分人。

发展教众,在“全能神”内部被称为“传福音”,而善良的人最容易上当。不久前刚刚把妻子从“全能神”中拯救出来的江西人张伟说,他们不会要恶人,因为恶人不是“神的羊”。他们也不会要精神强大的人,妻子迷信其中的时候,其上线也曾试图发展张伟,但强硬的张伟最后被定论为“不可拯救”。

张伟的妻子余霞已经从邪教的灌输中清醒过来。她告诉《南风窗》记者,在“全能神”里,大约只有5%为男性。

而被拉入邪教的女性,以儿女、丈夫长期不在身边的中老年妇女居多。这些妇女,大多是本分之人,在生活中往往逆来顺受,任劳任怨,却往往在家庭里处于从属地位。“神话”就是要引导出她们长期受忽视的感觉,从而被控制、无法自拔。“全能神”信徒之间不分长幼,均以兄弟姊妹相称,这种“融洽无间”的氛围,让家庭妇女们感受到空前的平等和温暖。 王璐说,母亲太不容易,幼时经历过三年灾害,上学时遇到“文革”,国企改革时下岗,“什么倒霉事都被她们这一代人碰到了”。

河南新乡的刘宏,妻子离家外出“传福音”4个月杳无音信,不久前刚回来,他已经放弃了对她的劝导。刘宏说,妻子沉溺其中已经六七年,生来性格孤僻,同时对婚姻不满意,所以一经鼓动就入了邪教。

拉她们进入邪教的,一般是她们信任的熟人。介绍余霞入教的是她生意上的经销商,2012年8月的某天,余霞来到经销商家中,对方就给她看视频,视频里讲述的是经过加工的《圣经》故事。

见她似有认同,经销商后来就邀约她去参加聚会,一起读书,读完之后讨论分享心得。这样的聚会学习,在“全能神”里被称为“交通”,一般两三人,多的时候也不会超过五六人。一开始,学习的内容以宣扬“向善”为主,打着基督的名义,要求信徒不做坏事,淡泊名利,虔诚学习,在未来的灾难降临之前让家人得以幸免。正是这第一阶段的迷惑性,为她们坚定“信念”打下了基础。所以当家人反对的时候,她们就会出现“好心被误解”的委屈感,从而产生强烈的反弹。

第二阶段,就开始阅读书籍。常用书籍有《话在肉身显现》、《跟着羔羊唱新歌》、《东方闪电摸底铺路细则》、《神隐秘的作工》等,多达十余种,书中多模仿《圣经》的文字风格,讲述各种“神话”。

{全能神教打死女儿同学时事评论}.

学习,就被称为“吃喝神话”。不知不觉,“神”已经不再是“上帝之子”,而是“东方女基督”。 控 制

洗脑功能主要由第二阶段承担,此时,“吃喝神话”的内容渐渐脱离“向善”,开始宣扬世界末日论,勾起信徒内心的恐惧。信徒还会被要求写下保证书,以家人的性命发下毒誓。 张伟说,除了书,每个人还要花150元购买一个mp5,里面的各种视频,宣扬极其恐怖的末日画面,以及背叛“神”的下场,肠穿肚烂,脑破身腐。

教会还要求信徒不看电视,不看报纸,不上网,全身心投入对书籍的研究。他们有的是耐心,并不急于让信徒笃信,但在封闭的信息环境之下,绝大部分人的思想都会渐渐与现实世界脱离。

学习小组是“全能神”组织架构里最基层的一级,隶属于镇乡级的“教会”,教会负责人为“带领”。往上,县级为“小区”,地市级为“区”;再上一级为“牧区”,由数省组成,全国共有九大“牧区”;再往上就是“监察组”,设7名长老,而至高无上者为“女基督”和“大祭司”,其中“女基督”被说成是道成肉身的“实际神”。

当然,这个组织架构并不为每一个基层教徒所掌握,她们往往只知道自己所在教会小组有限的几个人的信息。所以一旦事发被抓,被破坏的也仅仅是组织架构里的一个细胞。 教会内部不使用真名,每人都有一个代号,称为“灵名”,即便其中一人被抓,也不知道其他人的真实信息。

所谓“全能神教”有很强的隐秘性和反侦查能力,正是由这种“制度安排”来保障。查获一个小组,就像揪掉一根胡子,并不影响其他。

曾经,玛雅预言中的2012年12月21日是“世界末日”,这被“全能神”教视为发展信众的良机。事实上,包括余霞、王璐的母亲在内的许多人,都是被“世界末日论”引导入教。 “末日”之前,为了吸引信徒,邪教人士甚至拿着扩音器上街宣传,余霞说,小区“带领”在发展信徒上也有“绩效考核”。他们发展信徒的目的是敛财,反复讲述被曲解的“约伯将全部家产奉献于神”的故事,让信徒认为“末日”降临,一切都没有用了,都拿去捐给教会,换取“救赎”。 王璐的母亲就把自己的存款都“奉献”了,然而末日并未应验。王璐对母亲说,你的“神”错了吧?他现在正拿着你的钱在美国享受荣华富贵。母亲说,其实“神”并没有明确说末日是哪一天。

“那些书的内容都是早就埋好了伏笔、设好了圈套的。如果事情应验,那是神迹的体现,如果不应验,则是你对神话的理解还不到位,‘信得不实’。”余霞说,这让信徒们无法去怀疑,总认为一切都在“神的安排”之中。

对于家人和非信徒会怎样反对,书里、洗脑者也早已打了预防针。所以,当家人开口劝说的时候,信徒其实心中暗笑:“神”都预料到了。

一般情况下,当家人发现亲人的反常表现的时候,他往往已经入教半年以上,成为笃定的信徒。此时用道理、情感去劝导,大多无效。“神话”已经将人与现实完全剥离,一切世俗生活在她们看来都已不再具有意义,任何科学道理或者亲情感化,她们都会用先验的“神”来加以反驳。强烈的诡辩色彩,使得她们已经丧失了与非信徒之间的对话基础,自身已经开始主动承担起一部分“造神”功能。

许多受害者家庭,为此承受了巨大的痛苦。成了信徒,奶奶知道自己的孙子就要降生,毫不喜悦;母亲知道女儿不慎流产,亦无悲伤;丈夫要烧掉妻子的邪书,妻子操刀相向„„ 到这个阶段,“全能神”邪教的危害仍以破坏作为社会细胞的家庭为主,但已经开始侵蚀公权力的社会基础。 计 划

张伟长期在上海工作,2012年10月回到家里,发现妻子余霞“眼神游移、目瞪口呆、躲躲藏藏”。妻子还带回来两个“福音组”的洗脑者,一个“福音执事”,一个“搭配”,一捧一逗,力劝张伟入教。{全能神教打死女儿同学时事评论}.

不过,她们那些无稽之论在长期研究《易经》的张伟面前被批驳得体无完肤,最后她们下结论,张伟不是“神的羊”,无法得到拯救。张伟警告妻子赶紧与这些人断绝联系,随后又外出工作。

余霞没有听张伟的警告,2012年12月,“末日”临近之时,她还参与了发传单。参与宣传,表明她已经是受到“组织”信任的人了。

这是第三阶段,民间反邪教者的经验证明,到了这一步,已经不可能再用道理动员、说服邪教成员脱离邪教了,如果家人反对强烈,她们就会出走,到外地“传福音”。每个区域,都会有一些家庭被指定为“接待家庭”,免费提供外地的“传福音”者吃住。张伟说,出去传教的人还会获得教会的“低保”,以保障必要的生活。

今年过年,张伟回家,发现妻子总是鬼鬼祟祟地外出。余霞是去参加“大帮轰”了,那是一种人数更多的聚会传教形式,往往有数十人参加。

余霞表示,宁愿离婚,也不脱教,她甚至已经准备外出“传福音”,包都打好了。张伟激烈反对,扬言要“杀了她的上线”,教会为保全考虑,决定取消余霞的“传福音”资格。 余霞说,在当时的情况下,自己接受不了任何劝说,大部分信徒遇到越激烈的反对,反而会更加笃信。“因为‘神’早就说了,抗拒撒旦、恶魔的反对,是对信徒的最大的考验。张伟的态度很粗暴,我很反感。”

家庭里斗争的双方,都坚定认为自己才是在保卫家庭。刘璐说,对于自己的反驳,母亲有时会用其学到的邪教思想辩论几句,有时则默然而笑,说你这些说辞,“神”都早已预料到了。母亲渐渐不可药救,父亲生病,母亲也不关心,说是他因为不信神而遭受了惩罚,直到父亲去世,母亲也无所动容。

即便家人不厌其烦晓之以理,难得打开了一个口子,教会里马上又会派人过来,通过邪说将口子补上。 必须反戈一击!

发现强硬的干预不起作用,张伟决定改变策略。作为一个精明而有学识的生意人,他不动声色地开始研究“全能神”邪教的秘密,持续数月,发现了邪教徒“最大的弱点”,然后制定一整套方案,一步一步地实施。

张伟发现,因为是邪教,“全能神”教最侧重预防的是信徒的背叛。《圣经》中犹大的故事,作为最重要的“反面教材”被反复宣讲灌输。背叛者犹大的死状被肆意夸张,制作成图画、视频等各种可怕的信息。

实践中,邪教也会编造讲述背叛者遭受神罚、下场悲惨的故事。比如,聚会的时候,其中一个姊妹的丈夫去派出所举报,骑着自行车栽进沟里淹死了;或者某个举报者,到了派出所,却不会说人话了,对着“小青龙”(警察),只能像狗一样汪汪地叫。

这时候的“神”撕下了伪善的面具,成为穷凶极恶的流氓。“对于不信我的,我放在一边,任其乱说乱作,到最后我彻底惩罚他、收拾他„„我说到做到,一切都在我的身上,谁若疑惑,必遭击杀,没有考虑的余地,立刻斩草除根,除去我的心头之恨„„”

在一些“全能神”教势力庞大的地方,教会内部组织有护法队,以“割耳”、“断腿”等残忍方式惩罚“叛徒”和反对者。但护法队并不广泛存在,张伟说,自己老家所在的地区就没有出现过。

张伟打了个比方,信徒们就像一群羊在一条高速公路上狂奔,前面是天堂的诱惑,后面是地狱的恐吓,两旁则是各种可怕的惩罚故事的约束,没有退路,无暇怀疑。

张伟发现的秘密是,邪教徒最恐惧的事情就是自己被定为“犹大”。余霞说,这的确是一种巨大而真实的恐惧,想起来,就像面对灾难一样,吃不香,睡不着。 斗 邪

张伟秘密回到老家,在妻子外出聚会的时候,不断跟踪。掌握证据之后,他与有关部门取得了联系,将妻子“抓获”,逮到了公安局,公安局再根据张伟提供的线索,到其他邪教徒家里盯梢,并对外宣称是根据余霞的揭发。

这一下,就坐实了余霞“犹大”的罪名,她再也不可能回归教会,信徒们也不会再信任她。

余霞扬言离婚,这是她追随教会、洗脱罪名的唯一办法。张伟同意,但拒绝用协议离婚,坚持要到法院起诉,诉由是妻子参与邪教活动。一听此话,余霞当即默然。

张伟不予理会,依然起诉离婚。

张伟说,怕被暴露,这是邪教徒的另一个弱点。“如果丈夫以离婚威胁,一般来说做了信徒的妻子都会很爽快地签协议,她们在当时的思想状态下,不会在乎家庭,但起诉离婚,她们就不敢。”

张伟知道斗争还没有结束,必须清除妻子周边的邪教徒,才能让她今后不再入彀。 他找到了余霞的上线家里,提出索赔100万元。“你把我老婆带进邪教,导致离婚,她也出现精神问题,所有损失必须由你承担,这一点,法院也支持。”

上线拒绝赔偿,张伟就动粗,砸了她家的电视机,并用毛笔在其门楣周围写满“邪教之家”。此前,张伟已经与有关部门沟通好,只砸东西,不伤害人,对方可以报警,自己可以赔偿。

对方被吓得不轻,没有报警,第二天,几个跟余霞同一小组的信徒全部不知所踪。 此时,张伟可以放心了。他再拿出美国邪教问题专家玛格丽特?泰勒?辛格关于邪教思想控制方式的书籍,让妻子自己认真研读,同时耐心地为她剖析邪教与真正的基督教之间的区别。

余霞终于慢慢苏醒。“一开始他用粗暴的言语攻击邪教的方式让我反感,完全听不进去,后来我看了书,感觉书上所说的手段‘全能神’教确实一件件都在用,我才慢慢觉得自己真的上当了。”

张伟说,书读到1/4,余霞跑来跟自己说:“我被赵维山骗了!”

王璐最终也决定报警,并请求警察经常上门接触母亲,进行环境隔离。常年在外奔波的刘璐,现在也请假在家陪母亲。

上线来家里收走证据,还暗示母亲不要做“犹大”,否则将受“神”的惩罚。王璐说,以前跟母亲讲法律,母亲会说,法律只能管人,管不了我们。而真正面对警察的时候,母亲还是开始怕了。

“全能的神”,其实最害怕光线。

{全能神教打死女儿同学时事评论}.

作为农民的刘宏,现在依然没有办法挽救妻子,妻子每天早出晚归,农活、家务活一概不理。“随便吧,将就着生活。”

在邻村,有一家的闺女已经出走一年多没有音信,一个小伙子脑溢血家人拒绝送医死亡,却被认为是“去了天堂享福”。

刘宏把仅余的希望,寄托于政府对“全能神”教的彻底清理。

全能神教打死女儿同学时事评论《四》

XX镇开展反邪教“全能神”宣传教育活动(新闻)

XX镇开展反邪教“全能神”宣传教育活动

连日来,XX镇在各中小学校开展反邪教“全能神”宣传教育活动,进一步增强了青少年的反邪教意识。

今年5月28日,山东招远,6名“全能神”成员在麦当劳餐厅向正在就餐的吴硕燕索要电话号码,遭拒绝后,将其残忍殴打致死。此事件再次把“全能神”引到了人们的视野。“全能神”早在1995年就被我国政府确定为邪教组织。此前,“全能神”虽早被封杀,但依然宣称在全国多数省份建有组织,教徒众多。“全能神”通过蛊惑、欺骗、暴力等手段制造散布歪理邪说,以达到其敛财之目的,严重危害了人民群众身心健康。

为此,6月初起,XX镇各中小学校组织学生通过观看反邪教“全能神”的视频、发放反邪教资料,来让学生认识“全能神”的真正面目,识破其最终目的。让学生懂得什么是邪教、邪教的骗人手法等。活动后,不少学生纷纷表示,要坚决反对邪教“全能神”,要相信科学,不要被迷信误导。

据悉,此次活动共发放宣传资料6000份,组织学生观看宣传视频10场。

全能神教打死女儿同学时事评论《五》

全能神

“全能神”在乡村滋生的社会土壤

2014-06-03 张庆宁

5月28日在山东招远发生的故意杀人案,6名犯罪嫌疑人系邪教组织“全能神”成员。为发展组织成员,他们向在事发餐厅就餐的人索要电话号码,遭受害人拒绝后,将其残忍殴打致死。目前,当地警方已对5名嫌疑人以故意杀人罪刑事拘留,并已开展打击邪教专项行动。

“全能神”,又名“东方闪电”、“实际神”,其教义是引用和曲解基督教《圣经》而来,主要反借“基督教”名义从事非法活动。

根据中国反邪教协会资料,“全能神”1993年从河南兴起。该组织最核心的宣传内容是“神以一个东方女性的形象第二次道成肉身,降临中国拯救世人”,即所谓的“女基督”。

早在2012年12月,“全能神”借助“世界末日”这一传言大规模传教,中国各地也立即加大打击力度,武汉、陕西、成都、广西、海口、湖北、河南、北京和贵州均有邪教活动人员被依法处理,仅贵州便查处357人。

“世界末日”前后,记者曾经深入“全能神”发源地和重灾区河南进行调查。调查结果显示,“全能神”信徒主要集中在40到50岁

的农村妇女,她们面对流失的土地、远走的儿女、孤独无望的晚景,只图花钱入教找个依靠、“保个平安”。

接下来,记者将通过自己于2012年12月在河南省D村部分信徒的走访,诠释“全能神”在乡村滋生的社会土壤。

D村是一个只有一千多人的小村庄。在2012年12月8日前后,该村每家每户都收到了一份传单,传单标题为《老天爷真的下了凡》,内容如下——

“灾难起,天地变,老天爷真的下了凡;道成肉身成为人,说话发声辨忠奸;用真理做审判,专为义人来伸冤„„全能的神说,所有一切的灾难,陆续降下来,各国各方都起灾难,瘟疫、饥荒、水灾、旱灾、地震,到处可见,这些已不是一处两处的地方,也不是一天两天可以结束的 ,而是蔓延地带越来越广,而且灾难越来越大„„只有悉心听她话语,寻求渴慕她的人才能跟随她的交通得到她的应许。除此之外的人,都会受到灭顶之灾与应有的惩罚。”

这段话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后者系“全能神”非法印刷物。 一位D村的“全能神”信徒介绍,他们村共有1200号人,其中信徒将近40人。同一时期,与D村相距不远的L村,“全能神”的传教情况更为肆虐,全村3000余名村民中,有信徒100多人。{全能神教打死女儿同学时事评论}.

事实上,“全能神”也一直将农村作为重点发展地区。据彼时警方公布的消息,邪教“全能神”主要在偏远农村、城乡接合部及部分城市地区活动。

而在河南反邪教协会一位工作人员看来,“全能神”之所以在农村大面积扩散,一方面是因为它步步为营的传教手法。另外,农村老年人空虚无望的晚年生活和低下的知识水平,给了“全能神”趁虚而入的机会。

D村的老校长一直在暗中关注着村中“全能神”的传教,在他看来,这些信徒有不少共同点,“一,基本上都是中老年妇女,年龄五六十岁,平时无所事事;二,家中男人都出去打工了,一个人在家照应孙辈;三,文化程度不高,容易盲听盲信。有的人甚至分不清基督教和‘全能神’的区别。”

记者后来对多位“全能神”信徒的走访,印证了老校长的说法。 D村一位信过“全能神”的村民张某今年54岁,从未接受过任何教育,至今仍不会写自己的名字。她的丈夫和两个儿子都在外打工。平日,张某去田里打理庄稼、在家看管两个孙子,唯一连接外界的工具是一台25英寸的长虹电视机。

张某也算儿孙满堂,但她自觉并不幸福。

她和老伴辛苦一生,三年前先后为两个儿子各盖了一套小楼,还出钱为他们操办了婚礼,老两口却无法入住新房,只能住在“下雨时哗哗哗往屋里漏水的老房里”。

张某对此的解释是“(儿子)娶了媳妇忘了娘”。

即便如此,张某还要帮助两个儿子照应他们的孩子以及地里的庄稼。两个儿子在麦收和秋收季节返乡,主要目的是将粮食卖出去,将收入归为己有后回到城市继续打工。

“等你上岁数了,‘神’自然会管你。”“全能神”教徒这种“投其所好”的承诺,让张某动心不已。

与张某一样,朱某也面临这种问题。

她的女儿远嫁外地儿子在城市里结婚买房,日后定不会返回农村居住,这让已经退休的朱某惶恐不已,她虽然每月有两千多元的退休金,但还是担心自己和老伴“到下不了床的时候没人管饭”。

“猫狗宠物当宝贝,亲生父母往外扔,爷成孙子孙成爷,父当儿子儿当爹,父母成了儿保姆,倒行逆施人心堕„„”“全能神”传单的部分内容,恰恰戳中老人们的痛处,引诱他们花钱入教、寻求晚年精神寄托。

“村里没魂,鬼才上身”,这是记者在D村调查期间最常听到的一句话。

除了“花钱买平安”的功利想法之外,闲来找个“组织 ”打发寂寞,也是农村空巢老人加入“全能神”教的主要动机。在这个“男人全都出去打工”的村子里,留守独居的妇孺们文化生活极为匮乏。

以张某为例,她平时除了带孙子 、看电视之外,主要的娱乐方式便是打扑克、跟邻居聊天。“吃了睡,睡了吃。咱一个老农民还能干啥?”

张某情况,基本上是全村中老年妇女的写照。

老校长说,两年前,乡里领导表示要给每个村配一些健身器械,再建一个活动室,届时号召大家在活动室里看看书、打打牌、拉拉二胡、唱唱戏,丰富农村留守老人的文化生活。但这些承诺一直未能兑现。

朱某也曾经是村小学的教师,虽说老伴陪在她身边,但她依旧在“吃饱穿暖之后闲得“发慌”。

当下许多地方的农村都存在这样的现象:农闲的时候,打牌、打麻将的场子很多,不喜欢参与者则无所事事。所以,一些农民参加“全能神”的聚会起初只是为了打发无聊时光。

全能神教打死女儿同学时事评论《六》

“全能神”教主曾是物理教师 包装情妇成女神

“全能神”教主曾是物理教师 包装情妇成女神

各地新闻央视网王在华2012-12-21 17:51

央视网(记者王在华 报道)“全能神”教主赵维山最早是个物理教师,“女基督”杨向彬则是一个高考落榜后精神分裂的女子,后成为赵维山的情妇,被赵维山包装成“女基督”。河南省公安系统国保部门的A警官,长期和邪教斗智斗勇,对“全能神”邪教了然于胸。12月19日,央视网记者就此专访了A警官,为读者揭开了“全能神”教主赵维山的真实面目。

物理教师崭露头角,一篇“心得体会”换来分舵舵主

如果只是继续从事物理老师这份职业,赵维山不会窜逃美国,也不会有祸害全国的“全能神教”。

“很多教徒前呼后拥,很有成就感。”A警官这样剖析“全能神教”高级头目的实际心态。赵维山从1986年开始享受到这种成就感,随后一发不可收拾。 1986年至1989年,赵维山以黑龙江省阿城市为中心,在阿城市永源镇、尚志县、林口县北甸子村、七星村、鸡西市、双鸭山市福利镇等地的家庭聚会点“讲道”,获得一些信徒的追捧。

随着“道行”的提高,赵维山不满足于偏安一隅,开始到处“寻求真道”。1989年初,赵维山与窦春生、何哲迅到河南清丰“寻求真道”,接受了当地邪教“呼喊派”的讲道,改信“常受主”,三人分别洗礼,起新名为“能力”、“服事”、和“坚固”。

1989年春节,赵维山向阿城市永源镇的信徒做“见证”,宣称通过呼喊派“教主”李常受写的《生命读经》,打开了《圣经》的奥秘,认定李常受是末世基督。赵维山向信徒宣称,“常受是万王之王,信徒将来要做得胜者,称王做主。” 所谓“见证”,类似于正常人在单位写的工作心得体会,对赵维山来说,这是他进入“呼喊派”的投名状。

投名状大显神威,赵维山当即被委以重任。1989年3月,“常受教”“大陆使徒”“更新”到黑龙江扩张地盘,设立“常受教”教会,下设永源、尚志、北甸子、恒山等教会。梁长贵为永源教会长老,何哲迅为恒山教会“带领”。赵维山更高一筹,被赐封为“能力主”,管理在黑龙江的“常受教”,实为“常受教”黑龙江分舵舵主。

夺得教权编纂教义,被警方严打走到悬崖边缘

1990年底,随着公安机关的打击,同时也因为其他各种原因,“常受教”分崩离析,各地教会抛弃信仰“常受主”,教徒一时间群龙无首。赵维山瞅准时机,指派窦春生、伊海涛、郭钦军等骨干奔赴河南、安徽,在原“常受教”信徒中传道,使原信徒转信“能力主”。

赵维山的势力急速膨胀,“能力主”的名气也越来越大。

为蛊惑信徒,赵维山开始准备自己的邪说理论小册子《讲道》。《讲道》讲的自然是歪门邪道,主要内容是“信仰能力主”、“追求做得胜者”等内容。在小册子的蛊惑下,各地教会抛弃了《圣经》和“常受教”的《生命读经》。

只有一本小册子是不够的,赵维山开始苦苦寻觅其他歪理邪说。

1991年初,一篇心得体会出现在黑龙江“永源教会”。这篇名为“七灵说话”的“见证”,据传是一个叫“合一”的女信徒所写。赵维山好像捡到了宝贝,将其鉴定为“七灵说话”,并在教会中传读。随后,赵维山又鉴定了几篇“七灵说话”,为自己走上邪教教主之位建立理论基础。

1991年5月8日,哈尔滨市公安局取缔“永源教会”,赵维山、窦春生等逃到河南,其他骨干陆续到河南与赵维山会合。

在极端落魄中,赵维山等待的“至宝”终于到来。1991年下半年,山西大同女子杨向彬,在河南以“圣灵作工”的名义写出了“神话”。“神话”中将信徒分为神长子、神众子、子民、效力者等各种等级。各信徒对比“神话”,发现自己都有可能被淘汰。

此“神话”一出,众教徒惴惴不安,赵维山似乎走到了邪教权力的悬崖边上。

濒死边缘被精神病人所救,包装情妇为“全能神”

信徒震惊于“神话”之时,赵维山却认识到了杨的巨大价值,他像一个快要淹死的人被杨向彬捞了起来。他不顾杨高考落榜后精神分裂的现实,将其纳入权力体系,并将她发展为自己的情妇。

两人的结合让杨向彬倍受鼓舞。1991年底,杨向彬写了一篇“神话”,宣告信徒成为“子民”,称此前为“效力者试炼”,并宣告结束“能力主”,改信“神本体”。从淘汰对象到可能升天堂,众信徒转惊为喜,开始死心塌地的信奉“神本体”。

“神本体”又是一个复杂的体系,分为“全权”、“全成”、“全备”、“全荣”、“全胜”、“全智”、“全尊”、“全贵”等神。杨向彬为“全成神”,主要工作仍是写“神话”,赵维山为“全权神”,负责管理教会。

为了进一步巩固自己在教会中的控制权,赵维山于1993年夏在河南汝阳召集教徒聚会。在聚会中,赵维山借用“神话”将杨向彬推为“独一真神”,又称“全能神”、“女基督”。此后,信徒的主要聚会活动就是读“最新神话”,听“神”的“讲道录音”。据警方摸底,此时“全能神”信徒分布在黑龙江、山东、河南、安徽、河北、山西、内蒙等地,人数近5000人。

1995年底,赵维山成为“祭司”,继续掌管所有教权。

1997年,赵维山为“全能神”分设东北区、山东区、安徽区和河南区。区内设一、二线“传福音”。A警官解释说,所谓“传福音”,就是公司的营销经理,以拉来教徒为主要考核指标。区下设“片”,任命“片带领”,内设三线“传福音”;“片”下设“教会”,教会内有“带领”、四线“福音”。

1998年9月,“片”改为“小区”,区下设一、二线“福音”队伍,小区设三线“福音”队伍,教会设“福音”执事、生活执事、事物执事和联络执事。一年后,“传福音”队伍再次调整,区设一线“传福音”,小区设二线“传福音”,教会设三线“福音”。

2000年6月左右,赵维山在河南襄城县召集同伙聚会,下发“神话”《关乎神使用人的说法》,赵维山由“祭司”上升为“圣灵使用的人”,也有人将其称为“大祭司”。

至此,赵维山基本搭起了“全能神”的高层权力班子。

“女基督”杨向彬高踞权力塔尖,却是只能写歪理文章的傀儡。赵维山是“圣灵使用的人”,也有人称其为“大祭司”,掌管教会所有实际权力,成为实际上的教主。赵维山之下是核心级别的“监察组”,共有7人组成,赵同时兼任监察组成员,早期追随者何哲迅被封为监察长。

窜逃美国遥控指挥,2007年曾被“打残”

面对警方的严厉打击,赵维山感到惶恐不安。2000年9月6日,赵维山携杨向彬等人窜逃美国。在一些势力的支持下,赵维山遥控指挥国内的信徒。

面对政府打击,赵维山挖空心思发展信徒队伍,拼命加强“营销队伍”。2002年上半年,赵维山批指令加强“传福音”队伍,每个区成立6个一线“传福音”队伍,每个小区成立2个二线“传福音”队伍。为应对信息时代发展需要,赵维山还指令成立了电脑组和翻译组。

随着政府打击加剧,教徒流失现象时有发生。2006年底,赵维山开始要求教会认识“人类的败坏”,对“实际神”邪教信徒加强精神控制。

为了加强对组织的控制,赵维山对教会持续改革。

2005年上半年,赵维山指令取消工作区,任命6名监督员直接听命于他。同时成立了文字修改组、校对组、设计组、朗诵组。四组当中,文字修改组中的“超脱”、“毅力”等人较为重要,他们主要修改信徒的“见证”,就是把他们的心得体会润色后编辑成册,从而加强精神控制。

2007年9月,赵维山不再信任他的铁杆粉丝何哲迅,他逼迫何哲迅辞职,同年10月任命“有灵”为监察组长。此时,“全能神”号称全国有信徒300万人。{全能神教打死女儿同学时事评论}.

2007年底,赵维山把全国分为9个牧区:辽东牧区、晋冀牧区、陕甘牧区、全豫牧区、齐鲁牧区、苏皖牧区、浙闽牧区、湖广牧区和川贵牧区。至此,“全能神”的权力架构完全明晰,最高层为“女基督”,下为“圣灵使用的人”,实际的权力中枢为监察组,接下来依次为牧区、区、小区、教会。

随后,赵维山的疯狂招来了全面清剿。公安部成立专案组,抓获监察长“有灵”和原监察长何哲迅,把监察组、牧区、区三个级别骨干一网打尽。全能神教被“打残”。

因基层信徒没有悉数转化,“全能神”残而不死,其势力暗流涌动。2012年12月7日,赵维山指令“全能神”组织了全国性的公开活动,走上街头传播世界末日,企图借机发展信徒。公安机关再次出击,对“全能神”教开展全方位打击。目前,全国公安机关已抓获邪教人员上千名。

全能神教打死女儿同学时事评论《七》

招远血案被告:信全能神太累 不能随心

招远血案被告:信全能神太累 不能随心所欲地玩

BMW X5免费试驾还送5S

扫描到手机

2014-08-22 13:07:48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保存到博客 8月21日,山东招远涉邪教故意杀人案由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张帆、张立冬、吕迎春、张航、张巧联到庭。法庭逐一核对被告人身份。新华社发

{全能神教打死女儿同学时事评论}.

吕迎春:我就是神 赵维山是假“全能神”

我叫吕迎春,我认识全能神,是1998年12月。我从小就知道我是神自己,1998年我看到全能神这本书里面有长子时,就认定自己就是长子了。

我前夫跟我结婚之前,就知道我信全能神。他曾经问我“我和神谁重要?”,我回答说“你有什么资格跟神两个相提并论?如果有一天你来干涉我的信仰,我们就分手”。当时,

他表示尊重我的信仰,后来他跟我离婚了。

我把工作辞掉了。我就喜欢和信神的人在一起。神是我的命根子,没有神我就不能活,我愿意为神花费一切。最后,我发现我就是神自己。结果,我发现除了张立冬、张航、张舵是真信“全能神”之外,其他的都是骗子。{全能神教打死女儿同学时事评论}.

5月28日,我让张航去向麦当劳的人要电话号码。如果给了我们电话号码,以后他就有蒙(得到)拯救的机会。

张航找那女的要,那女的不给她。当时我反应过来,原来一直有“恶灵”在攻击我们、吸我们,使我们感觉软弱无力。我们俩都认出她是“恶灵”,就用话语诅咒她,她不但不听,反而攻势更强。我们看到在她身上的气,围绕后背和肚子一圈一圈游走,肚子胀起来,我们的灵感受到她的吸力越来越强,攻击越来越强,我身上越来越软弱无力。

在打斗过程中,我看到张帆一点一点往下坠,好像有“恶灵”往下拽她,她使劲喊但喊不出来,只能听见很细的嘶声,我去托她,她就喊张航,说:“你们为什么不信,为什么不动?”后来我看见张帆在踩那女的头和肩,我也用脚踹那女的腰和屁股。

在“恶魔”对我们进行攻击的过程中,我和张帆逐步意识到那个女的必须死,否则“恶魔”将要吞吃所有人,所以我就告诉张立冬等人要把那个女的打到没有气息。否则只要她有气息,哪怕她的肉体不动,“恶魔”对我们攻击的力量也不会因为她肉体虚弱有丝毫减弱。 我对上前阻止我们的人说,“谁管谁死”。我们和那女的发生冲突是两灵(神和魔鬼)之间的争战,别人是看不清、理解不了的,包括警察也理解不了,因此我担心别人的参与会产生不必要的误会,会导致我们跟凡人之间相互的误伤。人在不明白的情况下会做“撒旦”的差役,不会站到神的一边,一旦这样,我们就会在两灵争战的过程中遭受“魔鬼”更大的攻击。

国家把赵维山这个假的“全能神教会”定位邪教组织,我们也定他们为“邪灵”,只有我和张帆,也就是“众长子”才代表真正的“全能神教会”。

我和张帆是唯一的真正的“全能神”的代言人,国家打击处理的是赵维山的“全能神”,而不是我们这个“全能神”,他们是假的“全能神”,我们才是真正的“全能神”。 张帆:我妈是“恶灵之王” 恨不得她粉身碎骨

我叫张帆,2002年考入中国传媒大学, 2004至2006年休学两年,2008年毕业。

2007年1月,我在家门口捡到一本“全能神”的著作,觉得很有道理,就开始信“全能神”了。

2008年10月,我在网上论坛上,看到不少人在攻击吕迎春,她回答得很精彩,我看到上面有吕迎春的QQ号,我就加她QQ好友了。2009年夏,招远有“全能神”聚会,吕迎春经常过来讲课。我将“全能神”传授给了父母、还有妹妹、弟弟,我母亲陈秀娟以前信“三赎基督”,通过我的传授也信了“全能神”。秋天,母亲觉得“全能神”是真道,就带领父亲张立冬、妹妹张航、弟弟张舵来到招远。

搬到招远定居主要是为能够信“全能神”,吕迎春也在这里,她和我可以牧养他们。 2014年5月20号左右,我跟吕迎春交流,我们共同回忆了一些以前的事,越回忆越觉得是我母亲在中间挑拨我跟我父亲、弟妹之间的关系。

我们共同发现了神的旨意,我妈是“邪灵”,是“恶灵之王”,对我们是在“邪灵”做功,我见面之后就会杀了我妈。

知道我妈是“邪灵”后,我当时很气愤,恨不得她粉身碎骨,上天会按照我的咒语惩罚她的,我会当面揭露她,但不会用武力对抗她。

我跟家人讲母亲是“邪灵”的过程中,他们一开始迟疑,觉得我妈虽然性格不好,但还是爱他们的,而且举例子说明她爱他们。我跟吕迎春就帮他们分析,直到他们都彻底醒悟,认清了陈秀娟“邪灵”的本质。

我家墙上写着“残杀,虐杀,杀牲口”的字样,就是我唤醒他们对陈秀娟认识的时候写的,问他们看到父母残杀虐杀家禽、家畜,父母带他们杀牲口没有,提醒他们陈秀娟“邪灵”的阴险。当天晚上他们都醒悟过来,第二天我叫我爸把他过去的情人张巧联叫来,让他们一起生活。我觉得他们俩才是夫妻,吕迎春给他俩起了新灵名,我爸叫亚当,张巧联叫夏娃。 张巧联以前没有信仰,27号我们一直在讲陈秀娟,她只是听。后来吕迎春说她是神,问张巧联愿不愿意跟随她信“全能神”,她说愿意,我们就一起揭露陈秀娟,唤醒我爸和我的弟妹。

在全能神组织里,我和吕迎春职务最高,我们都是“神自己”,我父亲、妹妹、弟弟、

张巧联都属于“祭司长”。我目前认为,只有我跟我父亲、弟弟、妹妹、吕迎春、张巧联是真正的“全能神”信徒。

2010年时,我是全能神的“长子”。今年5月,因为我获得从天而来的“权柄”以杀灭邪灵,成为“神自己”。“神自己”,就是说我的本质就是神。吕迎春的本质也是神,我跟吕迎春的关系就是两个身体一个灵魂,我们两个就是彼此的分身。

今年5月20号左右,我跟吕迎春分辨出陈秀娟是“恶灵”以后确定我就是“神自己”,也就是“二见证人”,特别是26号杀狗的那天晚上,我更确定我跟吕迎春就是“神自己”。 从那天晚上开始,我得到了从天而降神更多的权柄,感觉特别兴奋。我10岁的时候就有一次感觉我是神,不过那就是一刹那的念头,以后就忘了。

我在2005年就知道“全能神”是邪教,听北京的家庭教会里的人说的。但我后来信了“全能神教”,觉得我信的“全能神”不是邪教,赵维山派的才是邪教,我认为《神话》里的“大红龙”是指与神作对的灵。

张航:信全能神太累 不能随心所欲地玩

我是张航,是张立冬的二女儿,在“全能神”教里任祭司长。

2007年左右我还上小学,我姐跟我说让我信耶稣,我就偶尔看一下圣经。我妈陈秀娟很早时候就信“三赎耶稣”,所以我家里有《圣经》。

我其实信“全能神”信得不好,我贪玩,觉得全能神对我的约束太多,影响我玩。 回想“麦当劳事件”和打死“路易”,我现在心里挺矛盾,不知道这些事儿是对是错,心里挺纠结的。

2009年夏天,张帆让我们全家到招远来信“全能神”。正好我有点厌学,就不上学了,跟着我爸妈来到招远。2010年春我到金辉中学上了两天,觉得招远的学校管理挺严,就不去了。

我爸妈因为信“全能神”,不太管我上不上学的事,所以上不上学我能自己做主。我如果不信“全能神”肯定能继续上学,我上初一、初二时学习成绩在班里一直是前几名。

2012年3、4月份,我觉得信“全能神”太累了,不能随心所欲地玩,吃东西也挨训,看连续剧也受约束,我就不信“全能神”了。当时吕迎春、张帆都住到吕迎春的房子里,我也不敢跟他们明说,就不去找他们,也不看书,不祷告,就自己在家玩,看韩剧。吕迎春、张帆对我们全家都挺失望的,不过那段时间我过得可幸福了。

我爱看韩剧,看多了就买了本韩语教学书,对照韩剧说话,慢慢就学会了。我喜欢韩剧里的明星,有时候到韩语网站去查明星的资料,还有服装。

2013年9月14日晚上我妈妈对我说,“你虽然还没成年,但你不信神了,我们不想看到你,不想跟你一起生活,以后我们不会给你钱花,你到烟台跟你姥姥去住,但要像清洁工一样打扫卫生,到了18岁你要自力更生,自己养活自己了”。

我听后挺害怕的,我不愿意过他们说的那种生活,考虑了一宿,第二天我在QQ上问张帆,我还能信“全能神”吗?张帆问,如果我还信“全能神”我打算怎么做。我说我想跟他们,以后好好信,张帆就同意了,他们也不撵我到姥姥那去了。

张立冬:女儿说她“是邪灵” 所以我要打死她

我叫张立冬,我大约是7年前,由我的女儿张帆介绍,开始信“全能神”,我在教里是“神的羔羊”、“信徒”,由“牧人”领着听神的话。而张帆是我的“牧人”,吕迎春也是“牧人”,也是“长子”,连一开始张帆都听她的,我们其他人都是跟随者。

刚来招远时,我们就在大曹家菜市场东面的一处房子里参加过几十次聚会,每次能来20几个人,信徒们在一起学习交流。每次聚会时,如果不认识的人便不开门不放进来。

麦当劳餐厅命案前的几天,张帆和吕迎春多次说起过她们要离地(神的本体回到天上)了,叫我们大胆把自己的手机号码给有感觉的人,等她们离地后,由我们带领这些人接受神灵的引导。

今年5月28日,在招远市麦当劳餐厅,张航去给那名妇女手机号码时,那妇女叫张航“一边玩去”,于是神的本体、我的女儿张帆说那名妇女“是邪灵、是恶魔”,所以我才要打死她。

我看见她抓住张帆的头发,就去掐她的脖子,她松开手后,我就用拖把打她的头面部。她流血了,我继续狠狠打她,并用脚使劲踹她的头面部。我一边还重复张帆说的话“恶魔、邪灵,下无底深坑吧,去死吧。”我一直在用脚踩踏她,估计持续了3分钟左右。

东方时事评论 萨德时事评论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7-04-10 10:56:16
上一篇:公务员时事评论在网上哪里看
下一篇:最后一页
网友评论《全能神教打死女儿同学时事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