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大全 | 作文大全 | 好文分享 | QQ头像 | 资源网 | 说说

关于美国的赞美诗

关于美国的赞美诗(共3篇)国外著名诗人经典诗歌冬天的早晨普希金 (俄 1799——1837)冰霜和阳光,多美妙的白天!妩媚的朋友,你却在安眠。是时候了,美人儿,醒来吧!快睁开被安乐闭上的睡眼。请出来吧,作为北方的晨星,来会见北国的朝霞女神!昨夜,你记得,风雪在飞旋,险恶的天空笼罩一层幽暗。遮在乌云后发黄的月亮像是夜空里苍白的,下面是新魁文章网zhangxingkui.cn小编为大家整理的关于美国的赞美诗,欢迎阅读!

关于美国的赞美诗

关于美国的赞美诗《一》

国外著名诗人经典诗歌

冬天的早晨

普希金 (俄 1799——1837)

冰霜和阳光,多美妙的白天!

妩媚的朋友,你却在安眠。

是时候了,美人儿,醒来吧!

快睁开被安乐闭上的睡眼。

请出来吧,作为北方的晨星,

来会见北国的朝霞女神!

昨夜,你记得,风雪在飞旋,

险恶的天空笼罩一层幽暗。

遮在乌云后发黄的月亮

像是夜空里苍白的斑点。

而你闷坐着,百无聊赖——

可是现在„„啊,请看看窗外:

在蔚蓝的天空下,像绒毯

灿烂耀目地在原野上铺展。

茫茫一片白雪闪着阳光,

只有透明的树林在发暗。

还有枞树枝子透过白霜

泛出绿色:冻结的小河晶亮。

整个居室被琥珀的光辉

照得通明。刚生的炉火内

发出愉快的劈啪的声响。

这时,躺在床上遐想可真够美。

然而,你是否该叫人及早

把棕色的马套上雪橇!

亲爱的朋友,一路轻捷

让我们滑过清晨的雪。

任着烈性的马儿奔跑,

让我们访问那空旷的田野。

那不久以前葳蕤的树林,

那河岸,对我是多么可亲。

1829 年 查良铮 译

【老人曹树厚赏析】 普希金是19世纪伟大的俄国诗人,他的诗形式多样,韵律丰富,具有优美、细腻、轻快、明朗的风格。 水仙

华兹华斯 (英 1770——1850)

{关于美国的赞美诗}.

我独自漫游!像山谷上空

悠悠飘过的一朵云儿,

蓦然举目,我望见一丛

金黄色的水仙,缤纷茂密;

在湖水之滨,树荫之下,

在随风摇弋,舞姿潇洒。

连绵密布似繁星万点

在银河上下闪烁明灭,{关于美国的赞美诗}.

这一片水仙,沿着湖湾

排成延续无尽的行列;

一眼便瞥见万朵千株,

摇颤着花冠,轻盈飘舞。

湖面的涟漪也迎风起舞,

水仙的欢悦却胜似涟漪;

有了这样愉快的伴侣,

诗人怎能不心旷神怡!

我凝望多时,却未曾想到

这美景给了我怎样的珍奇。

从此,每当我倚榻而卧,

或情怀抑郁,或心境茫然,

水仙呵,便在心目中闪烁——

那是我孤寂时分的乐园;

我的心灵便欢情洋溢 ,

和水仙一道舞蹈不息。

(杨德豫 译)

【老人曹树厚赏析】 :华兹华斯是英国“湖畔派”浪漫主义诗歌的主要代表。他的诗感情醇厚,诗语平易。这首《水仙》浅显易懂,但诗情洋溢。

(2001年2月6日 星期二 )

稠李树

叶赛宁 (苏 1895——1925)

馥郁的稠李树,

和春天一起开放,{关于美国的赞美诗}.

金灿灿的树枝,

像卷发一样生长。

蜜甜的露珠,

顺着树皮往下淌;

留下辛香的绿痕,

在银色中闪光。

缎子般的花穗

在露珠下发亮,

就像璀璨的耳环,

戴在美丽姑娘的耳上。

在残雪消融的地方,

在树根近旁的草上,

一条银色的小溪,

一路欢快地流淌。

稠李树伸开了枝丫,

发散着迷人的芬芳,

金灿灿的绿痕,

映着太阳的光芒。

小溪扬起碎玉的浪花,

飞溅到稠李树的枝杈上,

并在峭壁下弹着琴弦,

为她深情地歌唱。

1915年 (刘湛秋、茹香雪 译)

【老人曹树厚赏析】 :苏联俄罗斯著名诗人。他的诗主要以农村自然景色为题材,具有强烈感染力。

窗边的树

弗罗斯特 (美 1874——1963)

我窗边的树呵,窗边的树,

夜幕降临时我把窗关闭;

但永远不要拉上窗帘吧,

以免将你我隔离。

你是地上崛起的朦胧梦影,

你像浮云一样飘忽不定,

你轻巧的叶舌高声宣讲的一切,

并非一切都情理至深。

但树呵,我曾见狂风将你摇撼。

假如你窥见我在这屋中睡眠,

你会看到我也曾猛烈地被激荡,

几乎被暴风席卷。

那天命运出于它的儿戏,

把我们两个联系在一起:

你受的是外界气候的影响,

而我是内心风雨的荡激。

(顺子欣 译)

【老人曹树厚赏析】 :罗伯特.弗罗斯特,20世纪美国最负盛名的诗人。他的诗主要以牧场和农村事物为题材,语言清晰、质朴、细腻而含蓄。这首诗写窗边树,主题落在内心的荡激。 (2001年2月20日 星期二 )

聪明的星

海涅 (德 1797——1856)

花儿容易碰到人的脚,

大多数都会被人践踏;

不管它是羞怯或者是胆大,

人们走过时总会踩碎它。

珍珠藏在大海宝箱里,

可是也会被人们发现,

给它们钻孔,把它们扣住,

牢牢地扣在丝绳上面。

星星很聪明,它们有理由

远远地避开我们人寰;

星星挂在天幕上面,

像世界之灯,永远安全。

(钱春绮 译)

【老人曹树厚赏析】 海涅的这首诗,写的特别有趣:大自然被人类破坏很多了,连小草、珍珠都没有了安全,只有星星高高挂在天幕上,人类想破坏它也无能为力。诗写的非常幽默,对人类破坏大自然,是一个警告。这个诗的主题,诗中没有直接讲出来,让读者自己体会。像这样的诗,让读者好似是自己的发现,特别觉得有诗味。

(2001年2月20日 星期二 )

聪明的星

海涅 (德 1797——1856)

花儿容易碰到人的脚,

大多数都会被人践踏;

不管它是羞怯或者是胆大,

人们走过时总会踩碎它。

珍珠藏在大海宝箱里,

可是也会被人们发现,

给它们钻孔,把它们扣住,

牢牢地扣在丝绳上面。

星星很聪明,它们有理由

远远地避开我们人寰;

星星挂在天幕上面,

像世界之灯,永远安全。

(钱春绮 译)

{关于美国的赞美诗}.

【老人曹树厚赏析】 海涅的这首诗,写的特别有趣:大自然被人类破坏很多了,连小草、珍珠都没有了安全,只有星星高高挂在天幕上,人类想破坏它也无能为力。诗写的非常幽默,对人类破坏大自然,是一个警告。这个诗的主题,诗中没有直接讲出来,让读者自己体会。像这样的诗,让读者好似是自己的发现,特别觉得有诗味。

森 林

赖 特 (澳大利亚 1915---)

当我刚认识这一座森林,

它那些花朵真使我惊诧。

它们不同的形体和面孔,

随着季候的变化而变化。

镶上紫色的白色紫罗兰,

野生生姜的小小的花枝,

地上又小又孤独的兰花,

使得我整个白天都入迷。

还有厚实的紫红色百合,

凤凰树上面鲜红的花瓣,

和小溪浅浅流过的地方,

孔杰沃伊的碧绿的树冠。

当我刚认识这一座森林,

有的是可以消磨的时候。

而时间重新带来的收获,

永远也不会有一个尽头。

现在它那些藤蔓和花朵,

都被人命名被人知道了,

就像早已实现了的愿望,

当初神奇的欢乐消失了。

但是我还要进一步寻觅,

除了我采集的这些鲜花,

还有尚待命名和知道的,

那一朵永不调谢的鲜花----

那产生所有鲜花的真实。

(邹 绛 译){关于美国的赞美诗}.

【老人曹树厚赏析】 全诗的重点在最后面一段,诗人还要进一步寻觅那产生所有鲜花的真实。那“所有鲜花的真实”是什么?诗人没有明说,这就让读者有余地去分析,去想像---帮助诗人想像。诗人对森林的描写,也达到了一定的艺术水平,使读者对森林有一种美的感觉,从而喜欢这首诗。

给爱恩丝

关于美国的赞美诗《二》

外国古代诗歌大全

外国古代诗歌大全

屠格涅夫 (俄罗斯)《春天的黄昏》

金黄色的乌云

在静息着的大地上飘扬;

寥阔的无声的田野,

在闪耀着露珠的光芒;

小溪在峡谷的阴暗处潺潺滚流——

春天的雷声在遥远的地方震响,

懒散的和风在白杨的树叶中间

{关于美国的赞美诗}.

用被束缚住了的翅膀在煽动。

高高的树林哑然无声,丝毫不动,

绿色的黑暗的森林静默不响。

只不时在深深的阴影里,

一片失眠的树叶在沙沙作响。

星啊,美丽的爱情的金星啊,

在落霞时的火焰里闪闪发光,

心里是多么轻快而又圣洁,

轻快得就象是在童年时代一样。

(一八四三年)

注:这首诗曾由俄国作曲家鲁宾斯坦在一八四八年谱成歌

曲。(戈宝权译)

2、弗罗斯特 (美国)《春天里的祈祷》

哦,请在今天给我们花丛中的欢乐;

请不要让我们思考得太远

像那些不确定的收获;让我们留在

这里,在这一年中最有生机的春天。

哦,请给我们白色果园中的欢乐,

不像白天的什么,只像夜晚的幽灵;

让我们在幸福的蜜蜂之中,幸福,

当蜂群围绕着完美的树聚集,膨胀。

让我们在狂飞乱舞的鸟中,幸福

当蜂群之上突然传来他们的声音,

如同针尖般的鸟嘴,流星挤进来,

又冲过中间空气中安静的一朵花。

因为这才是爱,而别的都不是,

爱为上面的上帝而保存,因为爱

他可以把自己尽情地神化,

可是这爱却需要我们来将它实践。 3、霍普金斯 (英国)《春》 任什么也没有春天这样美丽—— 摇曳的草蹿得又高又美又茂盛; 画眉蛋像低小天穹,画眉的歌声 透过回响的林木把耳朵清洗, 听它唱,那感觉有如闪电轰击; 梨树的花朵和叶片光洁而晶莹, 刷着下垂的蓝天;那个蓝真热情, 真富丽;小羊也不免奔跑嬉戏。 这些滋润心田的欢乐是什么? 是伊甸园之初大地的一缕精华—— 在它变得乏味变得阴沉或者 因罪恶而酸腐之前,圣母之子呀, 把年轻人纯洁无邪的心赢得, 你选择既多又值得选,主基督啊。 (黄杲炘译) 4、谢维里亚宁 (俄罗斯)《春日 ――给亲爱的卡·米·福法诺夫》 春日火热如金,―― 全城阳光明净! 我又是我了:我重新变得年轻! 我再次充满欢乐和爱情。 心灵在歌唱,它渴望奔向田塍, 我对所有人都以'你'相称…… 多么广袤!多么自由! 多么好的歌儿!多么美的花朵! 最好乘上四轮马车任意颠簸! 最好到嫩绿的草地上去漫步! 看一看农妇那红润的脸庞, 把敌人当朋友来拥抱! 喧哗吧,你春天的阔叶林! 生长吧青草!开花吧,丁香! 我们当中没有罪人:所有人都是对的 这样美好的日子如何能不这样! 1911年4月{关于美国的赞美诗}.

5、萨巴 (意大利)《春天》

春天我不喜欢,

我多么想告诉你

第一缕春光

拐过街道的墙角,

像利刃一样伤害我。

光裸的枝桠

在光裸的大地

投下的暗淡的影子

叫我心烦意乱,

我也仿佛可能

理应

获得再生。

你的来临

使坟墓也似乎不再安全.

古老的春天

你比任何时令都更加残酷

万物因你复苏

又因你毁灭.

6、贝特朗 (法国)《又是一个春天》

一切掀动人心的思想、欲念{关于美国的赞美诗}.

都是爱情的奴隶。

——柯勒律治①

又是一个春天,——又来一滴露水,它会在我的苦杯中滚动片时,然后又像一滴泪水那样逸去!

噢,我的青春!你的欢乐已被印上时光的冰凉之吻,时光在痛苦的怀抱中窒息,时光流逝而你的痛苦却依然

噢,女人啊!是你们夺去我生命的光彩!如果说在我爱情的离奇遭遇中有谁是骗子,那可不是我,如果说有

谁受了骗,那准不是你们!

噢,春天!你是只小候鸟,你是我们一时的客人,你忧伤的歌声在诗人心中、在橡树丛中回荡!

又是一个春天,——又来一片五月的阳光,抹到青年诗人的额上,照临人世间,照到老橡树的树冠,射到树

① 英国浪漫主义诗人(1772-1834)。与华兹华斯、骚塞共称湖畔三诗人。 7、大冈信 (日本)《春》 在沙滩上掘起瞌睡的春天 你笑了用它来装扮秀发 宛如波纹在天空撒开一片笑泡 大海静静地温暖在草色的阳光下 我的手握着你的手 你投的石子在我的天空 啊 在今日天空下 流动的花影 在我们的手上萌发的新芽 在我们的视野中央 溅着飞沫旋转的 金色的太阳 我们 是湖是树 是从树缝筛落在草坪的光流 树缝中筛下的光流的舞蹈 是你头发的段丘 我们…… 门在新风中敞开 呼唤着绿荫和我们的无数手臂 崭新的道路在柔软的大地的肌肤上舒展 你的手在泉中光彩流溢 于是 我们的睫毛下沐浴着阳光 静静地开始成熟 海与果实 1952年(《记忆和现在》) 兰明译——《世界文学》(1987.2.) 8、默里克 (德国)《在春天》 我躺在这春天的小山上: 白云变成我的翅膀, 一只小鸟在我前面飞。 啊,告诉我,孤独的姑娘, 你在哪里,让我留在你身旁!

我的心开放,仿佛向日葵一样, 在爱与 希望中 向往而扩张, 春天,你有何憧憬? 我何时能安静? 我看到白云移动,河水奔腾, 太阳的金色的亲吻 深深渗入我的血中; 我这奇妙地醉醺醺的眼睛 好象进入睡梦之中, 只有我耳朵还在倾听蜜蜂的嗡鸣。 我想这想那,想得很多, 我在憧憬,却不知憧憬什么; 一半是忧,一半是喜; 我的心,哦,我问你, 在金绿的树枝的阴暗里 你在织着什么回忆? ——往昔的不可名状的日子! (一八二八年)钱春绮译 9、裴多菲 (匈牙利)《来吧,春天,来吧!》 “来吧,春天!”(秋天里我这样想) “我等待你呀,因为你给我带来了幸福, 村子外面有我年轻而美丽的姑娘, 我可以自由地去那里拜访; 倘若我距离她有一百哩, 我也要从一百哩以外向她走去。 倘若太阳升上黎明的东方, 倘若太阳在傍晚向西方沉落, 月亮升起,随后它窥探 星光照耀的华丽的闺房, 我就成了我姑娘的忠实的影子, 成了她亦步亦趋的追随者。 春天呀,你恰似她的爱情, 你的花在她火热的胸膛上开放, 她采摘花朵,迎着红红的脸, 把鲜花插在我的心头上; 为什么不佩戴呢?不可能吗?

关于美国的赞美诗《三》

美国后现代主义诗歌特征

保持骨骼轻盈:美国后现代诗歌概观

马永波

试着译一些英诗已有些年头,起初是由于对语言的兴趣,也是为了给自己的写作提供点儿新鲜的材料和视野,而我之对后现代主义诗歌感兴趣,大抵始于三年之前,那时“后现代”这一术语已渐渐流行、时髦起来,为广大诗人、批评家、社会学家所频繁使用,加之有些国内诗人纷纷自封为中国的“后现代”诗歌创始人,这一切都促使我产生了弄明白真正“原装”后现代主义诗歌的本来面目的想法。

依专家所言,后现代主义思潮起源于北美洲的文学批评,在六十年代,它几乎成了一个单单发生在美国的事件。其后,后现代主义的概念扩大到整个欧美大陆。所以,集中考察一下美国的后现代主义诗歌,则可以较为便捷地得到一个关于后现代思潮的典型景观。 当代的美国诗歌,较五十年代以前,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变得更重现实细节,更有地域色彩,更具体。这些转变与二战后美国对越南的侵略战争加诸人们意识上的影响有关,而现代科技,尤其宇航技术的发展,也给予了人们新的刺激,迫使人们以新的时空观念重新认识、估念人类在宇宙秩序中及个人在社会中的位置。美国当代诗歌在经历了第一次大战前夕,由庞德倡导的“意像派”所代表的童年期,第一次世界大战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之间,以艾略特为代表的鼎盛时期,已经进入它开阔的中年。二十世纪早期生活中所特有的种种剧烈的脱节,经济、政治、社会制度的土崩瓦解,现代人的自我与其种族历史的加速分离和异化,都已记录在艾略特的《荒原》、史蒂文斯的《风琴》等诗集里面。更年青的诗人已不满于艾略特式学院气的沉思和玄想,而是要更深入到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去解剖真实,逃避个性的“非个人化”原则已被更深的沉入诗人的自我所代替。哲学也不再作为完整的认识世界的框架,而是分散在具体的现实感受之后,与生活结合得更紧密了。

这种转变的开始,则是始于一位艾略特的同时代者威廉.卡洛斯.威廉斯,一位儿科医生,同时也是一位抱负远大的诗人。和许多去英国取经的诗人,如庞德、艾略特不同,威廉斯一辈子生活在新泽西州的路特福德,也许,作为一个英国人的儿子,他比大多数美国诗人都更强烈地意识到去除英国诗歌的所有特征的必要性。艾略特对传统英诗格律的继承,对荷马以来整个欧洲文学传统的珍视,以及他阴郁的学院气质,都使得威廉斯认为《荒原》是对自由诗运动的背叛,是美国诗歌的一个灾难,一个误会。他决心抓住工业化美国的实质,从形式上、内容上发展一种美国自己的新诗。1946年,威廉斯苦心经营的五卷本巨著《佩特森》第一卷问世,这部富于地域乡土色彩的史诗性作品,将自我与广袤美国融为一体,显

示了对经验吸收的仿佛毫无限制的能力,包容了各种各样的情感,可以说是首次将美国新诗带出了学者的书房,接近了普通的人群,结束了艾略特的现代派玄学诗统治英美诗坛半个世纪的局面。

首先,威廉斯提倡使用实际语言的节奏,废除尾韵和抑扬格及音节数量方面的限定,而在每行中以句子重音来求得节奏。他发明了一种称为“美国音乐”的三拍子诗行,每句有三个重音。而他的忠实追随者查尔斯·奥尔森,黑山诗派创始人,•则更进一步,主张以诗人的“呼吸”决定诗行的节奏,诗行的长短、停顿,则取决于诗的情绪,这样就将诗的节奏与内容完全结合了起来。奥尔森的这种称为“投射诗”的创新,一扫当代美国诗中的学究风气,很多日常语言得以入诗,也使得诗歌更为具体,正如他自己所言“我们反文化的言语,只由/具体的事物组成。”五十年代的垮掉派诗人金斯堡也是用“投射诗”手法进行创作的。奥尔森号召用打字机创作,因为它作为一种工具能够记录下“精确的呼吸、停顿,甚至音节的悬停,词的各部分的叠加”。利用他的打字机,奥尔森写出了令人目眩的诗行,有时像散文一样将一行诗拉得书页那么长,而另一些地方,又是简短的零碎,大片的空白,有时诗里还会插入散文片断。这便发展出他称之为开放式的现场写作,即诗的结构、形式全取决于内容,形式是内容的延长。感情流溢仿佛是无结构的,体现而不是回避或调整它的跳跃,停顿和不连续的特点。这可以在本书中选译的他最为人称道的《鱼狗》中得到验证。

威廉斯在二十年代初所渴望的美国生活和精神,在他的《佩特森》中已获得完美的表现,他的佩特森,已不仅仅是一座城市,也是一个人,一种语言,同时也是他的自我与他的时代的结合。和威廉斯一样,奥尔森的长诗《马克西玛斯》,也着力描写了马萨诸塞州的格罗斯特渔村的过去和现在,在那里他长大成人。这些史诗性的巨制写的都是具体地域中普通人们的生活、历史,再也找不到艾略特式的上层社会的谈吐,也不再有传统意义上的英雄,诗人开始把注意力转移到生活中默默无闻的小人物身上,因为他们是与诗人生活在同一个现实世界中的伙伴,比之伟人是更真实的存在。也正是从此,开始了美国诗歌反英雄,反文化的倾向。威廉斯对地理环境的重视,倡导表现美国的城市、乡村的特点,也被后来的诗人所大大发展。如金斯堡诗中出现的加利福尼亚超级市场,罗伯特·伯莱中西部原野的牧场、风雪和地貌。奥哈拉也把纽约的街景,朋友的名字,收音机的节目名字放入诗中等等。再如保罗·威奥利的《月亮宝贝外面》描写的都是处于某个街区内的具体商店、企业,如凯利广场烟店、金牙旅馆、“奇迹马”酒吧、“可信”音乐工厂、“降霜冲突”工厂等等。

对美国当代诗歌发展状况做了如上浏览之后,对其具体操作上所表显出的后现代特征,我们只能举例简述一下。

首先,美国当代诗歌所呈现出的惊人的表面性,即无深度性。意义的悬置使得诗歌全部浮在语言的层面之上。其最著名的代表为“语言诗派”,如查尔斯·伯恩斯坦的《时间和线》,就是在单词“line”在不同语境中的具体含义,如“直线”、“唇线”、“线索”、“衣服的底边”、“路线”等之中变换、联想,组成句子。而安德雷.•考德拉斯库的《反对意义》简直就是意义消解的一份宣言,伦.派德盖蒂的《路易斯安娜.帕西》,也宣布了词语的含义在现代社会中的稀薄以至消失,声称“最伟大的词是没有意义的词”。

零碎性(片断性)。伊哈布.哈桑说过,“后现代主义者只是割裂联系,他们自称要持存的全部就是断片。他们最终诅咒的是整体化──不论何种的综合,社会的、认识的、乃至诗学的。因此,他们喜欢组合、拼凑、偶然得到的或割裂的文学对像,他们选择并列关系而非主从关系的形式,精神分裂而非偏执狂。”片断性的例子如罗伯特.克里利结结巴巴小浮雕式的诗,奥尔森的诗。特德·贝里根发明的“列清单”的方法,使诗成为反对资本主义社会有组织遗忘的咒语,如他的《死去的人们》。再如大卫.特里尼达德的《会见至尊》,中间一口气罗列了几十个流行乐队组合的名字。再如玛琳.欧文的诗,诗行不用标点,而改用空白间隔,使诗呈现一种把词语泼洒在纸上的感觉,颇有波洛克绘画的意味。

非原则化。这一原则适于所有的准则和权威的惯例。从“上帝之死”到“作者之死”和“父亲之死”,从对权威的嘲笑到对文化的取消,消除了知识的神秘性, 消解了权力话语的结构。在后现代诗歌中再没有什么英雄或权威偶像,如安妮.瓦尔德曼戏仿艾米莉.狄金森的《抱怨》一诗,诗中的女主人公是一名从良的妓女,这显然是影射狄金森这位足不出户、身着白衣的诗歌圣徒的,其“不敬”的程度是惊世骇俗的。还有埃琳.迈勒斯的《关于罗伯特.洛厄尔之死》,更是语锋尖刻地嘲弄了前辈诗坛泰斗。这种无“文化”诗歌的真实普遍性,是十分令人吃惊的。尽管现今的美国诗人,许多都在大学里作教授,或者任编辑这样不低的职位,可他们的感觉却是平民化的。在五十直到六十年代,“值得尊敬”的诗人意味着一个诗人被教授们所喜爱,但是美国诗歌场景也同时存在着另一些事实:众多的诗人并未感受到艾略特的“影响的焦虑”,过去二十年间超现实主义,政治诗,歌和表演的大爆炸,丰富的实验严重挑战着所有的现行设想。正如安塞尔姆·霍洛在一首叫做“音乐家”的诗中所写:“你错过了他们。他们没有错过你。”尽管诗歌的官方化是迅速的,但大多数诗人宁愿停在学院之外,如著名的垮掉派诗人柯尔索,就以“街头诗人”为自豪。也许正是学院派影响的根深蒂固,当代美国诗歌才以如此剧烈的姿态对权威进行挑战。

后现代诗人,往往将写作时自己的心理活动,激起他写作的环境等直接写入诗中,如纽约派诗人奥哈拉,如果在他写作时有人打扰,他会把这打扰放入诗中,如果有人过来说,

“弗兰克,我可以打开窗户吗? ”──那个短语便会进入诗中。另一位纽约派诗人约翰.阿什贝利,也曾把他在书店里听到的人们的对话放入诗中。再如威廉.哈萨威的《亲爱的华兹华斯》的结尾:“好了,这差不多二百字了,所以/我必须走了。”把写作者写作时的清醒意识直接纳入了诗中。也有把注解等附加材料结合进正文的,如弗兰克.泼赖特的《事物中心的空虚》。 反讽。也可称作透视。当缺少一个基本原则或范式时,反讽就会出现,它们表现了探求真理过程中不可避免的心灵反映。如威廉.哈萨威的《当我弥留之际》。弗兰克.奥哈拉的《文学自传》,其题目来自于柯勒律治。这首诗很像是对弗兰克自己的反讽。他用假装的文学态度来开玩笑,“是的,过去我很孤独很悲哀没有人喜欢我,现在我是一个出色的人了。”藏在一棵树后哭叫他是个孤儿,然后夸张地称他自己是所有美的中心让每一个人都对他惊奇。而且,在好笑的同时又充满情感的真实。

大量采用口语入诗,喜爱和赞美与正式的诗化事物相对立的清晰、平凡事物。如奥哈拉的《今天》:“哦!袋鼠,金币,巧克力苏打!/你们真美!珍珠,/口琴,胶糖,阿斯匹林!所有/他们经常谈论的素材……”短短的八行诗中充满了诸如胶糖、珍珠、阿斯匹林这样琐屑的事物和词语。这极大地拓展了诗歌对经验的吸收能力与范围,正如路易斯.辛普森的《美国的诗》所言:“不管它是什么,它必须有/一个胃能消化/橡胶、煤,铀,和众多的月亮和诗”。如以即兴谈话著称的大卫.安汀,其诗完全是在特定地点和场合对着录音机用口讲,录到磁带上,然后再复录到纸上,不加修饰。

拼贴(Collage)。把来自不同语境的语言片断拼贴在一起,形成一个个戏剧性场面或蒙太奇,以产生意外的艺术效果。如朱克.瓦克泰尔的《由七个句子组成的段落…》,便是由分别取自不同地方的七个句子构成,彼此没有什么有机的联系,每个单句都很简单明了,但总体却创造了一个五光十色的诗境。后现代诗人常常喜欢从文学作品、科学文献、流行艺术作品、电视小品、偶然听来的话等等之中剪取片断拼凑成诗,如阿力克斯.郭在《庇护着同样的需要》中将实际地址都写上了。

行动、参与。后现代文本,不论语言的还是非语言的都欢迎参与行动。它需要被书写、修正、回答、演出。许多后现代艺术称自己为行为艺术,因为它们已经僭越了自己的种属。在当代美国,诗歌朗诵和表演盛行,即可说明这一特征。本选集中的许多诗篇,都是由诗人自己配上乐器在酒吧间或聚会上吟唱过的。艾伦.金斯堡的诗集《思想呼吸》中的许多诗都配有简单的乐谱。许多后现代诗人同时也是演奏家、摇滚歌手,如杰克·司可雷、特伦斯·汶克。

当代美国诗歌,虽未能马上出现像它的现代派时期的庞德、艾略特那样影响深远

的大师级人物,然而,这三十年间也是美国诗歌最令人激动的年份。我们看到行动主义诗歌已经成为各种集团的哲学。诗的实验繁盛。诗人开始与声音,也与音乐和其它艺术合作。无数的译自多种语言的作品出现。诗歌被介绍给学校所有年级的孩子。70年代也带来了诗歌朗读的突起。直到50年代晚期,诗歌朗读一直是极其尴尬的事情。诗歌朗读的爆炸,和现在的诗歌“表演”已创造了一个新类型:诗歌是为大声读出而作的。在旧金山,纽约,和其它城市的任何特定夜晚,都有四或五个朗读活动在不同地点同时举行,每一个都有自己的听众圈。因政治或环境原因的轰动性诗歌朗读吸引了成千上万的人。朗读为诗人提供了交流。就当代美国诗歌而言,必须与之斗争的依然是“学院派”的陈旧与规范。威廉.卡洛斯.威廉姆斯从未梦想过他能取代艾略特的地位。他的“不要思想只要事物”和一首关于红色手推车的诗,已经成为了一种宣言。价值和意义来之于选择。所以,任何选集都不可能完全反映当代诗歌的巨大实验力量。真正的行动已经各种各样的杂志上出现。

对美国后现代主义诗歌的介绍,由于译者水平和篇幅所限,只能粗略地进行到此。也许,正如几年前我动笔译这些诗歌时想的一样,只是要为自己的创作提供一份参考,这本选集,如能为现时写作的汉语诗人同行们提供一份参考文本,继而对转型期的中国当代诗歌起到一点微末的促进作用,那么笔者就非常满足了。不断地吸收外来文化的营养,是使我们的本土诗歌保持鲜活生命力的一个不可或缺的因素,我们读美国当代诗歌,也是要吸纳到自己的体系当中,“保持蛙皮干燥”,或者说是“保持骨骼轻盈”。

赞美诗网 警察与赞美诗

1、不再一样赞美诗(2017-02-19)

2、不足介意赞美诗(2017-02-22)

3、6.0牧师赞美诗(2017-02-22)

4、关于枫林酒的赞美诗(2017-04-06)

5、六一赞美诗(2017-04-07)

6、佛祖成道日赞美诗(2017-04-07)

7、凡事都能作赞美诗(2017-04-07)

8、关于代求的赞美诗(2017-04-07)

9、全家福赞美诗(2017-04-07)

10、佛偈赞美诗(2017-04-08)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7-04-10 09:24:23
上一篇:你看今是何时赞美诗歌
下一篇:何等恩友赞美诗
网友评论《关于美国的赞美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