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大全 | 作文大全 | 好文分享 | QQ头像 | 资源网 | 说说

东方时事评论员唯有中华

东方时事评论员唯有中华(共8篇)东方时事评论20110123东方时事评论20110123韩国决定接受朝提出的举行高级别军事会谈建议【首尔消息】据韩联社报道,韩国政府20日表示,决定接受朝鲜的朝韩高级别军事会谈提议。此外,韩国政府还决定向朝方提议举行“军事工作会谈”,为举行高级别军事会谈做准备,还提议举行“韩朝高级别会谈”,专门商讨,下面是新魁文章网zhangxingkui.cn小编为大家整理的东方时事评论员唯有中华,欢迎阅读!

东方时事评论员唯有中华

东方时事评论员唯有中华《一》

东方时事评论20110123

东方时事评论20110123

韩国决定接受朝提出的举行高级别军事会谈建议

【首尔消息】据韩联社报道,韩国政府20日表示,决定接受朝鲜的朝韩高级别军事会谈提议。此外,韩国政府还决定向朝方提议举行“军事工作会谈”,为举行高级别军事会谈做准备,还提议举行“韩朝高级别会谈”,专门商讨无核化问题。

韩国统一部表示,朝鲜当天上午以人民武力部长金英春的名义向韩国国防部长官金宽镇发电提议,举行朝韩高级别军事会谈。对于会谈议题,朝方提出了“就"天安"舰事件和延坪岛炮击事件交换意见,探讨缓解朝鲜半岛军事紧张的方案”。

韩国统一部指出,若朝方赞成将承诺就“天安”舰事件和延坪岛事件采取负责任的措施、不再发起挑衅列入议题,韩方将会接受朝方提议。 韩方还决定向朝方提议举行韩朝军事工作会谈等预备会谈。

由于朝方这次提议并未提及韩方一直要求的“无核化诚意”,因此决定提议另行举行韩朝当局的高级别会谈,商讨无核化问题。

韩国政府计划,在近期内向朝方正式发出包含上述内容的电文。

【时事点评】请大家注意这一段文字,原文是:韩国政府20日表示,决定接受朝鲜的朝韩高级别军事会谈提议。此外,韩国政府还决定向朝方提议举行“军事工作会谈”,为举行高级别军事会谈做准备,还提议举行“韩朝高级别会谈”,专门商讨无核化问题。

●在所谓“交换”与“探讨”的文字背后,“天安舰事件”的真相“暂时”就不重要了!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朝鲜(其实是中国)方面提出这种“韩朝高级别会谈”的意义“首先”在于“要求韩国(其实是美国)启动对话”、至于到底能谈出什么,能谈多久,倒并不重要!

如果从这个层面去阅读另一段文字,即:韩国统一部表示........对于会谈议题,朝方提出了“就"天安"舰事件和延坪岛炮击事件交换意见,探讨缓解朝鲜半岛军事紧张的方案”。

那么,我们也就不难理解,在所谓“交换”与“探讨”的文字背后,“天安舰事件”的真相“暂时”就不重要了!当然,如果局势需要,“真相”还是得要的!

●韩国之前所坚持的“对话前提条件”、突然变得不重要了

而韩国(其实是美国)方面“决定接受朝鲜的朝韩高级别军事会谈提议”,其意义“首先”在于“同意启动对话”、至于“前提条件”是什么,特别是这一“前提条件”在对话中能否落实,倒并不重要!

如果从这个层面去阅读另一段文字,即:韩国统一部指出,若朝方赞成将承诺就“天安”舰事件和延坪岛事件采取负责任的措施、不再发起挑衅列入议题,韩方将会接受朝方提议。

那么,我们也就不难理解,在.......若朝方赞成将承诺就“天安”舰事件和延坪岛事件采取负责任的措施、不再发起挑衅列入议题,韩方将会接受朝方提议.......的背后,是“朝鲜必须为天安号事件、延坪岛事件进行道歉”之类的“对话前提条件”、突然变得不重要了,甚至“朝鲜必须弃核”之类的漫天要价,更是不见了踪影。

当然,只要“韩国国家利益”没有清算李明博政府,那么,如果美国全球战略需要,这些“前提条件”还是可以再提的。

●“美国东北亚政策”向“方方面面”强调:它已经准备“重新做人”了

显然,通过上面的讨论,我们想强调的结论就是:随着“美国防部长盖茨访华失败”且“胡锦涛主席如期展开访美”,在韩国终于“决定接受朝提出的举行高级别军事会谈建议”的背后,是“美国东北亚政策”向“方方面面”强调:它已经准备“重新做人”了。

●第三波排列与组合的演绎过程最终突出了这样几个侧面

非常清楚,在我们的讨论中、被定性为“以中美直接交手为主线”的第三波排列与组合,其演绎过程,最终突出了这样几个侧面,即:

第一个侧面,是以美国总统奥巴马2009年11月访华失败、回国便宣布大规模增兵阿富汗为标志,冲着中国、更冲着“方方面面”摆出一副准备在南亚“强行破局(政治、特别是军事层面)”的架式。

第二个侧面,针对第一个侧面,中国的应对方式是:于2010年1月11日用“领先美国的”“中段反导”打掉美国“反导技术绝对优势的神话”,从而打掉“明修栈道式(政治、特别是军事层面)”南亚破局的“自信心”,还撑起各路“地方王”的信心,并一举打开“尊王攘夷”的战略运行空间。

第三个侧面,针对第二个侧面,美国的应对方式之一是:伙同韩国亲美势力制造“天安号事件”,辅之以伙同越南等所谓“南海国家”掀起的“南海问题国际化”,外加伙同日本挑起钓鱼岛争端,以打造“在联合国框架外、更加严厉制裁朝鲜(其实是制裁中国)”的架式为主线,在东亚、特别是东北亚方向对中国利益展开围攻。

第四个侧面,在第二个侧面,美国的应对方式之二是:利用一心想“通吃中美”的欧盟与俄罗斯、以打造“在联合国框架外、更加严厉制裁伊朗(其实是制裁中国)”的架式为主线,在中东、中亚、特别是南亚方向对中国利益展开围攻。

第五个侧面,不论是方式一、还是方式二,美国的意图在于:通过“天下围攻中国”的阵式、实现或“明修栈道式(政治、特别是军事层面)”、或“暗渡陈仓式(经济、特别是金融层面)”南亚破局的目的。

第六个侧面,是中国循着“尊王攘夷”的策略,策应“有心通吃中美”的欧盟与俄罗斯,在美国核心利益集聚的中东方向,不仅“还”了美国一个“以色列袭击土耳其国际救援船队”事件,还正式提出“以色列核问题”,从而以强行介入中东的方式,正式与美国拉开了“东亚问题在中东谈”的架式,对美国利益进行了猛烈反击,并利用“三边撕裂”内部不可调和的矛盾、以及“美元本位制”是“世界公敌”的事实,不仅成功地在首尔G20峰会上,形成“天下围攻美国”的架式,还做好了准备“中东破局”、甚至打破全球既有格局的战略准备。

第七个侧面,是以“朝鲜炮击韩国军事目标”为标志,经过美国航母版美韩黄海联合军演、再到美国国防部长访华失败,2011年1月11日歼20“首次公开试飞”,中美之间其实又将“第一至六”重新演练了一遍,从而再次测试了对方的战略决心与战略能力。

显然,测试的结果就是:“美国东北亚政策”终于准备“重新做人”了。 ●我们对“胡锦涛主席访美成果”的评估是:“阶段性成功”,或者“名义上成功”!

而拿到“美国东北亚政策”这一最新态度的中国,也在向“方方面面”强

调:这场始于“奥巴马访华失败(09年11月)”、以中美直接交手为主线、期间局势一度千均一发的、欧盟与俄罗斯、甚至印度都曾“通吃中美”的、所谓”第三波排列与组合”、将暂时告一段落。如果“美国东北亚政策”最终决定“重新做人”、从而彻底缓和朝鲜半岛局势、解禁经济、特别是金融制裁朝鲜、并兑现中美联合声明中的“技术转让协议”的话!

不难看出,我们对“胡锦涛主席访美成果”的评估就是三条:

第一条,就《中美联合声明》及国际局势、特别是伊核问题的情况而言,胡锦涛主席访美属于“阶段性成功”、或者“名义上成功”!

●视局势演化,既有可能转化为“一次极其成功的访问”、也有可能演化为“一次没有任何意义的访问”

第二条,在我们看来,随着局势的进一步演化,就最终效果而言,这种“阶段性成功”既有可能转化为“一次极其成功的访问”、也有可能演化为“一次没有任何意义的访问”。

●中美都愿意看到“胡锦涛主席访美成功”、从而为“换个玩法”找出足够空间

第三条,也是非常有意思的一条,我们认为,不论是从“国家利益层面”还是“资本利益层面”去观察问题,“胡锦涛主席访美成功(如果有人打心眼儿里相信这一点的话)”都是一种“被成功”。

但是,对“第三波排列与组合中直接交手”、且“均给对方造成巨大损失”的双方而言,不论中国、还是美国,在目前阶段,在“美国国防部长盖茨访华失败(中国再次拒绝G2,并用歼20公开藐视盖茨带来的包括经济、特别是金融、以及军事战争威胁)”之后,都愿意看到“胡锦涛主席访美成功”、从而为“换个玩法”找出足够的空间。

●针对胡锦涛主席访美,我们曾经给出这样一个观点

在之前的点评中,针对胡锦涛主席访美,我们曾经给出这样一个观点,即:

第一,对“方方面面”而言,在胡锦涛主席访美之前,强调自己的“一颗红心、两种准备”,恰恰就是这种背景下、志在争取“各自最好结果”的“最好手段”!

非常清楚,这些东西,原本就与美国“两路人马”分别访问北京与平壤所夹带的“阴谋”与“阳谋”相类似,“中欧俄”等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而已!

第二,“第一”也正是我们强调“盖茨访华失败”并不意味着“其‘阴谋’不成、就顺势‘阳谋’”之策略的终结,但或有“技术”上的“调整”的原因。

第三,我们其实已经可以明显地感觉到:在招式已经用老的情况下,在“盖茨访华失败(中国再次拒绝G2、并以歼20于1月11日公开试飞的方式蔑视美国的战争威胁,崔天凯讲话公开蔑视美国有发动围攻中国的战略能力)”之后,美国可能围绕胡锦涛主席访美、在对上述策略在“技术上”做出调整,至于如何调整?在前面的讨论中,我们其实已经提到了,那就是“变通的G2”。

第四,我们注意到,从美国国内学者的动态来看,的确有这种“调整”苗头,这是个非常有趣的变化。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结合“中段反导”及“歼20”对“美国军事绝对优势”之神话的连续打击,这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不论是美国的东北亚政策、还是美国的中东利益、更或者是美国的南亚战略,特别是美国的经济,都到了“支撑不住”的程度了。

第五,也是最重要的,即:对胡锦涛主席的这次访问,我们并不指望“中美之间”在战略安排上有什么“实质性突破”、只指望“访问结果”能为下一阶段的“排列与组合”提供一个大致的方向。

因此,针对美国的“技术调整”,有必要指出的是:

第一,我们非常想知道,美国在“中美关系”上的“技术调整”,是在“美国国家利益”层面、还是在“美国资本利益”层面做出的技术调整。

第二,“第一”点非常重要!它将决定下一阶段“排列与组合”的“性质(请大家注意这一说法,是国家间、还是资本间的排列与组合)”与“方向(是三边

东方时事评论员唯有中华《二》

东方时事评论20110110

东方时事评论20110110

标签: 分类: 时事与军事

东方时事评论

朝鲜建议无条件地尽快举行朝韩当局会谈

【平壤消息】据媒体报道,朝鲜政府、政党和社会团体5日在平壤发表联合声明,提议无条件地尽快举行朝韩当局会谈,开诚布公地讨论消除误解和不信任、实现和平和繁荣的途径。

朝鲜中央通讯社当天全文播发的这一声明说,对抗的方法决不能解决朝韩关系问题,而只会带来武力冲突和战争,只有对话和协商的方法才是打开当前困局的出路。为此,朝鲜希望同包括韩国当局在内的政党、社会团体积极进行对话和协商,无论这些政党是执政党还是在野党,也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进步还是保守;尤其是希望无条件地尽快举行掌握实权和负有责任的当局之间的会谈。 声明说,只要是愿意与朝鲜携手共进的人,不管其过去如何,朝鲜都愿意随时随地与其会见,同他们讨论包括缓和紧张局势、维护和平、实现和解团结和进行合作等所有问题。

朝鲜在这一声明中还提议,朝韩双方应停止相互之间的诽谤中伤,不做刺激对方的事情,以便创造改善朝韩关系的气氛。

声明说,朝鲜民族血脉相连,没有理由相互不信任和对抗,更不能成为“敌人”,思想和制度的差异也不能成为不和及敌对的原因。

声明表示,朝鲜旨在改善朝韩关系、谋求民族和解和团结、通过对话和协商维护朝鲜半岛和平、开创实现统一的转折性局面的立场是始终一贯的。希望韩国当局和政党、社会团体积极响应朝鲜的建议,同时也希望世界各国政府、政党、社会团体、国际机构、进步人民积极支持和声援这一建议。

【时事点评】在全球共庆新年元旦的那段日子里,围绕这个“世界各国共同欢度的节日”,我们注意到,“有的国家”在新年节日来临前却显得异常紧张。 ●为了更好地讨论问题,我们引入“重点关注国家”的概念

在此,为了更好地讨论问题,在之前的点评中、我们也引入了一个新概念,即:将这些“我们非常关注的”、因“中欧俄美”之间“排列与组合”的不确定性、而对“新年元旦”也“感到异常紧张的国家”称之为“重点关注国家”。 我们知道,早在新年元旦之前一个星期,印度政府就已下令全国有关地区加强敏感地方的兵力部署,采取一切可能的措施挫败任何恐怖袭击的企图,从而已经进入“全国安全戒备状态”,据说,这样做是“为了防止恐怖袭击事件的发生”。

另外,我们也注意到,也在新年元旦之前、准确地讲、是在12月28日,日本财务大臣野田佳彦声称:由于日元近期的涨势是一种“单边行情”,一旦汇率出现过分波动,日本将采取果断行动进行干预!

●印度与日本,就是两个所谓的“重点关注国家”

显然,印度与日本,就是两个“重点关注国家”、是两个“因”焦急等待“大国间排列与组合”之“阶段性结果”而“明显表现出不安”的“重点关注国家”。

当然,这样的例子还可以举出几个,比如中东的以色列、东亚的韩国,甚至因吃了“泛亚高铁”闷亏、从而“最近表现得稍稍懂事的”越南!

有必要指出的是,就表面而言,印度于元旦之前就决定进入“全国安全戒备状态”、戒备的是“安全层面的袭击”,而日本在元旦来临之际声称“将采取果断行动进行干预汇率”、则警惕的是“金融层面的危险”。

不过,元旦已经过去了,大体上,上述两个国家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出现。 对“上述重点关注国家”的决策层,东方评论员想强调的是:“新年第一天”没有发生什么,并不代表“新的一年里”也不会发生什么!

●就所谓“重点关注国家”的“最可能命运”,我们曾直接、或间接地“点”到了这样几层意思

事实上,不论是印度、还是日本,更或者是那个不知天高地厚、在“大国角力”之间的“第三波排列与组合”就要出“阶段性排列成果”的关键时刻,竟然还要弄出个所谓“统一元年”的韩国,以及“时至今天”仍然在牛皮轰轰的以色列,包括那个被“中国至东南半岛高铁路线图”的“刻意忽略”打击得厉害、从而“近来稍稍懂事一点儿”的越南,等等,所有这些美国准备用来拼凑所谓“东方北约”的“主要原材料”,一旦“本轮排列与组合”中的“大国角力”告一段落、就其“最可能的命运”而言,在之前的点评中,围绕中美在东亚方向的“直接交手”,我们都曾直接、或间接地“点”到了这样几层意思,即:

●美国人“逼迫”韩国、“伙同”日本在东北亚方向、于政治与军事层面搞事,意在摆出两种战略姿态

第一层意思:在我们看来,不论是美国悍然制造“天安号事件”、还是逼迫韩国李明博政府在“朝鲜南北方争议海域”以炮击训练进行“测试”,我们认为,其“本质”都属于美国人“逼迫”韩国、“伙同”日本在东北亚方向、于政治与军事层面(注,极其重要的是,因为韩国经济与日本经济对美经济、特别是金融企图“有所警惕”,因此,韩国与日本对“美国对华政策”的配合、本质上并不包括经济层面、特别是金融层面)搞事,意在摆出两种战略姿态:

第一种战略姿态是:警告欧盟、日本等,不要在经济、特别是金融围攻中国的问题上做壁上观,从而“逼”“美国东北亚政策”最后不得不“重新做人”; 第二种战略姿态则是:通过牺牲韩国、在日本的配合下,在“美国自己不实质性介入半岛冲突、从而好集中精力进行南亚破局”的“前提条件”下,以有烈度、却可控的朝鲜半岛军事冲突拖住、并消耗中国为南亚、中亚、以至中东方向准备的战略资源,以进行南亚破局。

●在这里,之所以“重提”这两层意思,在于“再谈”这样一个重要观点 第二层意思:上述两种战略姿态,在“韩国被迫重新组织测试”的前后,在朝鲜半岛局势处于“千钧一发(中国外交部的原话)”的档口,透过“美国同时派出公、私两路人马”分别访问北京与平壤的整个过程中,我们是可以非常清楚观察到的。相关讨论,请参阅之前的点评。在这里不再重复。

另外,我们想说的是:之所以“重提”这两层意思,在于“再谈”这样一个重要观点,即:{东方时事评论员唯有中华}.

在我们看来,美国一边迫使韩国李明博政府“顶着雷玩再测试”,一边自己却派“公、私”两路人马分别访问北京与平壤,其用心显然在于两个层面: 首先,是“阴谋”的层面,在于从“中朝”两个方向、分别去“交底”与“摸底”,从而“收集(如果收集得到有用的信息的话)”或者“制造(如果收集不到有用的信息的话)”某些“战略信息”,一方面,如果这些“战略信息”可用,

则除了可继续“制造”话题、营造“中朝”不和的舆论的之外,就是“正式下令”韩国“重新进行测试”!

另一方面,如果这些“战略信息”不可用,或者这些“战略信息”令美国决策层感觉“强迫韩国进行重新测试”的后果、可能更加不利于“美国的全球战略”,则就顺势由“阴谋”转为“阳谋”的层面、去继续运作。

其次,也就是所谓“阳谋”的层面,即:在“第一种战略姿态”与“第二种战略姿态”的层面上,此前已经摆出了“不要逼我重新做人”、且“我正在琢磨”是否“重新做人”的美国东北亚政策、更或者美国全球战略,就可以在不同的范围内(东亚层面、包括东亚的全球层面)将“这两路人马分别访问中国与朝鲜”的行动,最终“暗示”为:“我已经在考虑‘重新做人’”的问题了。

●近几年来,朝鲜局势的非常紧张,本质上而言,不过是一种“被紧张”而已 第三层意思,就最近几年、特别是自“天安号事件”以来的半岛形势而言,不论朝鲜半岛局势如何紧张,甚至“一度紧张至”中国外交部正式用“千均一发”、以及“要和平、不要战争”等“严峻词汇”来形容其“紧张度”,但时事评论员们在讨论的过程中、直到今天为止,却“从未真正认为”朝鲜半岛局势已经“非常紧张”。

显然,近几年来,朝鲜局势的“非常紧张”,如果超越朝鲜半岛、甚至超越整个东亚来看问题,那么,本质上而言,不过是一种“被紧张”而已。有时候,它是“被北京所紧张(比如、朝鲜悍然进行第一、二次核爆)”,有时候,这则是“被华盛顿所紧张(比如,至今仍然没有真相的天安号事件,以及韩国在争议海域炮击训练导致朝鲜炮击韩国军事目标等)”。

●“主观上”是“第三波排列与组合”之“后续排列与组合”的战略需要 值得强调的是,而“这”,“主观上”又出于“以中美直接交手”为主线展开的“第三波排列与组合”之“后续组合形式”的战略需要。

因为,在我们看来,以“中美直接交手”为主线的“第三波排列与组合”,尽管与分别以“美俄直接交手(格鲁吉亚战争)”及“欧美直接交手(希腊危机)”主线的第一、二波排列与组合的“展开方式”虽然极大的不同----第一波是政治、特别是军事交手为主,第二波是经济、特别是金融交手为主,第三波则是政治、军事与经济交手一起进行,但就“性质”而言,“前后共三波排列与组合”的性质却“完全相同”,即:都是为了在“后续的排列与组合”中能“尽可能地”处于一个“尽可能好的战略位置”。

我们知道,在“欧美”着眼于“中东与南亚战略利益交换”的层面上,出于美国“必须利诱欧盟、并尽可能令其战略放心”、从而不得不“首先”在“至关重要的”科索沃问题上“向欧盟立下投名状”的需要,为了令中国在南亚方向(中国的重中之重)承受最大战略压力的需要,几年前“欧美”联手制造了“科索沃单方面宣布独立”,也就是从那时开始,全球政治、军事、特别是经济格局也就随之进入“科索沃独立后续发展阶段”。

●从“科索沃单方面宣布独立”至“科索沃独立后续发展阶段”之间的“过程转换”与“将来如何发展”,我们看得“非常之重”

如果您一直在阅读《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那么,几年以来,我们对“科索沃独立”、特别是“科索沃独立后续发展阶段”的相关讨论及重视程度,您应该有深刻印象。

坦率地讲,从“科索沃单方面宣布独立(中俄不承认)”至“科索沃独立后

续发展阶段(大国核心利益间的各种‘排列与组合’的正式开始)”之间的“过程转换”与“将来如何发展”,我们看得“非常之重”。

●“枚举过程”仍未完结、“枚举进程”还将继续!

之所以如此,在于我们认为:

第一,这个“过程转换”,实际上标志着开始了一场涵盖全球各大洲的、大(中欧俄美、日本与日本等)小(以色列、韩国、越南等)国家之间的、各个层面(政治、军事、经济特别是金融)的、国际组织之间(北约、上合、欧盟、东盟、美洲国家、阿盟等)的、在“核心利益层面”的、全面的“排列与组合”。 第二,表面上看,这场涵盖全球各方势力的“排列与组合”,在过去的几年间,特别是北京奥运会开幕之日(格鲁吉亚战争爆发)以来,既演绎得令人目不睱接、又变幻得“神鬼莫测”,但从本质上看,它主要“中欧俄美”之间的、在各个层面上的(政治、军事与经济特别是金融)、以“绝对实力与相对实力”为支撑的、以一种近似于“排列与组合的数学原理”之方式,在“核心利益”的层次上,对“未来国际新秩序”之“种种最可能形式(请注意我们的用词)”、“在”进行“一一枚举”!

我们这里之所以强调一个“在”字,在于强调:尽管这场“核心利益层面的排列与组合”已经经历了“第一、二阶段”、且已经进入“以中美直接交手为主线”的第三阶段、并已经处于白热化状态,但这个“枚举过程”仍然没有完结,也就是说,“枚举进程”还将继续!

●再谈所谓“国际新秩序”与伊核问题的关系、及伊核问题的核心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值得强调的是:

第一,所谓的“国际新秩序”,其实就是国际政治、经济、军事新秩序(相对现有的一超多强的秩序而言),其实也就是“伊核问题”的核心问题,而包裹在“这一核心问题”的“内核深处”的,就是“国际金融新秩序”的问题,也就是要么终结、要么强化“美元本位制”的问题。

第二,在“第一”的基础上,如果以“国家利益”为区分,那么,所谓“国际新秩序”大致可分为两种,一种是以“终结美元本位制”为核心诉求的、也就是“中欧俄等非美国家”所要的“国际多边架构”,另一种则是以强化“美元本位制”为核心诉求的、也就是“美国(请注意,是“美国”)”所要的“国际单边架构”。

第三,在第一的基础上,如果以“资本利益”为区分,那么,所谓“国际新秩序”大致也可分为两种,一种是以“‘欧美(西方)’资本继续把持国际金融话语权”为诉求的、也就是“西方资本”所要的“国际金融单边架构”,另一种,则是以“终结‘西方资本”继续把持国际金融话语权”为诉求的、也就是“非西方资本”所要的“南北多边架构”。

●在所谓“国家利益”与“资本利益”之间,“西方(主要是欧美)内部”即有不可调和的矛盾,也有极大的妥协空间

第四,也是非常重要的,即:“第二”与“第三”说明,在所谓“国家利益”与“资本利益”之间,“西方(主要是欧美)内部”即有不可调和的矛盾,也有极大的妥协空间,而“不可调和的矛盾”之所以“不可调和”,在于“终结或者强化美元本位制”是一个决定“欧美国家”在国家、民族层面的前途与命运的核心问题;而“有极大的妥协空间”之所以“可以妥协”,则在于“欧美资本”都

期望“由自己代表西方(请注意我们的用词)”继续把持“新的国际金融游戏规则的制定权与执行权”。

●美国想“继续长时间”维持现有的“一超(美国)多强(中欧俄等)”格局已经极为困难

对上述所谓“新的国际金融游戏规则的制定权与执行权”,东方评论员想再次重复两点:

其一,对“欧美等北方经济体”而言,它其实就是一种“有别于”现有的“一超(美国)多强(中欧俄等)”的“国际新秩序”的“内核”,因此,即便是在“北方”内部,“欧美”双方各自也都有着“更进一步的诉求”。

因此,美国即定全球战略的战略诉求在于:“时不我待地”进一步强化自己“一超”的地位并彻底弱化“多强”的力量,也就是企图获取一种可在政治、军事、经济(特别是金融)等各个层面“全面支配”地球的“绝对力量”。 ●美国企图快速获取一种“绝对力量”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从“911事件”、再到顺势“蛙跳”进阿富汗进行反恐战争、特别是“再转头”发动伊拉克战争,正是美国试图通过“大中东计划(包括了中亚)”进一步强化自己“一超”地位并彻底弱化“多强”力量、从而快速获取上述“绝对力量”之剧本的“最初环节”。显然,这一企图一旦实现,在“地球”的层面而言,将是“史无前例”的。

●“绝对力量”没有拿到,维持现有“一超多强”格局也已变得极为困难 因此,对美国而言,在“最初环节”历经近十个年头、最终还是演砸了的情况下(美国次贷危机终因伊拉克战争的“胜而不利”而全面爆发、就是演砸了的“核心标志”),在自己的绝对与相对实力均已实质性下降的情况下,不仅那种“绝对力量”没有拿到,即便是想“继续长时间”维持现有的“一超(美国)多强(中欧俄等)”格局也已变得极为困难。

●华盛顿决策层似乎感觉到.......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就目前而言,尽管“尽全力维系”现有“一超多强”格局符合美国当前利益,但是,由于“从美国次贷危机至美国金融危机”的“整个过程”、已经严重削弱了美国“用于”维系这一格局的“综合能力”。

因此,原本计划在“获取全面支配地球之力量”之前,先尽全力维系(注:抛出G2模式,就是一种努力)这一即有格局的“美国”,似乎已经感觉到:除非“一举破局”、即:快速地从“一超多极”飞跃至“全面支配”,否则,即有的“一超(美国)多强(中欧俄等)”不仅永远没有升级至“全面支配”的那一天,还必将滑向“多极世界(中欧美、或者中欧俄美等)”、且在“上述滑动过程”中美国快速沦为一个二流国家是个“大概率的事件”。

在这个问题上,只要看看“前苏联”由两超之一滑至“俄罗斯”的过程,就不难感悟。

●“欧洲诸国”先建立“欧共体”、再转进“欧盟”的“原教旨”

显然,作为一个“已经启动全面整合进程”的“政治、经济与军事实体”,对“欧盟”而言,最终“取代美国、代言西方、支配世界”,原本就是“欧洲诸国”先建立“欧共体”、再转进“欧盟”的“原教旨”。

●站在欧盟的角度观察问题,美国旨在“全面支配地球”的“即定全球战略”,就其“思想”而言,本身根本没有错

因此,如果站在欧盟的角度观察问题,那么,美国旨在“全面支配地球”的“即定全球战略”,就其“思想”而言,本身根本没有错,只是错在“主体”不

东方时事评论员唯有中华《三》

东方时事评论20101115

东方时事评论20101115

盖特纳称中国若继续抗拒升值压力 必将面临高通胀

【首尔消息】据路透社报导,美国财长盖特纳周四表示,若中国继续抵制有关人民币升值的市场压力,将面临高通胀和资产价格上涨。

盖特纳在首尔接受CNBC电视采访时称,他认为中国在汇率问题上已取得进展,且北京方面认为继续升值进程至关重要。

“若你抗拒这些市场力量,这种压力将不会消退。这些力量只是反映了外界对中国将强劲增长的信心”,盖特纳表示。

“其最终将导致通胀上升或资产价格上涨,这对中国不利。”

{东方时事评论员唯有中华}.

【时事点评】请大家注意这一段文字,原文是分别是:

第一段,美国财长盖特纳周四表示,“若中国继续抵制有关人民币升值的市场压力,将面临高通胀和资产价格上涨”。

第二,“若你抗拒这些市场力量,这种压力将不会消退。这些力量只是反映了外界对中国将强劲增长的信心”,盖特纳表示。

●这是华盛顿对北京发出的、“赤裸裸”的“经济、特别是金融威胁”

对“第一段”,东方经济评论员想强调的是:这是华盛顿对北京发出的、“赤裸裸”的“经济、特别是金融威胁”。

●盖特纳从“经济、特别是金融角度”威胁中国的“理论根据”

对“第二段”,我们想说的是,这是盖特纳从“经济、特别是金融角度”对“上述威胁”给出的“理论根据”。

最后,就华盛顿针对北京公开发出这一“赤裸裸”的威胁而言,我们想指出的是,这恰恰是“中国在欧美之前率先加息”之后,在“经济、特别是金融层面”必然承担的一种“副作用”。

●针对“中国于欧美之前率先加息”,我们曾经给出了这样一组观点

{东方时事评论员唯有中华}.

众所周知,对“中国于欧美之前率先加息”,我们曾经给出了这样一组观点:

首先,我们对“中国于欧美之前率先加息”持保留态度,并认为一旦由此而“最终导致(请注意这一点)”中国在欧美之前“不可逆转地”进入加息周期、特别是被迫“率先将人民币利率调升至不能再调升的高度(比如:8.00%。后面,我们不妨以此假设为标准展开讨论)”,其结果就是:为控制通货膨胀而“已经将利率高高在上”的中国经济又将面临这样一种局面:一旦欧洲、特别是美国“在那之后”才启动加息进程,就会将“全球通货膨胀的市场预期”迅速引导至“全球通货紧缩的市场预期”,显然,那个时候中国资本与货币政策将会突然发现:原本旨在控制通货膨胀的“货币紧缩政策”不仅没有完全控制住通货膨胀、反又突然落入一种“必须立刻抗击通货紧缩”的窘境。

如此一来,在通货膨胀与通货紧缩的双面夹击下,届时“已不再有时间(通货膨胀与通货紧缩之间的突然转换)与空间(调升与调降利率的空间都将极其有限)进行灵活调整的”中国资本与货币政策,将陷入全面被动的境地。

●在全球经济由通胀预期突然转身进入通缩预期之后,中国中、小企业将面临更加艰难的困境

而在东方经济评论员看来,此前已经被“加息周期”极大拉高了经营成本、仍在苦苦挣扎的中国中、小企业,在还没有喘上一口气的情况下,就要立刻面对这样一种困难境地,即:原本已经被拉高的成本大幅压缩了的利润空间,又将因全球经济由通胀预期“突然转身”进入通缩预期、而不得不在“已经大幅压缩的基础上”继续压缩。

要知道,广大的中、小企业,承载了中国非农就业人口的绝大部分,因此,也承载了中国的社会稳定。

更加应该知道的是,就目前而言,所谓的通货膨胀、特别是恶性通货膨胀预期,恰恰全部发生在中国、印度、巴西等南方经济体(印度、巴西等经济体早就被迫加息了)。

●“南方经济体”受到的冲击较仍然维持着低利率、甚至零利率的“北方经济体”要大得多

因此,相对“北方经济体(欧美日)”而言,一旦全球经济由通胀预期“在西方资本、特别是美国资本、及其控制的媒体的精心策划下”突然转身进入通缩预期,许多“已经加息至高位”的“南方经济体”受到的冲击要较仍然维持着低利率、甚至零利率的“北方经济体”要大得多。

而在东方经济评论员看来,一旦如此,在前两波涵盖全球各个区域、各个层面的“核心利益的排列与组合”中,特别是在“格鲁吉亚回合”与“希腊危机回合”中、因中国战略上应对基本无误[特别是坚决拒绝了“美中G2”共管地球模式、并始终坚持“扶弱(欧元)锄强(美元)”的原则],也因“南方主要经济体”在经济、特别是金融层面的政策大体团结,而最终拿到的“三边撕裂(欧美日之间的矛盾)”在“南北撕裂(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的矛盾)”之前激化的大好局面,将因南方主要经济体“集体”陷入困境、而会受到极大的考验。

●我们曾经多次论述的一个结论

在之前的点评中,东方评论员曾经多次论述了一个结论,即:华盛顿近一、两年来施展的许多战术与战略手段,一个重要企图,就是想试图让“南北撕裂”在“三边撕裂”之前激化。

●值得警惕的一个局面

因此,值得警惕的是,届时,由于“中国与欧美之间的利差”已经达到“7.75至8.00%(以中美之间为例,美国是零利率)”,特别是在“全球立刻将进入通货紧缩的市场预期”下的,原本就利润微薄的中国绝大部分企业投资(特别是实业投资)都将变得“更加微薄”,而在这种市场预期下,“市场资金”将因为这“7.75至8.00%”的巨大利差而迅速流出东亚、特别是中国,流向欧洲、特别是美国,以等待“欧美”的“加息周期”。

如此一来,届时“必须抗击通货紧缩”的中国资本与货币政策、还得为争取这部分资金留在中国而感到为难:

其一,选择继续加息?已经不可能了,因为“通货紧缩”来了,“降息”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有加息的空间?

其二,选择“降息”?如果那个时候欧洲、特别是美国“准时启动”了加息进程,那么,“降息”将令中国境内的“热钱”跑得更快,国家势必加大资本管制,而出不去的资金,又将因“实体产业投资”在通货紧缩下很难盈利、甚至赔钱,而不得不又转向之前被“不断加息”暂时压住的房地产投机市场,因此,就那种单纯地认为“加息是目前控制房地产最好手段的观点(我们再次强调,就目前国际局势而言,中国控制房地产的最有效手段是严厉、且到位的行政与法律手段)”而言,如果在那个时候被迫“降息”、则无异于前功尽弃。

总之,将令届时的中国的资本与货币政策左右为难!

●“最”值得警惕的一个局面

然而,有必要强调的是,届时,中国经济面临的困难,可能不过是印度、巴西、俄罗斯等广大南方经济体的一个缩影。

因此,最值得警惕的是,经过前两段排列与组合,目前已经在“南北撕裂”之前激化的“三边撕裂”,在那个时候,也就有了“弱化”自己、并“强化”“南北撕裂”的“前提条件”。

而在“美国次贷危机”最终演化成“欧美金融危机”之后,中国抛出四万亿经济刺激计划,一个重要目的,就是为了“尽可能”消除“三边撕裂”自我缝合、并转而联手强化“南北撕裂”的“前提条件”。

事实就是,就中国四万亿经济刺激计划而言,如果仅从经济层面去观察问题,那么:

一方面,它在很大程度上稳定了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主要南方经济体”,尽管中国也为此付出了非常大的经济与社会代价,比如一度失控的房地产市场所夹带的、巨大的金融风险与社会风险;

另一方面,就是在“一方面”的基础上,促使“美日之间”、“欧美之间”在“三边撕裂”的框架内,在核心利益的“强烈撕扯”下,最终分别上演了“丰田事件”与“希腊危机”。

●再谈对中国央行于欧美之前“率先加息”的“保留态度”

正因如上考虑,在我们的讨论中,我们对中国央行于欧美之前“率先加息”持“保留态度”、并提出如下观点:

第一,我们认为,就目前国际政治、军事、经济特别是金融形势而言,不论是抑制通货膨胀、还是调控房地产,中国政府都有比“率先加息”更好、更安全的手段,也就是行政与法律手段。

值得强调的是,在“美元本位制”的“无限发钞功能”仍未被彻底抑制、“制造输入性通货膨胀”的主要武器--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特别是原油价格仍被华尔街操纵的背景下,中国如启用强大的行政系统、辅之以严格的法律条文,将是中国抵御“输入性通货膨胀”也好、更加有效地调控房地产市场也罢的、最可依赖的手段。

●就结果而言,中国央行“率先加息”的“经济意义”的确值得商榷

第二,我们认为,就目前的国际政治、安全、经济特别是金融形势而言(请注意我们的条件),中国央行“率先加息”,至少也得要求“欧洲、特别是美国也相应调升利率”作为“对等条件”,从而实现“实质性”的“共同加息”局面,以始终维持“中欧美”之间的“即有利差”,全力

防止中国资本与货币政策(甚至全球主要南方经济体的资本与货币政策最终悉数)落入“被通货膨胀与通货紧缩双面夹击”的境地。

在我们看来,由于中国央行“率先加息”,美联储“就”立刻执行了此前一直是“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的“二次宽松”,从而迫不及待地向全球发出了“全球性通货膨胀不可避免”的强大信号,并引导“试图避险”的市场资金,令国际大宗商品市场、资本市场涨势如潮,从而直接推动了中国国内生活与生产资料价格、资本市场一路上行。

因此,就结果而言,显然,中国的“率先加息”,其在经济层面、特别是金融层面之“抑制通货膨胀”的作用,是“值得商榷”的。

●美国控制下的“哼哈二将”已“先后出头”要求中国“继续加息”、人民币继续升值

另外,东方评论员注意到,在“美国二次宽松”催动世界通货膨胀预期进一步强化的基础上,就在这段日子里,在G20峰会的前后,美国控制下的“哼哈二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与世界银行已经“先后出头”了,它们分别以“组织总裁”的名义(卡恩与佐利克)、外加“组织之经济报告”的形式、更或是抛出一些“极具诱惑的新概念(这一点稍后再做展开)”,试图共同引诱、并呼吁中国“继续加息”、继续大幅升值人民币,至于名义嘛,不就是“以此来抑制通货膨胀”吗?{东方时事评论员唯有中华}.

●如果不能实现实质性“共同加息”的结果,那么..........

最后,在“其次”的基础上,如果进一步展开,则我们认为,如果不能实现实质性“共同加息”的结果,那么,中国央行“率先加息”则既起不到压通涨的作用(因为中国的通货膨胀是“输入性”的,是欧美,日低利率、甚至零利率政策导致欧美日流动性泛滥、令国际大宗商品“虚涨”的结果,值得警惕的是,这些个“输入性”与“虚涨”很大程度上是带有大国政治动机的),也起不到控制“热钱”注入的作用,因为热钱(源于欧、美、日元零成本流动性的“一系列衍生物”、比如,有些中国公司、特别是房地产公司在境外举债)将因中国境内、外“利差”的进一步扩大,经“有待进一步强化管制”的“资本项”、特别是“很难监控”的“贸易项(这个问题我们曾经讨论过)”加速注入中国,再加上许多“热钱”原本就带有“强烈的政治企图”,根本就不会计较成本与得失,只要能起到“造舆论”的作用、能鼓动“市场资金”不顾一切地推高中国的生活与生产资料价格就行。{东方时事评论员唯有中华}.

●“上述事实”为“赤裸裸的经济、特别是金融威胁”给出了最好的注解

讨论进行到这里,我们再回过头去看美国财长盖特纳周四的那两段讲话,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说它“是华盛顿对北京发出的、赤裸裸的经济、特别是金融威胁”了?同样不难找出,

东方时事评论员唯有中华《四》

东方时事评论20121220

东方时事评论20121220

中印决定建立两国国家元首、政府首脑定期互访机制

【新德里消息】据媒体报道,中国和印度16日在新德里发表联合公报,双方决定建立两国国家元首、政府首脑定期互访机制,并开通两国总理电话热线。双方还同意建立中印外长年度互访机制。

【时事点评】在东方评论员看来,随着中国总理温家宝展开印度-巴基斯坦之行,“中欧美”三大势力中心在南亚角力所产生的“阶段性结果”,或者作用南亚方向的印度、巴基斯坦在“第三波排列与组合”中摆出的“最新姿态”,将为其它战略方向的“继续角力”提供一个“极其重要”的“参数”。

●这些表面上看似“务虚”的动作,在“国际新形势”下,却显得极其地“务实”

我们认为,不论是中印双方决定建立两国国家元首、政府首脑定期互访机制、还是同意建立中印外长年度互访机制、以及开通两国总理电话热线,这些表面上看似“务虚”的动作,在“国际新形势”下,却显得极其地“务实”。 对这个所谓的“国际新形势”,稍后,我们将做展开。

●隐藏在美国寻求“欧盟南亚配合”的“种种努力”中的多重战略意图

事实上,在之前的点评中,我们曾经强调过一个观点,即:针对美国一直渴望、甚至愿意用“中东和平进程”去换取“欧盟南亚配合”的“种种努力”,经历了科索沃战争的欧盟(欧元)也明白:表面上,这是为针对中国的“南亚破局”而在“寻找”欧盟的支援,但站在美国角度去考虑问题,“这种寻找”本身就“隐藏着”多重战略意图:

其一,在“努力寻找”的过程中,如果“有”机会,比如“欧美”配合、以“北约”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政治与军事集团”的名义、最后成功地挑起中印军事冲突、则就顺势纵向打通“美国的巴基斯坦通道”、横向截断“中国的巴基斯坦通道”,从而实现“明修栈道式(政治与军事层面)”的南亚破局。

其二,在“努力寻找”的过程中,如果几经努力之后,仍然“没有”机会(比如,印度始终像孟买恐怖袭击时那样保持冷静)进行“明修栈道式(政治与军事层面)”,那就用各种手段、尽力“引诱”欧盟一道,以“北方”这个“把持着国际经济、特别是金属话语权”的世界最强大的“经济与金融集团”的名义,进行“暗渡陈仓式南亚破局(经济层面)”,联手经济、特别是金融攻击中国。

我们再次提请大家注意:在“向美国提供实质性南亚配合”的问题上,欧盟恐怕“并非不想,而是不敢”。

至于“并非不想”的原因,在于:显然,欧盟在“配合美国”成功地挑起中印军事冲突的问题上,如果“接下来的一步”是能顺利地导致“中美”直接军事冲突,则欧盟在战略上成功。

但“而是不敢”的原因则在于:如果“中美”在局势演化至双方军事冲突之前就寻求战略妥协,而妥协的条件是“中国放手任由美国(美元)攻击欧盟(欧元)”、甚至是“中国与美国联手对欧盟进行金融攻击”的话,那都将是欧盟(欧元)的恶梦,不论是欧元、还是欧盟,在这种情况下,极可能都将成为历史名词。

●再谈“美国南亚政策”的“第三种破局方案”

其三,在“国际新形势(中国“率先加息”、美国正式宣称“二次宽松”、欧盟是即没有“随后加息”也没有“随后宽松”)”下,最值得警惕的、也是相对“上述两种意图”最为隐蔽的“美国意图”就是:

在“努力寻找”的过程、尽一切手段、既要维持“美元本位制”的基本稳定,也要尽可能地“制造”并抛出“资本与货币变量”、以尽可能地“引诱”世界主要的“非美经济体”在资本与货币政策上“出错”,而一旦世界主要的“非美经济体(中国、欧盟、日本、印度、巴西等)”在应对美国刻意制造并抛出的“资本与货币变量”上“出错”,那么,“美国南亚战略”就可以从另一个途径寻找“破局机会”,也就是我们之前曾经提及的“第三种破局方案”,即:

就目前而言,印度几乎无解的“种族矛盾、宗教矛盾”,无力自足的粮食

东方评论员时事解读 东方时事评论惟有中华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7-02-21 10:20:24
上一篇:2016新闻时事评论作文
下一篇:最后一页
网友评论《东方时事评论员唯有中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