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叔叔于勒教学反思

《我的叔叔于勒》教学反思篇一

《我的叔叔于勒》教学反思

华碧中学 周 锋

《我的叔叔于勒》这篇小说是人教版九年级上册第11课。这节课我认真的翻来覆去的研究了很长时间,一遍又一遍的改了很多遍。在不断的修改过程中,我明白一个道理,每一次成功的取得都是源于失败经验的积累。在我研究过程中,对自己从理论到对文本的解读也都是一个再认识和再提高的过程。而且为了讲好这节课备课组的老师帮我修改、指导,让我在教学中学得了一种难能可贵的品质:踏实钻研,一丝不苟。课后反思这节课让我觉得自己还是收获了很多,整节课自己的教学闪光点还是可寻到几处,但是仍然存在着一些不足。

熟能生巧,利用本节教学培养学生多方面的能力。

这节课我备得很熟,整个环节设计,每一个问题引出和引导,我都做到了应用自如。源于我课备的很深入,准备的充分。我知道我不是最聪明的人,但我知道笨鸟先飞可以早入林。只有做好充分的准备,才可以让自己信心倍增,不至于忙乱出错。

通过初读感知培养学生的概括能力;续写结尾培养学生的想象和写作能力;通过合作质疑,培养学生的善思和团结合作能力;通过字词句段的赏析培养学生的品词欣赏能力,通过分析人物形象,培养学生客观的看待事物的能力,辨别是非的能力。而且每一问题的解决都是对学生口语表达能力的培养。

但讲完以后,才发现这节课的败笔还是很多:

1、对文本的重点词、关键词品析挖掘不够。

《语文新课标》指出:在阅读教学中,要抓住关键词理解好关键句,从而更好的理解文中主题,或是对人物的分析和把握。而且要充分发挥它的阅读功能,让学生在阅读中解读文本和理解文本,形成对文本的初步感知,所以教师要尊重文本,重视文本的解读。因为脱离文本的教学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而我就犯了这样一个经验主义错误,对文本的关键词缺少有效探究。

2、让学生在多元理解文本后,我越俎代庖,忽视学生是主体,做了学生 的“代言”,犯了最大的错误。

在多元文化背景下成长起来的学生必然存在对于文本的多元解读。因此我在分析每一语段的时候,总是抢着和学生说。忽视了学生是主体,老师只是一个引导者的作用。魏书生老师说:"一节课上,学生能做的我不做,学生能说的我不说。把权力教给学生,把机会还给学生。”而我却犯了教学上的大错。

3、教学过程中时间比例分配不当,在对人物形象分析时不够深入。

这一点主要体现在分析把握文章主题的时候,学生在探讨本文主旨时,学生已经说的很好了我又花时间引导归纳,为此浪费不少时间,以致影响了后面的人物鉴赏环节。

努力方向。

1、读书增强学识,增加知识储备。

通过本节课教学,让我更深刻的认识到自身知识储备还不足。所以每日必读书也就是我的必修课。在阅读中为自己的教学提供更多的教学资材,并且不断的钻研教育理论书籍,指导自己的教育实践。让自己的教学在理论的指导下,更科学,更有效。

2、学教研,搞教研,钻教研。

课堂教学是科研的第一基地。要想实行有效教学。教师必须立于科研,着眼科研,钻科研。利用一切学习的机会,向科组的老师们求教,才能在教学中,及时发现和解决教学中的问题。提高自己的教育理论水平,提高自己的教学研究能力。

纵观这节课,自己的收获大于失落。我明白了一节课的成功,是在不断的研究探索中实现的。所以告诉自己钻研教学,立足教学,方能领悟教学的真谛。

我的叔叔于勒教学反思篇二

偶然也是必然

城镇中学 王冰 《我的叔叔于勒》是一篇我非常喜欢的小说,很想尝试另一种解法,小刀口深切入,如庖丁解牛,从一条命脉下手,将文章漂亮地解析;又能够像一只大手一把抓住树干,撼动树根,牵动根须,把一棵树完整地连根拔起。

我想到这是一篇小说,正所谓‚无巧不成书‛,而艺术作品的‚巧‛又都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文艺作品就是人们观察生活,认识生活的一扇窗口。马克思主义认为,任何的偶然背后都有必然,只是人类智慧还不能够了解这个必然,就把它定义成偶然。

《我的叔叔于勒》这篇小说的核心情节就是菲利普夫妇一家去往哲尔赛岛旅行途中巧遇于勒,偶然的巧遇让小说中的每一个人物都猝不及防,正因为是猝不及防人物自己可能平时都没有意识到的灵魂深处那个最真实的自己,那个最纯粹的自己,也可能是在与现实抗衡时那个最脆弱的自己才得以真实地再现,可以说这是一个极具艺术性的巧合,一切似乎是完全意外之外的偶然,然而又恰恰最是一个合情合理的必然。

于是这堂课的设计我打算就从分析故事偶然性背后的必然性入手,探究菲利普夫妇在偶然的相遇中对于勒态度变化的必然性,探究于勒偶然做生意失败潦倒半生的必然性,探究菲利普夫妇和于勒‚特快号‛偶遇的必然性。最后从偶然和必然的关系中引导学生全面剖析人物和人物的内心世界,同时也认识作品时代,和时代下的人物的真实处境,从而达到深刻解读文本的目的。

在探究偶然性背后的必然性时,我有意识地将孩子们零散的线索归入三个核心概念:

第一:偶然的相遇是必然的。相遇是菲利普夫妇爱慕虚荣的必然。

别人请吃饭从不敢答应的菲利普夫妇,买日用品也常常买减价货,15个铜子一米的花边要计较半天,却在每个星期日都要带着孩子们到海边栈桥去散步,这充分说明了菲利普夫妇是爱慕虚荣的。虚荣导致他们注定会在二女儿订婚之后选择去哲尔赛岛旅行,去感受一下做上等人的荣耀,去哲尔赛岛旅行就必然要乘坐从英国到法国的游船,而于勒就在这条航线上,所以相逢是必然的。

菲利普之所以买牡蛎,是被贵妇人吃牡蛎的高贵优雅的姿态所吸引,他也想让自己的女儿模拟这样的吃法,满足做一个上等人的虚荣,他的虚荣心决定了他必然被吸引,必然要遇到于勒。

相遇是菲利普夫妇执着坚持的必然。‚衣冠整齐‛故作体面地去海边栈桥‚散步‛,是菲利普一家每周的例行活动;‚于是每星期日,一看见大轮船喷着黑烟从天边驶过来,父亲总是重复他那句永不变更的话:‘唉!如果于勒竟在这只船上,那会叫人多么惊喜呀!’‛一个一直在等,一个一直在附近流浪,相逢是必然的。

盼于勒,等于勒,是他们内心不变的坚持,十年来没有动摇过,而于勒就在离他们不远的英法游轮上,相逢是早晚的事,怎么能说巧遇不是必然呢? 第二:于勒偶然的落魄是必然的。

于勒本来就是一个好吃懒做的花花公子,这也注定了他有了钱之后必然会挥霍一空,最后落得一个穷困潦倒的境地。一个连哥哥的财产也挥霍掉的花花公子,怎么可能到了美洲就摇身一变成了创业者,固然当时到美洲去淘金的人很多,但是真正能成功的都是能吃苦耐劳的强者。

其实,从于勒写给家里信中就可以推测到于勒可能已经破产了,信的内容是

这样的:‚亲爱的菲利普:我给你写这封信,免得你担心我的健康。我身体很好。买卖也好。明天我就动身到南美去作长期旅行。也许要好几年不给你写信。如果真不给你写信,你也不必担心。我发了财就会回哈佛尔的。我希望为期不远。那时我们就可以一起快活地过日子了……‛从他‚买卖也好‛这四个字猜想,他并不一定做成的是什么大产业,也不见得发了什么大财,只是做了一些小本买卖而已,像他这样的花花公子很有可能挣得少,花得多,挣了那么一点钱都让他挥霍殆尽了。此外,长期旅行是不应该影响写一封信的,为什么不能写信了呢?可见这时候于勒已经破产了,他不想让菲利普夫妇看出他已经破产,所以才这么说。 于勒的破产和他们的相逢也是有着必然的联系的,正因为于勒破产了所以才会回到离家乡较近的哲尔赛岛。这很符合一个长期在外流浪的浪子的心理,既想回家,又不敢回家,只好徘徊在家门附近。这样相逢就是必然的事,只不过是早晚的问题。

同时,从于勒徘徊于家门外而不敢靠近可以看出,于勒自己很清楚自己的处境是不能被哥嫂的薄情所见容的,相认不如流浪,可见得金钱在当时的环境下重于亲情。

第三:偶然相遇所造成了菲利普夫妇态度的变化是必然的

在教授这个环节的时候,最让我激动的一幕出现了,倪雯同学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我认为他们的见面方式也是个偶然,小说所写的相遇其实是单方面的,是菲利普夫妇单方面看见了于勒,而于勒并没有看见菲利普夫妇。我认为在外流浪了十年的于勒不会一点不想家,说不定他已经无数次徘徊在家门外,无数次偷眼看过自己的哥嫂,只是不敢相认。虽然是个偶然的相遇,但这个偶然也是必然,他们的相逢必须要这么安排。‛

这个问题真有如一石激起千层浪,课堂上立刻讨论开了,倪雯虽然站在支持作者的立场给出了一个肯定的结论,但是她没有充分阐明这个结论的理由。于是同学们纷纷表达自己的想法,开始有人反对,觉得换个见面方式也很好,可以表现于勒想回家又不敢回家的矛盾心情。可是随着讨论的深入开展,大家一致认为作者的设计更为巧妙,他让菲利普夫妇单方面看见于勒,只有这样的相见方式才能让菲利普夫妇在全无准备的情况下充分地表演,真实地呈现他们的内心世界。这样的