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那年

第一篇:《花开那年 歌词》

花开那年 - 魏晨

词:姚云,徐浩然

曲:姚云

知道吗 下雨了

你喜欢的花开了

如此坚强

雨伞在 门把上

楼下送走了新娘

美丽 就像你一样

我曾如此奢望

一路风霜能与你分享

又害怕会这样 依赖着 直到有一天 我们不再疯狂 请不要失望 哪怕平淡收场

青春看似荒唐 没人会选择投降 我懂你的倔强 你懂我向往 如果有一天 我消失在远方 请不要悲伤 即使你不能忘

但愿花开如常 你会笑着抬头望 我愿化作清晨 那叫醒你的阳光 把照片 当书签

每天读上好几遍 几遍

能让我入眠

我曾如此奢望

一路风霜能与你分享

又害怕会这样 依赖着 直到有一天 我们不再疯狂 请不要失望 哪怕平淡收场

青春看似荒唐 没人会选择投降 我懂你的倔强 你懂我向往 如果有一天 我消失在远方 请不要悲伤 即使你不能忘

但愿花开如常 你会笑着抬头望 我愿化作清晨 那叫醒你的阳光 如果有一天 我消失在远方 请不要悲伤 即使你不能忘

但愿花开如常 你会笑着抬头望 你曾是我心中 那最安静的阳光

第二篇:《花开那年歌词》

歌词 花开那年

作词:姚云,徐浩然

作曲:姚云

演唱:魏晨

知道吗 下雨了

你喜欢的花开了 如此坚强

雨伞在 门把上

楼下送走了新娘 美丽 就像你一样

我曾如此奢望

一路风霜能与你分享

又害怕会这样 依赖着

直到有一天 我们不再疯狂

请不要失望 哪怕平淡收场

青春看似荒唐 没人会选择投降

我懂你的倔强 你懂我向往

如果有一天 我消失在远方

请不要悲伤 即使你不能忘

但愿花开如常 你会笑着抬头望

我愿化作清晨 那叫醒你的阳光

把照片 当书签

每天读上好几遍 几遍 能让我入眠

我曾如此奢望 一路风霜能与你分享

又害怕会这样 依赖着

直到有一天 我们不再疯狂

请不要失望 哪怕平淡收场

青春看似荒唐 没人会选择投降

我懂你的倔强 你懂我向往

如果有一天 我消失在远方

请不要悲伤 即使你不能忘

但愿花开如常 你会笑着抬头望

我愿化作清晨 那叫醒你的阳光

如果有一天 我消失在远方

请不要悲伤 即使你不能忘

但愿花开如常 你会笑着抬头望

你曾是我心中 那最安静的阳光

第三篇:《花开那年》

《花开那年》  如果有一天,我消失在远方。请不要悲伤,即使你不能忘。但愿花开如常,你会笑着抬头望。我愿化作清晨,那叫醒你的阳光。 老师,你知道吗?春去秋来,六年了,我们要毕业了,可您还是我们心中那一抹最不愿抹去的阳光,你的慈爱,你的伟大还在我们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您常对我们说:你们永远都是老师的骄傲。可是,我们常给你丢脸,您却还是鼓励着我们。 六年来,您对我们不离不弃;六年来,您和我们风雨同舟;六年来,您何曾想过放弃我们这群顽固不灵的家伙。 老师,或许多年以后,再也想不起我们了,想不起这群顽固不灵的家伙,想不起这群曾经同您一起热血奋斗的学生了,可您的样子会一辈子的刻印在我们的脑海。 老师,您为我们付出的一切,我们都铭记在心中,我们都会记得您的好,记得有一个老师,为我们远离故乡,独自一人在外租房子,双休日只能回家一次,跟儿女团聚一次的好老师。记得一个哪怕在家也不忘给我们准备教材的好老师。 亲爱的好老师再见了。你的大恩大德,我会铭记在心中;你的言传身教,我会铭记的。 花开如期,毕业在即,您是否会心酸?六年的点点滴滴拼成了与你相遇的那一天。 如果有一天,我消失在远方。请不要悲伤,即使你不能忘。但愿花开如常,你会微笑的抬头望。你曾是我心中,那最安静的阳光。如果有一天我消失在远方……

第四篇:《静候花开那年》

《静候花开那年》 有一种深爱,叫做等待。 ——题记 犹记那年你我邂逅,没有准备,一切都是如此的突然,依然会记起,那年三月的一场雨,困住你我的心。是的,总有这么某年的一天,你我意外的相遇,没有安排,没有鲜花,只有你我,那时的温暖,好像就是你勾唇的一抹笑。也就在那时,你我的誓言,今生今世不变。 突然间,你说,你要走一阵子,我尽量不表现出伤心,告诉你不要有所顾忌,让你去吧,你也无力的笑了笑,笑完后,跟我道过别,我静静坐了下来,满脑子都是你离去的背影,任凭泪水奔落,当年的焦尾琴声,今日弹起,总感觉缺少了什么,但我还是愿意等待,哪怕等百年,等千年我也无悔,这一切,只因你我当年的誓言。 我等了,一等就是十年。 再与你相遇时,你变了,你不再是那个纯真的少年,仿佛成了另一个人,但没关系,只要你心里还有我,我就已经满足。我已经对你毕恭毕敬,而你,整天借酒来消遣,也罢,或许爱一个人,就是对他包容。每当你喝完酒,我就帮你收拾摊子,每当我问你为何而要每天借酒消愁时,却总被你那冰冷的眼神回退。你只顾喝酒,却从未了解过这些年我过得怎么样,是好是坏,是苦是乐。你都不曾过问,我总是在角落里想念你,独自一人承受孤独,最可笑的是,等了你十几年,换回来的,不再是那个有梦的少年,而是另一个人。 或许你我的爱情,经不住时间的磨练。 我爱你,爱你爱到我心都要碎了。我等了,为了我们的誓言,我等了。而你,我都不敢再问你是否还记得我们那时的誓言,说实话,我有时真的受不了你这个样子,但因为爱,因为我们的誓言我也在一直坚持,我也曾想过离开,离开你,离开这个令我伤心的地方,但又是因为你,我犹豫了,我现在不知该怎么办。 直到有一天,你跟我说, 对不起,我们那时已不再有,我对你已经没有感情了,你走吧。 我突然笑了,忽然觉得,我这就是自作自受,我竟认为这是我的一种解脱,反而你说了这些话后,我竟有种如罪释放的感觉。我告诉你, 你厌倦了,我更厌倦了,虽然我对你还有些情意,但我不能忍受你对我的伤害,那些誓言也只是曾经,就像你说的年少轻狂,哈哈哈哈。但还是谢谢你,你让我懂得了,对爱不要过于天真,那只会有更多的伤害,今世我真是倒霉,怎么会为了等一个人而浪费了我的青春,希望今世我们不要再见。 她走了,尽管伤心,但还是没有回头。 而他轻轻地笑了,他的眼泪打在了那时初遇她送他的玉环上。一件事她再也不会知道,他走的

这十几年,心里是一直挂念她的,他很希望与她相见,但家庭的逼迫,父亲让他一定要娶另一个女人,他是为了逃婚而离家的,这些年他也的确受了苦头,但因为她,他坚持了下来。经不起岁月的拼搏的他,终于在外染上了一种怪病,很难治。医生告诉他,有什么事抓紧时间干吧,时间不多了。他说,最多还可活多长时间。医生叹了口气,说,最多还可以活半年,有妻子吗?赶紧道别吧,如果还没有孩子,那一定不要再生,你的病传给后代的几率,大概有七成的可能,这是最少估计,我也没有方法了。 他凄惨的笑了,双膝跪地,低下了头。 他明白,现在唯一可行的就是离开她,但谁知,他整天的喝酒消遣,并没有让她走,反而使她又照顾起自己。他不能告诉她实情,这样只会使她更愧疚,所以,他只有逼她离开。 现在她终于走了,他也就没顾忌了,他就可以安心的走了。他默念道,如果有来生,希望你我能够再相遇,能够继续我们前世未完的爱情,我爱你。 而她,虽然对他还有想念,那也只是回忆,她另嫁了一位人家,希望自己平平淡淡的过完自己的一生。偶尔,她仰望星空,也会想起,他,过得好吗却不知,他已在另一个时空,等待下世的相遇。 爱一个人,从不会累,除非是不情愿,爱着对方,就是让对方幸福,她幸福了,自己就幸福了,并不是一定要得到她。 爱,穿梭时空。就像他,为等下一世的她,倾尽所有,即使爱一世不够,三生四世,我还继续爱你,再续,前世未圆的爱情。 初二:杨帆

第五篇:《花开那年半夏不夏》

《花开那年半夏不夏》 思念有个前提,那就是空间和时间的距离。 那些年,六月还会陪着夏栀在院子里听栀子花,是的,是听,因为夏栀看不见。 夏栀不喜欢六月总是风轻云淡的表情,无论什么事,他总能一笑而过,即便是他离开的那一天。 “为什么一定要走?”夏栀站在路边的梧桐树旁,双眼朦胧地望着眼前的少年,即便眼前是一块黑色的幕布,她却能准确找到少年的方向。夏栀后来想过,那一刻,六月的心跳,比阳光炙热。 “栀子……”夏栀在六月还没说完的时候,轻轻伸出食指在空中绕了一个圈。 “你会找到父亲的。”夏栀轻轻笑了笑,含满泪水的双眼渐渐模糊:白衬衫,蓝色牛仔裤,白色帆布鞋。这是六月的标志,夏栀知道。 “我们回家吧。”夏栀挽起六月的左手,头倚在他的肩上,闻着熟悉的薄荷香,夏栀只是笑着,泪水浸透了六月的白衬衫,湿到了心口处,那么凉,那么疼。 夏栀站在橱柜旁,右侧是门,风吹乱她的白色百褶裙。听着身后行李箱拉上的声音,夏栀过身,拉过他的箱子,紧紧抓着,咬着嘴唇,低着头,任凭眼泪在眼眶里打。 “我送你。”夏栀抬起头,笑笑拉起行李走了出去。六月看到她眼底掩住的慌乱。夏栀一言不发地走着,即便此刻自己看得见了,他还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他还是要走,并不会改变什么。 夏栀送六月到火车站,六月笑着拉过行李,看着双眼亮晶晶的夏栀,揉揉她的头发。这是第一次,他们对视而夏栀没有笑吧。 目送六月踏上火车,眼泪“吧嗒”滴在地上,六月的夏,眼风干,只是浅浅的痕迹。 夏栀白色的帆布鞋踩下去,头也不回的离开。只是六月临走前那朵别在她发间的栀子花一瓣一瓣的往火车远去的方向渐渐凋了,凋了。 或到院子里,看到平日里常常黏着六月的小侄女在梧桐下睡着,夏栀顺手摘下一朵栀子花。从小侄女怀里抱走尼塔。 尼塔蹬了蹬小肥腿,白白的茸毛耷拉在耳边,有一搭没一搭的哼哼唧唧。睁着水汪汪的眼睛,舔了舔夏栀的食指,在怀里蹭了蹭,乖巧地趴着。目光随着夏栀看去的方向一动不动地望着。 夏栀靠着长椅上,揉揉熟睡中小侄女的头发,摸了摸怀里乖巧的尼塔,闭上眼睛,额前的碎发被风吹起,一滴晶莹落在飞来的花瓣上。 尼塔在夏栀怀里拱了拱,翘起小尾巴往门外跑去,顺着火车的方向跑去,咬住半空纷飞的栀子花瓣。双腿定定地杵在地上,身上的毛被风吹乱,却目不斜视的望着远方--早已消失的火车鸣笛和红得扎眼的斜阳…… 夏栀仿佛回到很多年前,六月坐在靠椅上,小

侄女和尼塔安静的不发一言。他手指绕着夏栀的发丝,轻轻在她耳边呢喃:栀子,六月才开。 院子里的栀子花谢了,这一个夏再也没开过。


编辑提醒:请注意查看“花开那年”一文是否有分页内容。原文地址http://www.zhangxingkui.cn/a/2015-07-21/hknn13944.html

    更多相关文章

    注:花开那年一文由热点资讯免费提供,来源于网络。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在转载引用时保留。否则因《花开那年》一文引起的法律纠纷请自负,2015-07-21。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