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幽灵党 演员表

[篇一:《007:幽灵党》影评:最失败的007]

《007:幽灵党》影评:最失败的007

如果非要用一句话评价这一部“007幽灵党”,我大概会首先称赞其炒得一手好冷饭。导演萨姆·门德斯甚至应该凭借此片获封“超级间谍片超级老梗王”荣誉称号。摸着良心说,这绝对是对此片的称赞而非嘲讽,毕竟对于007邦德这样已有足足50多年历史的系列电影来说,如何炒好冷饭,把老梗炒出新鲜炒出滋味炒出爽片应有的格调,理应是头等重要的技术活。甚至可以说,这对所有商业类型片......

《007:幽灵党》Spectre

导演: 萨姆-门德斯

主演: 丹尼尔-克雷格/克里斯托弗-沃尔兹/蕾雅-赛杜/本-卫肖/娜奥米-哈里斯/戴夫-巴蒂斯塔/莫妮卡-贝鲁奇/拉尔夫-费因斯 类型: 动作/惊悚

推荐指数:★★★

评论:

《毁灭之路》是一部2002年的美国电影,或许很多影迷记得这部电影,是因为该片有美国两个时代最牛演员的对手戏——汤姆-汉克斯与保罗-纽曼,但实际上这部电影也是英国导演萨姆-门德斯与现任“邦德”丹尼尔-克雷格的第一次合作,对于当下,很有纪念意义。然而,当我们看完两人第三次合作的这部《007:幽灵党》时,几乎可以说,“毁灭之路”这四个字用在本片及“邦德系列”身上都再合适不过了。当然,这四个字也可以送给那位曾戴上“奥森再世”光环

的导演萨姆-门德斯。他个人划出了一条从34岁奥斯卡称神,娶到《泰坦尼克号》女主角;再到离婚,如今拍出“第六任邦德”最贵、最长甚至最差邦德的下滑曲线。

从革命到毁灭,“邦德”第24次亮相究竟发生了什么? 怀旧元素大量堆砌,是致敬还是炒冷饭?

今年有种烂片模式就是反复使用“怀旧牌”,在中国寻找最后靠山的《终结者:创世纪》便是一个先例。该片原样复制了卡神执导的《终结者1、2》的很多经典镜头,再加上倚老卖老的施瓦辛格,想靠全世界的“终结者”粉丝再捞一笔。这部《007:幽灵党》也是如此,尤其在2013年“007系列版权拥有者”布洛柯里家族打赢了与007原著合著者麦克罗利的漫长官司后,制片人芭芭拉-布洛柯便可以在《007》中名正言顺的继续使用“Blofeld”(本片由克里斯托弗-沃尔兹饰演)以及“SPECTRE”的名称了——而这正是前12部007的“最终BOSS”以及他所在的组织名称。于是我们就在这部电影中看到了起初完全不露正脸的大反派Blofeld以及他那只标志性的猫。 制片人在接受采访时说,本片把从《皇家赌场》到《天幕杀机》这三部的反派全都归纳到“幽灵党”名下的概念早在《皇家赌场》时就有了。这话不能算是在说谎,但其实如果不是2013年那场官司胜诉,片方怎么可能在这部里这样展开线索呢?

最根本的问题是,情怀牌到底管不管用?从英国票房和英国口碑来看,“幽灵党”和大反派Blofeld时隔半个世纪后再次回归正统的《007》系列是一件让英国人自己很兴奋的事。但在中国,或者其它

没那么厚重的“007”观影文化的地区可就不一样了。对中国来说,《终结者》好在最初两部是诞生于八九十年代,高举“情怀牌”对于当时靠盗版碟录像厅看到施瓦辛格的部分内地影迷还算奏效。但正统邦德电影上一次真正被允许出现“Blofeld”之名的还是《霹雳弹》,那是一部1965年的电影;所以在这部里,当沃尔兹带着他那半张歪脸从黑暗中见光死时,估计大家只会吐一句:“这个B装的啊„„” 没有致敬的群众基础,“幽灵党回归”的噱头对于除英国之外的地区就是无意义的。何况怀旧也并非是本部邦德的专利。前三部“克雷格版邦德”其实都有很大的怀旧情结:《皇家赌场》本身就是弗莱明第一部小说;《量子危机》则有对《金手指》中“金漆美人”的致敬(变成了原油美人);而《天幕杀机》中邦德更是回到了他成长的地方——“天幕庄园”。然而这三部电影除了怀旧与致敬,又分别在动作设计、人物塑造和摄影风格上有很大突破。

《幽灵党》则除了打“怀旧牌”之外一无是处。

反派组织的新启发?隔靴搔痒的“棱镜门”

由于弗莱明创作原著和反派组织“幽灵党”时还正处在冷战时期,所以“幽灵党”本身有非常强的时代烙印。半个世纪后可以重新使用“幽灵党”并不代表如今的《007》编剧可以直接“拿来主义”,因此该片编剧煞费苦心的植入了一些“棱镜门”的时下热点元素。而更有意思的是,由于索尼之前因《刺杀金正恩》被黑客组织攻击,本片的剧本曾一度提前泄露,据传《幽灵党》的原始剧情在这之后被迫进行了修改,如今大家看到的很可能只是一个“临时拼凑”的剧情。

不得不说,《幽灵党》充斥着各类智商感人的无脑剧情。邦德作为一个老道的特工,为什么可以在邦女郎父亲家看到那个摄像头的情况下,不先处理摄像而后又在幽灵党基地无比后悔?“邦女郎看到摄像头里的自己父亲临终场面而对邦德失信”这一整段的用意又是什么呢?没过一会儿邦女郎就舍身拯救了邦德啊„„在非洲那列火车上邦德要先跟“邦女郎”餐车调情,从下午持续到晚上都平安无事,只等情感戏进行的差不多了,大块头反派才突然杀到和邦德来了一场男人搞基。这狗血情节要放到一般场所还勉强说得过去,但放在一列跨越沙漠的国际列车上?反派真的要花上大半天才找到在餐车上公然调情的邦德情侣吗?这火车是“雪国列车”么?

Blofeld承担了《幽灵党》更多的槽点,克里斯托弗-沃尔兹在前半段故弄玄虚,后半段则直奔他在昆汀电影里的逗比路线。比如本片为了植入克雷格代言的那块欧米茄,Blofeld居然可以允许被绑的克雷格还带着手表,后来这块表成功帮邦德脱身„„全世界都知道邦德一贯依赖手表钢笔这些小道具,Blofeld作为一个“终极BOSS”,之前三部也派手下与邦德交手过三次,如今亲自上阵抓到邦德居然还能犯这种低级错误?其实你硬要说这是植入广告也没啥,但编剧至少去看看去年同期上映的《星际穿越》和即将上映的《火星救援》吧?看看人家是如何植入某款表的作用的,那才叫一举两得。 美式幽默乱入邦德风格 2.5亿最高成本却毫无奇观

《幽灵党》在风格界定上也有很多问题。本片有很多美国B级片中经常出现的喜剧梗,比如邦德依赖降落伞从天而降,然后淡定的和

一旁的清洁工说“晚安”,火车上的大块头反派在被绳子拽出车厢前逗比的说了一句“shit!”等等。但这些梗更像是《蚁人》或《速度与激情》一类电影才应该有的风格。在《幽灵党》里,门德斯一边煞有其事延续上部“恋母”问题搞了一个“弑父”的深层次课题,一边又在动作戏间歇插入这种小聪明喜剧梗,这其实是非常影响电影的统一格调的。

本片在动作戏和奇观营造上也大跌眼镜,开场的墨西哥长镜头堪称“0调度”,本以为整个序曲都会一镜到底,但没想到房子坍塌就衔接另外的镜头了。门德斯作为一个和不论在世还是去世的、几乎影史上所有最牛X摄影师都合作过的导演,拍到现在就只能交这种长镜头作业?没看过老乡乔-怀特8年前的“敦刻尔克长镜头”,也至少可以去学学杜琪峰的《大事件》吧?这是近年来仅次于《小时代1》中那个“螺旋梯”长镜头后,第二个“0调度”的长镜头了。

奇观性那更是要啥没啥了,2.5亿史上最贵制作费?也不过多吐槽,就开一句玩笑话:门德斯和克雷格你们哥俩从这里头贪了多少?邦德还是继续开着最新款阿斯顿马丁,但导演却把追车戏拍出了一种“李菁和轮椅飙车”的即视感。至于炸药用量创造了吉尼斯世界纪录?先允许我笑五分钟吧。自从吴宇森用烟花美学把狮子头(米高梅)红烧到破产之后,这是我们又一次听到他们还在拿炸药用量当宣传点,但在电影里,这张爆炸和一般动作片里呈现的并无二异。

最要命的是《幽灵党》还是史上最长邦德电影,无聊不要紧,最贵还最长?那自然这部也就成为第六任邦德接班以来最冗长、最拖沓

的一部《007》了。

吉先锋你懂得(

第7 / 7页

[篇二:《007:幽灵党》影评:值得国人学习的影片]

《007:幽灵党》影评

备受影迷期待的007终于就要上映了,这部已经延续几十年的系列电影千呼万唤始出来,刚在国外上映就取得票房口碑双丰收,据悉007在国外上映一周后票房已经超过2亿美元,仅次于007之大破天幕杀机。

而国内的影迷也不要焦急,因为马上就要在国内上映,据悉《007:幽灵党》在中国上映时间为11月13日,到时要记得去影院捧场哦! 11月6日,《007:幽灵党》在北美地区上映,首周末一过,这部“邦德24”开出7300万美元票房,成为这个北美假日档周末的头马。而在三年前的11月初,同样在周五公映(2012年11月9日)的《大破天幕杀机》,其首周末票房是8800万美元,这也是007系列电影的最佳开画成绩,如今《幽灵党》的首周末成绩仅次于它。 在北美以外的地区,《幽灵党》首周末报收1.17亿美元,累计成绩达到2.23亿美元。至于《幽灵党》能否超过《大破天幕杀机》创造的007系列最高票房?中国(11月13日开画)和日本(12月4日上档),这两大海外市场的表现至关重要。

那么在此片中又有哪些老梗获得了逆袭和颠覆重生的机会呢?

1. “幽灵党”?“魔鬼党”?

此部007续篇的英文名叫SPECTRE,中文将其译为幽灵党,从字面的意思来说这翻译并无大碍。但由于我所查得的几部60年代及70年代初的邦德电影里,普遍都将SPECTRE译作了“魔鬼党”,所以这个翻译上的差异就显得十分有趣。是的,即使幽灵党听起来蛮文艺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