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大全 | 作文大全 | 好文分享 | QQ头像 | 资源网 | 说说

东方时事评论唯有中华

东方时事评论唯有中华(共9篇)东方时事评论东方评论员文章●在日本“提议”、“中方表示将认真积极研究”的背后,我们看到了这样两层意思 因此,在中日双方将中日关系“全面定性”为“合作伙伴、不是威胁”之后,在“日本提议今年秋天在日本举行中日韩领导人会议”的背后,特别是,在“中方表示将认真积极研究”的背后,结合到涉及军事、金融合作,下面是新魁文章网(www.zhangxingkui.cn)小编为大家收集的东方时事评论唯有中华,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东方时事评论唯有中华

东方时事评论唯有中华《一》

东方时事评论

东方评论员文章

●在日本“提议”、“中方表示将认真积极研究”的背后,我们看到了这样两层意思 因此,在中日双方将中日关系“全面定性”为“合作伙伴、不是威胁”之后,在“日本

提议今年秋天在日本举行中日韩领导人会议”的背后,特别是,在“中方表示将认真积极研究”的背后,结合到涉及军事、金融合作的第五、第十条,既“十、为防止海上发生不测事态,建立中日防务部门海上联络机制首轮专家组磋商于4月下旬在北京举行,双方对此表示欢迎,将继续为早日建立该机制作出努力”,及“六十一、为实现亚洲经济持续稳定增长,双方认为开展清迈倡议多边化、亚洲债券市场倡议等区域财金合作十分重要,将共同推动这一合作取得更大进展”,我们看到了这样的两层意思:

首先,是中方一定“坚持”、日方最终“同意”在“政经合一”的基础上去建立“中日韩”

领导人“综合论坛”,而不是搞一个“韩国CEO”期盼的那种“在商言商”的“经济论坛”。

●在北京面前哀怨“伤了民族自尊”的李明博政府早就在“待价而沽”了

其次,在此之前,从韩国处理中国留韩学生的态度可以看出,上任之后、已经到美国、

日本转了一圈,并根据“欧美”的“反华”“政治口径”、在北京奥运圣火传递过程既“配合”了“欧美”一把、又借机在北京面前哀怨“中国留韩学生伤了韩民族自尊”的李明博政府,自我感觉已经在北京面前拉足了身价,早就在“待价而沽”了,下一站就准备前往北京、与中国领导人讨价还价。

然而,在东方评论员看来,随着中日“全面定性”了“中日关系”,那位韩国CEO恐怕已

经尴尬地发现:在启程赴北京讨价还价之前,他已经提前拿到了“中日”邮寄给他的选择题、一道“参加与否的选择题”,且选择项只有两个,要么就同意参加;要么、已经在“你请我、我请你”的“中日”双方,就去忙别的了。

显然,在“中日加强交流与合作”的70条中,除了第三条提到了韩国之外,都是中日之

间的事儿,都不关韩国的事儿;此外,排在它前面的第一、二条,要么是“世界政治大国”、要么是“世界经济大国”才有资格掺合的事儿,这也不关韩国的事儿。 ●“韩国CEO”是个“商业奇才”,400亿美元“买断”中朝关系是个“奇思妙想”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由于“韩国CEO”是个“商业奇才”,其400亿美元“买断”中朝关

系的“商业计划”更堪称国际政治史上的“奇思妙想”,因此,使出那种“先”“不惜置自己核心利益(朝鲜半岛和平稳定、朝鲜半岛经济整合)于不顾”也要去粘牢“美韩军事同盟”、之后再对“美日军事同盟”的“地位”取而代之的招术、也很有“创意”。

●站在韩国的角度看问题,从“实用主义”出发,“韩国CEO”的算盘有其合理性

显然,“韩国CEO”似乎看到了这样一种事实:从小泉政府“后期”开始“外交调整尝试,

经过安倍政府的”破冰之旅”、再到对华“相对温和”的福田上台,“美日军事同盟”裂痕就在不断扩大,因此,根据我们的观察,站在韩国的角度看问题,从“实用主义”出发,“韩国CEO”的算盘有其合理性:

首先,既然“朝核问题”的实质是“中美问题”,也是日本的最终地位问题,或者是东北

亚安全框架的再建问题,那么,在事关“中欧俄美”全球角色安排的“伊核问题”没有解决之前,要想彻底解决朝核问题又谈何容易?

●用“两条腿”去构建韩国东亚、甚至世界大国地位、在“理论”上是可行的

其次,既然彻底解决朝核问题没有可能,也就是说,在“中美”没有可能“在近期内协

商解决”日本最终地位问题、“中美”角力的朝核六方会谈不可能在近期内构建一个

东北亚安全新框架的情况下,“韩国CEO”似乎认为:只要能稳住朝鲜(声称要用400亿美元帮助朝鲜现代化),那么,在六方会谈框架之外,以“美韩日”军事同盟为一条腿,以“韩日中”“经济论坛”为另一条腿,去构建韩国东亚、甚至世界大国地位、去维护韩国经济利益的计划、在“理论”上是可行的。

不仅如此,东方评论员想指出的是,有人也的确走过这条路。

●用“两条腿”去构建东亚、甚至世界大国地位、在“实践”的层次上有的只是失败的

先例

事实上,只要将“美韩日”军事同盟、“韩日中”“经济论坛”的顺序分别“归位”成“美

日韩”军事同盟与“日韩中”“经济论坛”,我们也就不难从中看出,这根本就是日本曾经走过的那条路:“美日韩”军事同盟大家并不陌生,“雁行模式”大家也没有忘记,有意思的是,在日本早期设想的“雁行模式”中、“中国经济”就排在最后一层,韩国经济居中、日本经济自然是“领头”。可结果呢?事实证明,不论是在“广场协议”的第一次打击中、还是在“97亚洲金融风暴”的第二次打击中,不论是将“美日”军事同盟“很当回事儿的”日本,还是将“美韩”军事同盟“很当回事儿的”韩国,在美国人眼里最终都是“一钱不值”、都不当回事儿!把持着“美日韩”军事同盟的美国、在关键时刻,眼里最终只有“美国资本”的经济利益、丝毫不顾及什么政治、军事同盟。

因此,用“两条腿”去构建东亚、甚至世界大国地位、在“实践”的层次上有的只是失

败的先例。

●日本似乎嗅到了“广场协议”的腥风,“韩国CEO”也对“97金融风暴”表现出“心有

余悸”

显然,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在美国财长拼命宣传“次贷危机”已近尾声的今天,“今天的

日本”似乎仍然嗅到了“广场协议”的腥风,“韩国CEO”也对“97亚洲金融风暴”表现出了某种“心有余悸”,不然,“韩国CEO”也就不会一边飞华盛顿,一边又积极地派人参加“中日韩”共同组织的“金融派对”,坚决支持区域内成立一个规模高达800亿美元的“稳定基金”,用于区域内货币互换,用于防范“97金融风暴”的卷土重来。

●面对复杂的世界、“韩国CEO”早就面露怯色了

不难看出,政治上雄心勃勃(这位CEO还在首尔市长任上、就曾经跑到印度,游说印度

一起遏制中国,并以此彰显其政治抱负)、经济上却又经历过“97金融风暴”的“韩国CEO”、面对复杂的世界、早就面露怯色了、其内心的矛盾是一目了然。

●北京对“韩国CEO”进行“冷处理”是理所当然的

在这种情况下,东方评论员认为,北京对“韩国CEO”进行“冷处理”也就是理所当然的

了,其原理就是:根本就不去理他,从而不给他提供哪怕是一个借以腾挪的“支点”。 ●如果韩国想搞点儿战略腾挪、你就得在自己身上“挖肉”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韩国想搞点儿战略腾挪、又缺少“支点”的话,那么,对不起,你

就在自己身上“挖肉”好了:比如拿“朝鲜半岛的经济整合进程”去消遣好了。值得强调的是,韩国的这种“消遣”方式,不仅一点儿都不影响中国对朝核问题的主导权,反而强化了中国的主导权,这一点,从华盛顿最近为了警告日本不得与中国太近,不得不一再对朝鲜进行“实质让步”、以拉拢朝鲜的事实中,就可以看出来。 然而,从第十一条、既“六十二、日方表示,将按照日朝平壤宣言,解决包括核问题和

人道问题在内的有关悬而未决问题,清算不幸的历史,实现日朝邦交正常化。双方确认日朝关系取得进展的重要性,中方表示,愿提供必要协助”中,明眼人是一看就知,日本人从美国那里“拿不到的东西”、也不为美国所充许的东西-----“支持日朝实现关系正常化”,特别是“充许日本经济更多地参与东北亚经济一体化”,在日本做出“清算不幸的历史”承诺的前提下,却“有可能”从北京这里拿到、甚至得

到鼓励。

●一旦.....那么,在东北亚,不论是安全问题、还是经济问题,韩国的角色有可能迅速边

缘化

根据我们的观察,如果日本政府“真心”全面落实“是合作伙伴、不是威胁”的“中日

关系”,那么,日朝实现关系正常化将得到北京的支持,日本经济将参与东北亚经济一体化,一旦这种情况到了一定程度,那么,在朝鲜半岛、以至整个东北亚,更不用说是整个东亚了,不论是安全问题、还是经济问题,韩国的角色将迅速边缘化。 因此,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对韩国目前这种“近乎自残”的做法,北京除了对其不吸取

日本教训的做法“皱皱眉头”之外,能够做的,就是抓住这个机会,趁“朝鲜经济”没有更多选择的时机,从中国这头,“加快”整合东北亚经济的进程、从而在“日朝关系正常化”之前、或者在韩国对外政策“重新修正”之前,以抢占一个更加有利的位置。

●“民族主义”也很强烈的“朝鲜经济”、在“失望”之余,也顾不了太多的“民族利益”

显然,在朝鲜政府发出朝鲜半岛有可能陷入战争的警告中,谁疼谁明白!作为两个核大

国,战略纵深又极深,中国与朝鲜之间的经济联系、甚至俄罗斯与朝鲜的经济联系,在战争警告中、在朝鲜半岛的不稳定之中,反而会更加紧密!

期间,东方评论员注意到,朝鲜媒体曾经大量报道中国“民间经济实体”赴朝鲜考察的

消息,在一般的情况下,朝鲜媒体对“中国民间经济实体”投资朝鲜的“充分关注”并不多见。显然,“民族主义”也很强烈的“朝鲜经济”、在“失望”之余,也顾不了太多的“民族利益”了。

●“科索沃后续发展”最终有可能导致“中欧俄美”在伊核问题上的某种战略妥协 在我们看来,在这位“韩国CEO”满世界乱飞、其实“并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也

“没有把握要到什么”的情况下,那位曾经依托美日军事联盟、大搞“雁行模式”、现已“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日本,在国际风云有可能激变的档口,在“科索沃后续发展”除了有可能激化成“大国间的”某种形式军事冲突(包括欧美间的),还有可能导致“中欧俄美”在伊核问题上的某种战略妥协(实际上就是“南北撕裂”模式中的一种妥协),而这种“战略妥协”很可能会在“三边撕裂(欧美日之间)”、或者“南北撕裂(西方国家与中俄印、巴西之间)”的“大范围内”找到一个“妥协目标”的危险下,没有强大的政治力量、军事力量保护、且其金融系统已被欧美资本深深渗入的“日本经济”还敢再试一次吗?

●中日关系“只讲经济”是绝对不够的,必须要“讲政治”、必须建立起起码的政治、军

事互信

特别是,对于处境还不如“日本经济”的“韩国经济”而言,还敢再走日本的老路吗?

能走得通吗?如果想试,谁也拉不住!值得强调的是,从中日“全面定性”中日关系、到日本公开“提议”召开“中日韩”领导人会议,再到“中国愿意认真考虑”的情况来看,如果韩国政府“果真坚持”相信“政经可以分离”,偏要在“中美日之间”走出一条“实用主义的路”的话,那么,“中日”谁也无意去拉!特别是中国。 对“中日”而言,作为世界排名靠前的两大经济体,作为曾经经历“广场协议”日本、

作为为亚洲经济最终度过“97金融风暴”做出巨大贡献的中国,在“欧美经济”彼此间都不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对方会对自己做出什么的情况下,最重要的是一起努力、扎好东亚经济的篱笆。

必须强调的是,要做好这件事,让中日关系“只讲经济”是绝对不够的,必须要“讲政

治”、必须建立起起码的政治、军事互信,否则,一个在政治上处于敌对状态、在军事上也相互敌视的“中日关系”、即便是“经济关系”如何紧密,也必被“欧美经济”轻易地找到突破口、并加以利用。

●曾经屈服于“广场协议”的日本经济、其损失恐怕要比“不排除大幅度贬值人民币”

的中国要大得多

一旦如此,从日本“金融战败”的历史经验来看,从中国仍然严守汇率形成机制、并初

步控制住房地产价格的手段来看;从“中国经济”已经通过民间专家(中国银行报告)“放风”“人民币应该一次性贬值”的“最新态度”来看;特别是,从中国除了拥有世界第一的外汇储备、还拥有相应的政治、军事实力,且在“科索沃后续发展”问题上有战略选择权、并“同时参与两核问题”的综合实力来看,如果发生全球性的金融风暴,仅就东亚这一块,曾经屈服于“广场协议”的日本经济、其损失恐怕要比“正考虑大幅度贬值人民币”的中国要大得多,更别说韩国经济了。

●“既能让人民币大幅升值,也能让人民币大幅度贬值”的重要性

值得强调的是,在之前的点评中,我们再次强调过,中国的汇率形成机制,要做到“既

能让人民币大幅升值,也能让人民币大幅度贬值”,显然,我们相信,中国银行那份建议“让人民币一次性大幅贬值”的报告,其理由大概与我们相似,那就是:中国政府必须、也有能力掌握人民币汇率的决定权,并有可能运用这份权力(在目前情况下,人民币大幅贬值,其效果就相当于欧元兑美元大幅升值,并令国内热钱的收益率大幅下降),提前激化“欧美”“附着在”科索沃问题上的“经济对抗”,从而以此作为武器,威慑欧美经济,与日本、韩国等东亚国家一起维护东亚货币汇率的稳定、保障东亚经济的稳定。

至于“完全让市场决定汇率”,让资金自由流动,那只是美联储货币政策的一块“遮羞布”

而已,在国际金融市场处于动荡的时候,根本没必要当回事儿。这点上,掌握全球绝大部分外汇储备的“东亚经济”,现在就必须联合起来让“居心叵测的欧美资本”明白。

●胡锦涛主席以日本必须“全面定性”中日关系为“前提”、才展开“暖春之旅”的底气

所在

其实,在东方评论员看来,韩国、日本也明白,一旦“欧美资本”的目的得逞,那么,“日

韩经济”曾经经历的厄梦、将再次来过!

显然,上述这些就是胡*锦*涛主席以日本必须“全面定性”中日关系为“前提”、才展开

“暖春之旅”的底气所在;也是日本、包括韩国、在缅甸风灾中“并不多嘴”的原因所在;还是日本“提议”、中国“愿意认真考虑”召开“中日韩”三国领导人会议的“根据”之所在。

●“东亚经济”、甚至包括印度在内的亚洲经济将来躲避“三边撕裂”之祸、“南北撕裂”

之祸的根本所在

令人欣慰的是,东方评论员注意到两个消息:

第一,在胡锦涛主席展开“暖春之旅”前,韩国知识经济部长官李允镐于4月30日表示,

“韩国将积极促进同中国和日本之间的自由贸易协定(FTA)”,李明博政府并准备在与韩国内业界和学界等相关领域举行研讨会及听证会之后,最终确定“是否启动中韩FTA谈判”。

第二,同样是在胡锦涛主席展开“暖春之旅”前,也是前面提到的“800亿美元”的事情,

既“中日韩3国和东盟10国的财政部长5月4日一致同意,为落实“清迈倡议”多边机制将至少出资800亿美元筹建共同外汇储备基金,其中,中日韩3国分担80%,余下20%由东盟国家负担”

显然,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就应该这样,就应该依靠“中日韩”的综合实力、强化“中

日韩”与东盟十国在政治、经济、安全层面的全面协调,这才是“东亚经济”、甚至包括印度在内的亚洲经济将来躲避“三边撕裂”之祸、“南北撕裂”之祸的根本所在。 ●“欧美”何以借风灾向缅甸施加压力,死活也要将自己的人送进去?

{东方时事评论唯有中华}.

谁都清楚,“欧美”(代表是法国/美国)之所以借风灾向缅甸施加压力,死活也要将自己

的人送进去,就是想在缅甸“扎根”,继而“借天灾造人祸”,在缅甸境内发动一场颜色革命,或颠覆缅甸政府、或让缅甸陷入内战,从而在中国的南部、东亚的腹地,印度的东部、南亚与东亚的战略要道上撕开一个战略缺口,再配合所谓的“粮食危机”(亚洲占世界人口的一半,美国却是世界主要粮食出口国、与粮价操纵国),“能源危机”(能源价格操纵在美国资本手中),让东亚经济、甚至包括南亚在内的整个亚洲经济陷入某种混乱,从而为“欧美经济”避免“互殴”、或者这种互殴“可能”造成的全球金融风暴、“提前”找到一个“买单人”。

●我们已经可以“提炼出”胡*锦*涛主席访日的重大成果了

首席评论员就明确指出,通过上述的讨论,我们已经可以“提炼出”胡锦涛主席访日的

重大成果了,那就是:

首先,就形式而言,是先用《联合声明》将中日关系“全面地定性”为“互为合作伙伴、

互不构成威胁”,在此基础上,再用包含“70条具体行为”的“中日加强交流与合作联合新闻公报”,从“技术”上,将定性为“互为合作伙伴,互不构成威胁”的中日关系、进行“逐一量化”。{东方时事评论唯有中华}.

其次,就目的而言,这份涵盖政治、经济、军事合作各个层面的“70条”,其最终意图是

逐渐建立起中日政治、经济、军事的战略互信。一旦这些条款一一落实,并继续深化,那么,“美日军事同盟”的土壤也就被彻底抽空了,美国西太平洋安全框架的土壤也就被彻底抽空了。

只有看到了这一层,我们才能由衷地说一句,胡*锦*涛主席访日取得了圆满成功,并顺

带着给韩国政府送去了一份警告:在“美日军事同盟”也不过“如此下场”的情况下,威力较“美日军事同盟”小得多的“美韩军事同盟”、其价值又在哪里?收益又在何处?

●胡*锦*涛:中日关系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具有战略性和全球性意义

但值得强调的是,这种成功只是第一步,因为从过往的经验来看,“切实落实”远比“达

成协议”要困难得多。尽管如此,在如何认识中日关系的问题上,我们想借胡*锦*涛主席访日期间的一段讲话来加以描述,那就是:“中日关系已具备了向更高阶段发展的坚实基础,正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在经济全球化和区域一体化深入发展的大背景下,中日关系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具有战略性和全球性意义”。

【时事点评】首先,这份新闻公报的“发表时间”就“可圈可点”,我们知道,这是中日

双方通过《联合声明》“定性”了中日关系是“合作伙伴、不是威胁”的“全面关系”之后,才得以“签署”的。

●中国愿意与日本“加强交流与合作”的前提、基础,就是一个全面的“中日关系” 显然,仅就“时间顺序”而言,我们也就不难看出,中国愿意与日本“加强交流与合作”

的前提、基础,就是一个全面的“中日关系”。

至于这个“全面”到底包括有哪些我们感兴趣的内容,从上面的“70条”中,大致罗列

如下:

第一:一、日方邀请胡锦涛主席出席今年7月在北海道洞爷湖举行的八国集团同有关国

家领导人对话会议,中方表示将认真积极研究。

第二:二、中方邀请福田康夫首相出席今年10月在北京举行的第七届亚欧首脑会议,日

方表示将认真积极研究。

第三:三、日方提议今年秋天在日本举行中日韩领导人会议,中方表示将认真积极研究。 第四:五、在今年4月东京召开的中日外交部发言人磋商中,双方一致认为,为进一步

增进两国人民相互了解,双方应在报道和宣传方面进行合作,加强两国宣传报道部门的直接联络机制,共同努力向两国媒体提供客观、准确的信息。双方对此表示欢迎,将在双方方便的时候在北京举行下次磋商。

第五,十、为防止海上发生不测事态,建立中日防务部门海上联络机制首轮专家组磋商

东方时事评论唯有中华《二》

东方时事评论20101115

东方时事评论20101115

盖特纳称中国若继续抗拒升值压力 必将面临高通胀

【首尔消息】据路透社报导,美国财长盖特纳周四表示,若中国继续抵制有关人民币升值的市场压力,将面临高通胀和资产价格上涨。

盖特纳在首尔接受CNBC电视采访时称,他认为中国在汇率问题上已取得进展,且北京方面认为继续升值进程至关重要。

“若你抗拒这些市场力量,这种压力将不会消退。这些力量只是反映了外界对中国将强劲增长的信心”,盖特纳表示。

“其最终将导致通胀上升或资产价格上涨,这对中国不利。”

【时事点评】请大家注意这一段文字,原文是分别是:

第一段,美国财长盖特纳周四表示,“若中国继续抵制有关人民币升值的市场压力,将面临高通胀和资产价格上涨”。

第二,“若你抗拒这些市场力量,这种压力将不会消退。这些力量只是反映了外界对中国将强劲增长的信心”,盖特纳表示。

●这是华盛顿对北京发出的、“赤裸裸”的“经济、特别是金融威胁”

对“第一段”,东方经济评论员想强调的是:这是华盛顿对北京发出的、“赤裸裸”的“经济、特别是金融威胁”。

●盖特纳从“经济、特别是金融角度”威胁中国的“理论根据”

对“第二段”,我们想说的是,这是盖特纳从“经济、特别是金融角度”对“上述威胁”给出的“理论根据”。

最后,就华盛顿针对北京公开发出这一“赤裸裸”的威胁而言,我们想指出的是,这恰恰是“中国在欧美之前率先加息”之后,在“经济、特别是金融层面”必然承担的一种“副作用”。

●针对“中国于欧美之前率先加息”,我们曾经给出了这样一组观点

众所周知,对“中国于欧美之前率先加息”,我们曾经给出了这样一组观点:{东方时事评论唯有中华}.

首先,我们对“中国于欧美之前率先加息”持保留态度,并认为一旦由此而“最终导致(请注意这一点)”中国在欧美之前“不可逆转地”进入加息周期、特别是被迫“率先将人民币利率调升至不能再调升的高度(比如:8.00%。后面,我们不妨以此假设为标准展开讨论)”,其结果就是:为控制通货膨胀而“已经将利率高高在上”的中国经济又将面临这样一种局面:一旦欧洲、特别是美国“在那之后”才启动加息进程,就会将“全球通货膨胀的市场预期”迅速引导至“全球通货紧缩的市场预期”,显然,那个时候中国资本与货币政策将会突然发现:原本旨在控制通货膨胀的“货币紧缩政策”不仅没有完全控制住通货膨胀、反又突然落入一种“必须立刻抗击通货紧缩”的窘境。

如此一来,在通货膨胀与通货紧缩的双面夹击下,届时“已不再有时间(通货膨胀与通货紧缩之间的突然转换)与空间(调升与调降利率的空间都将极其有限)进行灵活调整的”中国资本与货币政策,将陷入全面被动的境地。

●在全球经济由通胀预期突然转身进入通缩预期之后,中国中、小企业将面临更加艰难的困境

而在东方经济评论员看来,此前已经被“加息周期”极大拉高了经营成本、仍在苦苦挣扎的中国中、小企业,在还没有喘上一口气的情况下,就要立刻面对这样一种困难境地,即:原本已经被拉高的成本大幅压缩了的利润空间,又将因全球经济由通胀预期“突然转身”进入通缩预期、而不得不在“已经大幅压缩的基础上”继续压缩。

要知道,广大的中、小企业,承载了中国非农就业人口的绝大部分,因此,也承载了中国的社会稳定。

更加应该知道的是,就目前而言,所谓的通货膨胀、特别是恶性通货膨胀预期,恰恰全部发生在中国、印度、巴西等南方经济体(印度、巴西等经济体早就被迫加息了)。

●“南方经济体”受到的冲击较仍然维持着低利率、甚至零利率的“北方经济体”要大得多

因此,相对“北方经济体(欧美日)”而言,一旦全球经济由通胀预期“在西方资本、特别是美国资本、及其控制的媒体的精心策划下”突然转身进入通缩预期,许多“已经加息至高位”的“南方经济体”受到的冲击要较仍然维持着低利率、甚至零利率的“北方经济体”要大得多。

而在东方经济评论员看来,一旦如此,在前两波涵盖全球各个区域、各个层面的“核心利益的排列与组合”中,特别是在“格鲁吉亚回合”与“希腊危机回合”中、因中国战略上应对基本无误[特别是坚决拒绝了“美中G2”共管地球模式、并始终坚持“扶弱(欧元)锄强(美元)”的原则],也因“南方主要经济体”在经济、特别是金融层面的政策大体团结,而最终拿到的“三边撕裂(欧美日之间的矛盾)”在“南北撕裂(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的矛盾)”之前激化的大好局面,将因南方主要经济体“集体”陷入困境、而会受到极大的考验。

●我们曾经多次论述的一个结论

在之前的点评中,东方评论员曾经多次论述了一个结论,即:华盛顿近一、两年来施展的许多战术与战略手段,一个重要企图,就是想试图让“南北撕裂”在“三边撕裂”之前激化。

●值得警惕的一个局面

因此,值得警惕的是,届时,由于“中国与欧美之间的利差”已经达到“7.75至8.00%(以中美之间为例,美国是零利率)”,特别是在“全球立刻将进入通货紧缩的市场预期”下的,原本就利润微薄的中国绝大部分企业投资(特别是实业投资)都将变得“更加微薄”,而在这种市场预期下,“市场资金”将因为这“7.75至8.00%”的巨大利差而迅速流出东亚、特别是中国,流向欧洲、特别是美国,以等待“欧美”的“加息周期”。

如此一来,届时“必须抗击通货紧缩”的中国资本与货币政策、还得为争取这部分资金留在中国而感到为难:

其一,选择继续加息?已经不可能了,因为“通货紧缩”来了,“降息”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有加息的空间?

其二,选择“降息”?如果那个时候欧洲、特别是美国“准时启动”了加息进程,那么,“降息”将令中国境内的“热钱”跑得更快,国家势必加大资本管制,而出不去的资金,又将因“实体产业投资”在通货紧缩下很难盈利、甚至赔钱,而不得不又转向之前被“不断加息”暂时压住的房地产投机市场,因此,就那种单纯地认为“加息是目前控制房地产最好手段的观点(我们再次强调,就目前国际局势而言,中国控制房地产的最有效手段是严厉、且到位的行政与法律手段)”而言,如果在那个时候被迫“降息”、则无异于前功尽弃。

总之,将令届时的中国的资本与货币政策左右为难!

●“最”值得警惕的一个局面

然而,有必要强调的是,届时,中国经济面临的困难,可能不过是印度、巴西、俄罗斯等广大南方经济体的一个缩影。

因此,最值得警惕的是,经过前两段排列与组合,目前已经在“南北撕裂”之前激化的“三边撕裂”,在那个时候,也就有了“弱化”自己、并“强化”“南北撕裂”的“前提条件”。

而在“美国次贷危机”最终演化成“欧美金融危机”之后,中国抛出四万亿经济刺激计划,一个重要目的,就是为了“尽可能”消除“三边撕裂”自我缝合、并转而联手强化“南北撕裂”的“前提条件”。

事实就是,就中国四万亿经济刺激计划而言,如果仅从经济层面去观察问题,那么:

一方面,它在很大程度上稳定了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主要南方经济体”,尽管中国也为此付出了非常大的经济与社会代价,比如一度失控的房地产市场所夹带的、巨大的金融风险与社会风险;

另一方面,就是在“一方面”的基础上,促使“美日之间”、“欧美之间”在“三边撕裂”的框架内,在核心利益的“强烈撕扯”下,最终分别上演了“丰田事件”与“希腊危机”。

●再谈对中国央行于欧美之前“率先加息”的“保留态度”

正因如上考虑,在我们的讨论中,我们对中国央行于欧美之前“率先加息”持“保留态度”、并提出如下观点:

第一,我们认为,就目前国际政治、军事、经济特别是金融形势而言,不论是抑制通货膨胀、还是调控房地产,中国政府都有比“率先加息”更好、更安全的手段,也就是行政与法律手段。

值得强调的是,在“美元本位制”的“无限发钞功能”仍未被彻底抑制、“制造输入性通货膨胀”的主要武器--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特别是原油价格仍被华尔街操纵的背景下,中国如启用强大的行政系统、辅之以严格的法律条文,将是中国抵御“输入性通货膨胀”也好、更加有效地调控房地产市场也罢的、最可依赖的手段。

●就结果而言,中国央行“率先加息”的“经济意义”的确值得商榷

第二,我们认为,就目前的国际政治、安全、经济特别是金融形势而言(请注意我们的条件),中国央行“率先加息”,至少也得要求“欧洲、特别是美国也相应调升利率”作为“对等条件”,从而实现“实质性”的“共同加息”局面,以始终维持“中欧美”之间的“即有利差”,全力

防止中国资本与货币政策(甚至全球主要南方经济体的资本与货币政策最终悉数)落入“被通货膨胀与通货紧缩双面夹击”的境地。

在我们看来,由于中国央行“率先加息”,美联储“就”立刻执行了此前一直是“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的“二次宽松”,从而迫不及待地向全球发出了“全球性通货膨胀不可避免”的强大信号,并引导“试图避险”的市场资金,令国际大宗商品市场、资本市场涨势如潮,从而直接推动了中国国内生活与生产资料价格、资本市场一路上行。

因此,就结果而言,显然,中国的“率先加息”,其在经济层面、特别是金融层面之“抑制通货膨胀”的作用,是“值得商榷”的。

●美国控制下的“哼哈二将”已“先后出头”要求中国“继续加息”、人民币继续升值

另外,东方评论员注意到,在“美国二次宽松”催动世界通货膨胀预期进一步强化的基础上,就在这段日子里,在G20峰会的前后,美国控制下的“哼哈二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与世界银行已经“先后出头”了,它们分别以“组织总裁”的名义(卡恩与佐利克)、外加“组织之经济报告”的形式、更或是抛出一些“极具诱惑的新概念(这一点稍后再做展开)”,试图共同引诱、并呼吁中国“继续加息”、继续大幅升值人民币,至于名义嘛,不就是“以此来抑制通货膨胀”吗?

●如果不能实现实质性“共同加息”的结果,那么..........

最后,在“其次”的基础上,如果进一步展开,则我们认为,如果不能实现实质性“共同加息”的结果,那么,中国央行“率先加息”则既起不到压通涨的作用(因为中国的通货膨胀是“输入性”的,是欧美,日低利率、甚至零利率政策导致欧美日流动性泛滥、令国际大宗商品“虚涨”的结果,值得警惕的是,这些个“输入性”与“虚涨”很大程度上是带有大国政治动机的),也起不到控制“热钱”注入的作用,因为热钱(源于欧、美、日元零成本流动性的“一系列衍生物”、比如,有些中国公司、特别是房地产公司在境外举债)将因中国境内、外“利差”的进一步扩大,经“有待进一步强化管制”的“资本项”、特别是“很难监控”的“贸易项(这个问题我们曾经讨论过)”加速注入中国,再加上许多“热钱”原本就带有“强烈的政治企图”,根本就不会计较成本与得失,只要能起到“造舆论”的作用、能鼓动“市场资金”不顾一切地推高中国的生活与生产资料价格就行。

●“上述事实”为“赤裸裸的经济、特别是金融威胁”给出了最好的注解

讨论进行到这里,我们再回过头去看美国财长盖特纳周四的那两段讲话,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说它“是华盛顿对北京发出的、赤裸裸的经济、特别是金融威胁”了?同样不难找出,

东方时事评论唯有中华《三》

东方时事点评

东方时事点评:中国反击,美国吐出了带血的筹码

盖茨认为,尽管所有北约28国当初一致同意对利比亚实行军事打击,但迄今为止参与利比亚行动的北约国家只有9个,英、法、美承担主要责任。

德国防长德麦齐埃9日就这一问题回答德国媒体的提问时说,德国已经决定不参与对利军事行动,德国将负责的部分是利比亚重建工作,默克尔总理在访问美国时已就此和美国总统奥巴马做了商谈。

●不妨回顾一下德国总理访美国期间的几个细节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面对美国防长的“逼问”,既然德国防长将皮球一脚踢给了“德国总理与美国总统”,那么,我们就不妨回顾一下德国总理访美国期间的几个细节。

我们知道,德国总理默克尔是在当地时间6月7日对美国展开为期一天国事访问的。值得强调的是,

第一,在访美之前,默克尔访问了“极其敏感”的印度,值得强调的是,尽管德印双方就在反恐、核能、军售、联合国安理会改革等多个领域合作进行了会谈,但德国总理此行的主要目的就是三个:

其一,也是最主要的:默克尔表示,希望德国拥有股份的欧洲航空防务和航天公司的“台风”战机能够获得印度空军100多亿美元军机采购的订单。她说,“我们提供了很好的选择,希望加强与印度的关系,欧洲战机是所能得到的最好的产品。”

其二,也是值得警惕的,默克尔表示:在核能利用领域,同意在核能安全方面帮助印度,并承诺支持印度发展其他新能源;

其三,我们注意到,会谈后的联合记者会上,辛格表示,“我们讨论了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的发展。恐怖主义是一个严重的挑战,我们应该全面而不是有选择地应对。”

默克尔则透露德国将在今年底主办下一届阿富汗会议,“印度与德国在阿富汗问题上目标一致……阿富汗应该发展独立的安全机构。”

第二,德国政府此次访美代表团阵容庞大,包括5位政府部长,是自前总理科尔执政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据说,这次访问的目的是修复德美两国渐趋冷淡的外交关系。 第三,据报道,默克尔在华盛顿受到了高规格的接待:她不但获得美国授予平民身份者的最高荣誉“总统自由勋章”,还享受到了美国总统奥马巴为她举办一场欢迎外国领导人“最讲究”的国宴。

在这个问题上,美联社的说法就极能说明问题,该报说:无论如何,默克尔这次受到盛况空前的高待遇,而美国通常只给予亲密盟友这种待遇。并认为,默克尔是第一位受到奥巴马政府如此高规格接待的欧洲领导人。

●德国总理访印的主要目的是“生意”,这一点与法国总统萨科齐访印基本相同 通过第一,我们可以得到的信息是,德国总理访印的主要目的是“生意”,这一点,与法国总统萨科齐访印基本相同。

有意思的是,自不久前印度空军将美国和俄罗斯的军火商一起踢出“采购名单”之后,德国拥有股份的“台风”战机和法国达索公司的“阵风”战机对印度空军订单的竞争也就白热化了。

●印度何以将这笔巨额订单抛向欧洲?

然而,就如我们之前所强调的那样,印度之所以将这笔巨额订单抛向欧洲、而不是之前“志在必得”的美国与印度的传统军火供应商俄罗斯(美国与俄罗斯公司 的推销工作都是由

各自总统亲自带队上门公关),显然与“埃及之乱”的“后续发展”最终“脱稿运行”相关,与美国决策者于“极端焦虑”中决心对“美国全球战 略”、特别是“南亚战略”进行“重大调整”、但又非“实质调整”相关。

我们知道,在“埃及之乱”的“后续发展”长时间停留在“利比亚”这个观察点,僵持于“叙利亚”这个“止损点”的背景下,印度国防部突然于4月28日证 实:美国军火商已在印度总值110亿美元的战机订单中落选,而就在美国失去合同当天,美国驻印度大使罗默高调地宣布“辞职”。

东方评论员注意到,这位美国大使辞职时在对印度的决定“深感遗憾”的之余,面对媒体,却始终不肯将“辞职”与“丢掉军售合同”直接挂钩。反倒是印度政府在“拼命”强调:罗默大使是“故意在此时辞职,并将打击美印未来的军售合作”。

●这里面的内在逻辑却是非常清楚的

事实上,受打击的岂止是“印美军事合作”,随着俄罗斯不久前连续取消与印度的军事演习计划,俄印军事合作、甚至俄印关系也受到了打击。

对此,我们想强调的是:这里面的内在逻辑却是非常清楚的:

第一层,既然印度决策者明知此举“将打击美印、俄印未来的军事合作(实际上是美印)”、甚至打击“印度与俄罗斯的传统关系”,却又偏偏如此,显然在目前阶段有“较简单依靠这笔订单维系美印、俄印的政治与军事合作更加紧迫”的“战略考虑”。

●“真正原因”与美国“在巴基斯坦境内击毙本.拉登”的“某些企图”直接相关

事实上,在我们看来,“美印”双方在“美国大使辞职原因”问题上闪烁其辞的“真正原因”,恰恰与两天之后、也就是5月1日,美国突然宣布“在巴基斯坦境内击毙本.拉登”的“某些企图”直接相关。

显然,美国借“拉登之死”所刻意展示的“两种特殊能力”、特别是“美国资本操纵国际市场、令国际原油、大宗商品、贵金属等瞬间玩‘倒V型反转’的特殊 能力”,外加“比尔.盖茨、巴菲特等访印时”暗示的“美国南亚战略”进行破局的“第三种方式(通过经济、特别是金融危机促成印度之乱)”,这才是印度决策 层最终决定将这笔巨额订单抛给欧盟(也就是欧元)的“战略考虑”。

因为,如“美国利益”没有“欧洲利益”的“实质配合”,而印度如能用“冷静”取得中国的帮助,那么,“美国资本”要想独自进行“第三种方式”南亚破局,恐怕其极其依赖巴基斯坦通道的“中亚政策”、就得当心被别人抄了自己的后路,并涉及其中东、以至全球战略。

●站在国家、民族的核心利益上,印度决策者起码应该看清楚了几点

第二层,而透过以“俄美、欧美、中美分别直接交手为主线”的“前三波排列与组合”、特别是“中美直接交手”的“第三波排列与组合”的整个过程,目睹交 手的最终结果是中国在欧俄的战略策应下,用“与美国一切重大问题都在中东谈”的策略,成功地将“大国间主要战略交易平台”从南亚方向推至中东方向、并直到 今天都在“联手迫使”美国在中东参与战略交换、从而“持续吐出带血的筹码(比如:美国总统奥巴马公开要求以色列在1968年巴以边境基础上进行和谈)”这 一不可争辩的事实,站在印度国家、民族的核心利益上,印度决策者起码应该看清楚了几点:

第一点,通过“利比亚”这个“观察点”、可以看出“欧美国家利益之间矛盾”的“不可调和性”仍然是“欧美关系”的主流,因此,“虽并非不可调和、但却 很难调和”的“欧美资本利益之间的矛盾”,在俄罗斯、特别是中国的“挑动”、甚至欧盟内部某些“志向远大的核心国家”之“策应”下,也就“很难调和”。

●“欧美利益”之间已经被搅得越来越远,“中欧”之间的利益反而被搅得越来越近

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只要看看俄罗斯总理普京在自己的网站上“悍然暴料”“IMF前总裁卡恩性侵案不仅冤枉、且与美国黄金储备真相直接相关”,此前“不 肯介入利比亚战争”的德

国人、揣着来历不明的“毒黄瓜”跑到中国要求帮助“鉴定”,而中国外交部近来更是与利比亚政府与反对派势力“同时展开对话”、从而 在“方方面面”面前强调了“我有两种选择”,等等,也就可以看出,“欧美利益”之间已经被“某些人”给搅得越来越远。

这还不是问题的全部,有意思的是,与此同时,“中欧”之间的利益反而被“另外一些人”给搅得越来越近了。这一点,我们稍后再做展开。

●“迫使”美国不得不在中东方向继续“参与交易”

也正因如此,在“利比亚”这个“观察点”仍在“观察”、“叙利亚”这个“止损点”仍未击穿的情况下,以“中欧俄”为主的“国际社会”已经开始在“中东和平”这个“主要战略交易平台”上“重开交易”,并“迫使”美国不得不继续“参与交易”。

●法国(欧盟)所提的“巴以和谈新方案”

非常清楚,在这个问题上,最具典型的事情,就是美国总统奥巴马公开要求以色列“在1967年巴以边境”的基础上展开“巴以和谈”、且欧盟(法国)则进一步威胁“巴以(实际上是威胁以色列与美国)”称:如果不尽快恢复巴以和谈....则一切严重后果自负!

至于法国(欧盟)所提的“巴以和谈新方案”,其实有两个部分:

第一部分,是法国外交部长朱佩6月2日为重启巴勒斯坦与以色列和平谈判提出的新方案,其主要内容是朱佩当天在约旦河西岸城市拉姆安拉会见巴勒斯坦候任 总理法耶兹时提出,巴勒斯坦应以“土地换和平”为原则,在1967年边界基础上建国,并要求巴以双方在一年内就耶路撒冷最终地位问题和难民回归问题达成一 致。

第二部分,是法国提议“6月底在法国举行重启和谈动员会议”。

●“美国利益”已经开始吐出“带血的筹码”!

至于“严重后果”是什么?在东方评论员看来,恐怕首先就是“欧盟将承认巴勒斯坦国”。 显然,在法国(欧盟)一致“公开要求”以色列做出重大让步的背后,是面对“脱稿运行”的“埃及之乱”之“后续发展”,“美国利益”已经开始吐出“带血的筹码”!

毫无疑问,一个人沦到“吐血”的地步,也就意味遭受了“内伤”。

真实的情况就是,目睹“美国霸权”已经无力一手遮天,不能再像以往那样“强力保护自己”,尽管表面强悍、但原本就无力自保的以色列,面对“国际社会”的强大压力,已经开始“松口”,称:“愿意考虑法国(欧盟)提出的新方案”。

●“松口”与“放风”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在以色列“开始松口”的背后,其实是以色列“开始放风”,而“松口”是一种“无奈与妥协”,至于“放风”则可理解为一种“试探性的 警告”:“松口”是相对“欧盟利益”而言的,而“放风”的对象则“美国利益”,准确地讲,是“美国国家利益”。因为,在“美国利益决策层”于“美国资本利 益层面”、冒着中东全面失控的危险,策动“埃及之乱”、却又目睹其后续发展始终在“脱稿运行”之后,“美国国家利益”眼下最需要的就是继续维护“美国主导 的中东安全框架”的“基本稳定”。哪怕是牺牲“以色列核心安全利益”也在所不惜。 ●“美国国家利益与资本利益之间的固有矛盾”开始激化

这一点,从以色列总理“强烈不满”美国总统奥巴马“施压”以色列“在1967年边境基础上进行巴以和谈”,从而在美国国会上进行演讲、并施放出这种“强烈不满”的细节中就可以看出。

而在以色列总理得以在美国国会“公开宣泄”“强烈不满”的背后,是“美国国家利益与资本利益之间的固有矛盾”终于在“埃及之乱”的“脱稿情况”日益严重、“南亚破局”仍然无期的情况下、开始激化。

这一点,在“美国内政”层面上,可以从美国政府的“有关部门”开始敲打以“高盛公司”为代表的“华尔街势力”就可以看出;

这一点,在“美国外交”层面上,可以从以色列总理在美国国会演讲过程中,首次遭遇“反

对以色列的声音”就可以看出。有必要强调的是,在此之前,这种 “出现在美国庙堂之上的反以言论”并非“首次”,但它见诸报端、“流入”民间,从而让美国大众于“第一时间内”就获知“美国也有政治人物反以”,这却是首 次。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值得强调的是,这一切,都是在“拉登之死”之后,准备地讲,是在美国企图将“大国间主要战略利益交易平台”重置回“南亚方向”的努力“仍未成功”、“美国利益”企盼的“明修栈道与暗渡陈仓式南亚破局”仍然渺茫的背景下发生的。

●我们曾经着重讨论和一组重要观点

而在之前的点评中,我们曾经着重讨论了这样一组重要观点,即:

从巴基斯坦总理访华、要求中国经营可联贯中国、巴基斯坦、伊朗的瓜得尔港,甚至帮助巴基斯坦建设军港(其实就是邀请中国在巴基斯坦建立军事基地),而 从中国一是决定向巴基斯坦尽快提供50架枭龙战机、二是对巴基斯坦的邀请不置可否,三是增强针对南亚的军事部署的情况来看,中国的“反击原则”是“准备与 美国人撕破脸皮”的。

另外,从中国政府对“伊朗与朝鲜进行导弹技术交换”的“传言”不直接回应,且“认真考虑应邀前去观察伊朗核设施”的情况来看,中国的“反击原则”也是 “准备与包括欧洲的欧美国家利益与欧美资本利益‘撕破脸皮’、从而用中东最暴力破局、彻底打破目前有利于西方的世界即有格局、提前洗牌”的。值得强调的 是,这种“反击姿态”对欧美国家利益、特别是欧美资本利益“都”是个强烈警告。

而具体在南亚这个方向,我们认为,离开北约(欧盟)的实质性支持,或者印度的战略冒险,在美国

东方时事评论007 最新东方时事评论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7-03-02 09:50:25
上一篇:2016高考时事评论精选
下一篇:2016九月时事评论800字
网友评论《东方时事评论唯有中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